我們全家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一位醫科大學教授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1年7月7日】作者簡介:王桂蘭,女,46歲,河北省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毒理學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黨總支委員。1994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苦不堪言,身體極度虛弱、無力做家務,在全家重點保護下勉強堅持上班。

1994年6月在濟南參加李洪志老師講法傳功面授班。八天中,身上的病痛一掃而光,還恢復了例假。同時世界觀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不再藉工作之便佔國家的便宜,還把借用的公物和撿拾的照相機送還交公。通過修煉淡泊了名利,在名譽地位面前能主動謙讓。她的兒子、丈夫通過修煉也祛除了病痛之苦,思想也得到昇華。其子修煉大法後成為品學兼優的學生,雖在普通中學上學,但中考成績比錄取分數線最高的重點中學入學分數線還高15分。

王桂蘭一家家住醫科大學,本人又是醫大教授,具備很好的醫療條件而治不好自己的疾病。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在短期內發生了神奇的變化,親身體驗到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超常的科學。

***************

我叫王桂蘭,今年46歲,中共黨員,是河北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毒理學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繫黨總支委員。很多人問我:你是專家教授,又是搞醫的,你怎麼就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路?這是因為儘管我有一定的現代科學知識,卻不能使我找到人生真諦,消除我心靈的痛苦;儘管我有很方便的條件尋醫問藥,而現代的醫學卻無力使我擺脫病魔。

回首未修煉的時候真是苦不堪言:82年生孩子落下月子病、偏頭痛,常常嘔吐頭痛難忍,頂著床不能入睡;84年3月患膽囊炎,囊壁增厚0.5mm,各種藥均醫治無效;93年又乳腺增生、第五頸椎增生;94年又添宮頸巴氏III級(癌前期)、後閉經……從85年到94年大小手術4次,一天到晚渾身疼痛,貼落風濕膏,同事笑我:醫務室掛了長期號,家裏活甚麼也幹不了,成了重點保護對像,勉強能爬上五樓去講課。我常想人為甚麼活著這麼苦,我活著是為甚麼?94年3月中旬是我生命嶄新的開始,我從我校大學生那裏請到了大法書,我愛不釋手,然後我們一家三人同我校師生六、七十人一起,看了李老師教功錄像──看到老師,看到屏幕上旋轉的法輪,我感到肅然起敬,無比親切。

當知道李老師要在濟南辦班,我毅然衝破了重重阻力,於1994年6月21日來到了濟南,有幸參加了李老師的面授班。見到老師就像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聽法的過程中,我的心沐浴在一種無法言表的祥和慈悲的氣氛中,帶著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平靜和愉悅聆聽老師的講法,老師講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折服了我,我感到自己的心融在「真、善、忍」宇宙大法中,從生命的深處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正像老師所說:「識正邪,得真經,輕其身,豐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善哉!奮力精進,直至圓滿。」(《悟》)短短八天之中我清楚地感受到老師給我淨化了身體,淨化了心靈,我完全成了與病無緣的人,而且已閉經三個月又恢復了,還給了我法輪和許多許多。我如夢初醒,熱淚滾滾,和其他四千多功友一樣決心一修到底,在大法中向老師指引的崇高心性境界邁進。參加班前想把車票、住宿費用科研費報銷,聽完課就撕掉了。從此一股力量使我做一個真正的人。

回石後馬上把借單位達十幾年的血壓計送還,四年前在動物園撿的照相機送回公園派出所等,嘆息未得法前無知地造了多少罪業啊!我通過深入的學法明白了,自己過去病的根源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那麼多的病、難治的病,就是過去失德多、業力大所致。老師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轉法輪》第3頁)。因為對法理明白了,在師父不斷給我淨化身體時所出現的便血、紅眼病症狀、劇烈的牙痛、耳朵腫、腰腿痛等種種消業現象我都忍受過去了。95年底我連續拉了3天膿血痢疾,一天跑五、六次廁所,按醫學講是中毒性菌痢,屬嚴重的感染中毒性痢疾,要是不修煉的人,不及時治療很快會有衰竭並發敗血症等危險的。奇怪的是,吃飯正常,不覺疲勞也不燒,醫學上所說的臨床症狀沒有,不治而癒。這樣的淨化身體就是超常的科學。我在醫科大學工作,醫療方便,可是任何醫療方法、手段都沒使我渾身的慢性病根除;我研修醫學,在高校任教,又教藥理,按理說稱得上專家了吧,可是十幾年來一切中西藥物,對我的病痛無濟於事,只有法輪大法徹底把我的病根除了。就像《轉法輪》第4頁所講:「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

我按照老師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處處體現修煉人的心性。我科室搞對外服務,即使是現金我也按規定上交學校,2千、3千的都有,別人給的回扣我都婉言謝絕。97年終評我優秀,並且按規定連續兩年優秀可長一級工資,我也毫不猶豫地推讓了。98年單位售房,工齡長的交錢就少,而我在十幾年前多報了一年工齡,為此我四次找到人事處終於修改了檔案,他們說:現在還有這樣的人,別人都願寫得越多越好。我說:我現在修煉法輪大法了,老師讓我們做到「真、善、忍」,我不能佔便宜。

我現在有用不完的勁,一天到晚總是樂呵呵的,教學質量也高了。一次工會分大米,我幫著別的老師往上扛50斤大米,一口氣兒送到4層樓不覺得累,真是身體一好,活得輕鬆。98年7月校黨建工作調研及向人事彙報工作中,領導對我提出了表揚,而我牢記師父的話:「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修者自在其中》)

再說我兒子,他今年17歲,從12歲上五年級時開始修煉大法。沒修大法前身體和我一樣糟糕,每年住院一到三次,發燒、不明原因的腹痛,一天發作一兩次,走遍了醫院,檢查也診斷不清,做腦電圖,認為是大腦功能紊亂性發作,找氣功師治不好,煉了幾種其它功也無效,學業受到很大影響。94年得法後,他刻苦修煉、提高心性,很快無病一身輕。他非常熱愛大法,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假日還要多學多煉,就是學業忙的時候再晚也要堅持打坐。《轉法輪》抄寫了一遍,經文能背許多篇,在幼小的心靈裏就埋下返本歸真、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種子。98年中考成績755分,比市一中錄取分數線還高出15分。他說:我是煉功人不圖虛名。就自己報名在師大附中上學,今年被班上評為「三好學生」。同事都問我:你家孩子怎麼學的?在咱院的孩子中成績第一。我平靜地說:他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是法輪大法使他生慧增力、開智開慧,成為品學兼優的學生。

我丈夫劉雙軍是河北紡織工業學校高級講師。他原患有胃病和口腔潰瘍,學醫的都知道,這類病的確是用甚麼藥都不好使。自94年修煉大法後症狀全無。

我們全家修煉法輪大法四年多以來,沒上過醫院、沒吃過一粒藥,身體發生這樣神奇變化足以說明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超常的科學,不是不了解的人所說的迷信、說教,也不是甚麼虛無縹緲的事。

法輪大法是正法,李老師以洪大的慈悲救度每一個想要返本歸真的生命。

(法輪大法石家莊輔導站供稿 一九九九年初)

(註﹕本文作者為證實大法,現已被邪惡之徒逼得流離失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