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師給我帶來健康、安寧和幸福 --- 一位八旬老人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1年7月18日】我是在1996年5月份有幸得法輪大法的,下面談談我前一年半時間的一點修煉心得體會。

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已經80歲了,體弱多病,各種病魔纏身。記得我大兒子和兒媳給我送李老師的《轉法輪》時,我有一顆門牙已經活動了半年多,發炎真是疼痛難忍,又不願去醫院。當時我打開《轉法輪》這本書,看後愛不釋手,深深地被李老師的佛法所吸引。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剛睜開眼,活動的牙一拔拉就掉下來了,沒出血也不疼。正像書中所說的,老師的法身已經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這麼神奇,我頓時感到這不是一般的書,這真是無價之寶, 我能晚年得此大法真是我的福份,我要格外地珍惜。所以我發願要跟定李老師修煉到底。

在後來修煉的日子裏,老師不斷地給我淨化身體,我原有的16種不治之症,大部份已經完全消失。其中較重大是在1972年做了宮頸癌手術後留下的後遺症,在左腹有一個約五寸多直徑的大氣包,又硬又疼,一著急生氣或累了就更加疼痛難忍。我修煉法輪大法第三個月時,一天我外出買東西走到半路,突然肚子疼痛難忍得上廁所,附近沒有公廁,我急忙走進樓房內的一個單元內,見一個老太太正下樓來,我懇求說:「我肚子疼想找廁所」。 她好心幫我推開一個家門,指給我說去吧,誰知屋裏一個年輕人瞪著我,我說明情況,他說:「不許上,我們這兒老丟東西,你上老太太家去!」 我想我是修煉人,遇到矛盾時要忍,要從內心去找,不與人計較。 於是我強忍劇痛,說:「對不起,我打攪你了。」 然後轉身要走,這時奇蹟發生了,我肚子一點也不疼了,回到家中發現內褲墊布都是膿血。可喜的是大硬包消失了,只剩下一個軟軟的小團,摸摸裏面像是皮。通過這件事我明白了:「老師在淨化我身體的過程中,同時在考驗我的心性,心性提高了,身體也會得到淨化。」

另外,1994年9月我一次做乳腺癌手術,後來發現在左臂下和脖子右側都有大硬塊,很疼,是淋巴癌細胞擴散造成的,修煉後已經全部消失。還有我的尾骨疼不能平躺,不能直腰已經達40年之久,現在不疼了能平躺,腰也直了。我兩隻胳膊肩周炎的頑症也已經折磨我30多年,經過修煉也完全好了。更可喜的是我的右耳早已經沒有耳膜了,捂上左耳甚麼也聽不見,現在重新生出耳膜,而且能聽到輕微的聲音了。過去下三層樓我都覺得頭昏腳軟,現在住在大兒子家時,每天早上要下12層樓去煉功,一點也不覺得累。

總之,在這一年半的修煉中,我不斷地提高心性,身體也在不斷地發生著變化。 正如李老師所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

修煉前我是一個非常執著的人,遇到問題心老放不下,特別是在常人中所受的苦,在我晚年時總纏繞著我,使我一直沉浸在痛苦回憶之中。我媽生了六男二女,我7歲時我們八個兄弟姐妹中只活了我一個人,靠母親當佣人把我養大。結婚後一兒一女,後又被丈夫拋棄,並使我與大女兒骨肉分離;後又再嫁。文化大革命中,我被批鬥,遊街,抄家,挨打挨罵,兒女被逼著與我斷絕關係上山下鄉;老伴連怕帶嚇不幸早早離開了人世;與我分離了20多年的大女兒來認我這個母親,她為了給我伸冤昭雪,結果也被牽連挨打罵被批鬥,至今不再認我這個媽媽了。這些苦和淚經常像大山一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怒,我冤,我哭,我恨! 我活得非常痛苦,經常又哭又鬧,多年來只要一到過年過節,我就又哭又鬧地讓兒女們都不好過,給他們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和煩惱。

還有我的住房問題,我沒有一間屬於我自己的房子,而是和外孫拉個布簾住在一間屋裏。雖然老伴給我留下一套房,但是它現在已經屬於二兒子了,因為他將我的戶口轉到他愛人那,把我的房子換上他的戶主。現在他逼我住在女兒這裏。我心裏很難受也很不平衡,總想到法院告他,還老鬧著讓女兒去和她二哥講理,把房子給我要回來。這許多不平之事總是在無情地攪擾著我,讓我無法像一個正常人那樣生活,甚至有幾次我都準備自殺。我苦苦思索,卻總也找不到答案。

我終於盼到了得大法的一天......感謝李老師給了我新生,使我見到了光明。李老師的大法使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並不偶然,做人應該把常人中的苦和不平之事以及個人得失都看得很淡,放棄各種執著心。 現在我心胸開闊了, 內心也平靜了下來,一心實修,與世無爭。我的兒女們見我這樣都非常高興,都深深感激李老師給我全家帶來的安寧和幸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