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胰腺癌患者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7月10日】(作者給加拿大華人報紙的投稿信:
編輯:

我叫籍洪,是一名普通的法輪功修煉者。我給貴報投稿緣於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和顛倒黑白的誹謗,而由此造成了許多善良的華人受到欺騙,對法輪功產生錯誤的認識,更甚至於以敵視的態度對待法輪大法和大法的修煉者。在我看來這是不公正的,也有損於社會的道德風尚,而更深一層的道理則是對宇宙大法佛法的否定,這將是十分危險的。為此,我將自己是如何走上修煉法輪大法;如何從大法中受益的經過寫出來,以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道德回升,身心健康從而返本歸真的偉大的法。

懇請貴報給予刊登。謝謝!)

我的故事

我的娘家可以說是個癌症世家。我有二個伯父、父親、外婆、姑父均得了癌症。到我這一輩,我和姐姐,一個堂哥都沒有逃脫這個厄運;現在除了我和姐姐在世,其他人均已不在人間了。算起來我們家共有8人得了癌症。

現在說說我自己。我是95年秋天感覺不舒服,到醫院經B超檢查發現膽繫有問題,接著做CT,CT結果出來,醫生就問我:你有多久不舒服了?我說有一陣子了。看著醫生異樣的眼神,我心裏感覺我的病看來不大好。後來又去更大的醫院進一步查,醫生診斷為胰腺佔位性病變。這下我知道凶多吉少了。一時間家裏上下亂作一團,那年我剛43歲,兒子14歲。我的公婆和我先生背著我偷偷流淚。為了更好的得到治療,家裏送我到北京中日友好醫院,經專家全面檢查確診為胰頭癌中晚期。我心裏很清楚:這種癌是最厲害的一種,死亡率幾乎百分之百,而且是最痛苦的了。當時那心情真是無法形容,我含著眼淚跟醫生講我不想死,希望醫生能救救我。其實我很清楚誰能救我呢?當時由於胰頭部位腫瘤壓迫膽管,造成全身蠟黃,吃不下東西,生命垂危。確診後幾天就做了手術。當醫生打開腹腔,發現腫瘤與下腔靜脈血管粘連,摘除危險,也容易轉移,那樣人可能會很快死亡。醫生中斷手術與在外邊的家屬商量,告知厲害關係,建議保守治療,也許能多維持一段時間。經家屬同意只將膽總管與十二指腸吻合以維持消化系統。就這樣腫瘤未動又重新縫合,其實已經宣布我的病不能治只有等死了。在手術室外我先生得知這一消息已是淚流滿面。手術後當我清醒後問到手術情況,姐姐告訴了我,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默默無語。儘管這樣家人仍然為我治療,吃中藥,打化療。除了病痛加上化療副作用,精神壓力,痛苦無比,一天一天煎熬著。最讓人痛心的是孩子。有一次我在醫院接了兒子來的電話,勾起了親情,想起孩子孤苦伶仃,忍不住雙淚長流。想想不遠的將來自己將走向死亡,而死亡意味著甚麼?不知道也不願去想;回到現實,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那種精神痛苦、身體痛苦,無盡無休;死了不甘心,活著更難受,每日痛疼時時煎熬。最可怕的是自己將在劇烈的痛苦中熬盡生命,多少癌症患者不是這樣?我痛苦極了,沒有了對生活的嚮往。家人對我再好也無法改善、改變我的處境,世界上沒人能救我。我雖然在人世間,但這個世界的一切都不屬於我。那時我真是孤獨極了,這種感受只有親身體驗才能知道。我曾萌生了去廟裏了度餘生,想那裏清淨,遠離世間。試著和先生談談,都覺得不太可能。當時我手術後體重不到90斤,頭髮幾乎掉光,臉色黑黃不像個人樣。

維持到96年底,我漸漸覺得身體不支,痛疼加重,飯也不能吃。實在忍不下了,才和先生講。先生說拿上病歷去醫院吧,我知道這一進去恐怕是出不來了。可是一早上,我在外面練氣功,遇到一位素不相識的老大姐。她與我答腔,說我看你幾天了,想跟你談談,你煉煉法輪功怎麼樣?今天我們放李老師的講法錄像。我也不知怎麼放棄了去醫院跟她去了一位輔導員家裏看錄像。當時只覺得李老師講的有道理,坐在那迷迷糊糊很舒服。看完後輔導員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我拿回家只用三天讀完了這本書。第四天早上四點多鐘,我就和那位大姐去了煉功點。北風夾著雪花我一口氣隨大家煉完了一個小時的動功。從那時直到今天,我從來未間斷過煉功,不管是颳風大雪,還是酷暑。當時我每天早晚煉功,白天和不上班的大法學員們一起讀《轉法輪》,回家還抄寫《轉法輪》。記得開始我對「宿命通」一節很感興趣,人的命運是早就定好的。老師在書上說:「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哦!我明白了我的命運本該如此。老師又講:「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使人改變他的一生,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這個人從此以後走上一條修煉的路。」哦!我又明白了,我又多了一條路。我幾乎是沒有甚麼障礙的,順其自然的決定走上這條修煉的路。當時也想過像我這樣的重病人老師能接受我嗎?但這個念頭一閃就沒有了,因為我沒有想老師能治好我的病,就想即使是走向死亡,我也有了精神力量伴隨,我覺得像找到了歸宿的感覺,不再孤獨,覺得背後有一堵高大溫暖的牆可以依靠,甚麼也不怕了,心情舒暢。就在不知不覺中身體開始好轉,雖然還疼痛,有時又吐又拉,但我知道那是在調整身體, 我能吃能睡,渾身有勁。一二個月我就變了一個人,趕上春節家人來看我,都十分驚奇。等到了春暖花開的五月份,我已經有很多衣服不能穿了,體重恢復很快。

隨著不斷學法煉功,我對人生的真實存在意義不斷有新認識,時時按老師說的、按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真象老師書中講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我的身體不斷的強健,包括以前的慢性咽喉炎、胃腸炎等等。都消失了,如今我已是130斤體重的健康人。我的生命得以延長,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才改變了人生。每當我想起老師在悉尼講法中的話:「我甚麼都不求你的,我不會管你要一分錢的,我只是教你向善。」「我甚麼也不求。我就是來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顆向善的心,能夠提高上去。」我就想流淚,法輪大法不只是救了我和我們一家,他使千千萬萬的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

我講出了自己的經歷不僅僅是宣傳法輪大法使人身體健康,我是想通過我的故事告訴大家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道德回升,返本歸真的宇宙真理。我衷心的希望廣大善良的華人同胞不要相信那些邪惡的宣傳。法輪大法好!

我叫Connie Ji
我煉功的地址 Steel and McCown,Millken Park
歡迎大家與我聯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