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年輕幹警的得法故事(下)


【明慧網2001年7月2日】(接上文) 就在第二天,所裏抓進來一個老太太,一進門就顯得有些與眾不同。一般被抓的人進門總要四週看看,有些人還有點害怕的樣子。這個老太太頭也不抬就進來了,大模大樣地好像是回自己家一樣。當小莫照例要上前動手時,她只是輕輕地盯了他一眼,小莫捏緊的拳頭就鬆了。小莫這「當頭炮」沒打響,小王罵人的「機關槍」就一個字兒也沒吐出來。反倒是小秦當了主角,從頭到尾就她和老太太在說話。

第二天,所有人都出去了,就我和老太太在所裏。她要求和我說幾句話,我還沒來得及想,口頭已經答應了,自己也覺得有點奇怪。我們在小秦作記錄的桌子前坐下來。她盯著我看了一會兒,讓我覺得五臟六腑都被她看了個透。然後她就主動問我看過《轉法輪》沒有。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便沒出聲。她就向我講《轉法輪》裏的道理。其中有些是我偷看過的,有些不知道。她那清脆而柔和的聲音極有穿透力,每一個字都直打入我心中。她的語氣中帶著一種祥和,甚至甜蜜,讓人老想聽下去。但我慢慢低下頭,不敢正對她的眼睛,因為她眼光明亮,慈祥中帶著莊重和威嚴,可能就是他們說的慈悲的力量。難怪小莫捏緊的拳頭要鬆開。我想,誰的拳頭都得在這眼光中鬆開的。我聽著她講,一點也沒有要阻止她的想法,對她講的道理也沒有半點懷疑。心裏好像早就知道她不會亂說、不會說一句假話的。而且我就能感覺到她的心裏對我充滿無限的關懷和愛護。到後來,我漸漸地分不清楚她講的每一個字了,只覺得她的話語像一股清澈的暖流向我心裏直流進去。突然間我淚如泉湧。一種無名的感動,伴著傾瀉的真情,陡然撞開心扉,噴發出來,流遍全身。

當天我回家後,洗淨雙手把《轉法輪》拿出來,一口氣讀了幾十頁。這是第一次,我看到的每個字都進入了我的心的深處,因為這是第一次我心裏頭沒有半點懷疑和反感。老太太在這裏關了好幾天後才被送回原地去了。在這幾天中,她一直有機會向我講她修煉法輪功的事情。從第二次開始,她就親切地叫我「兒子」。我不但不覺得反感,反而從心裏頭感到高興。甚至想入非非地對自己說:「她要真是我親娘就好了。」每次她給我講修煉的道理和她的體驗時,我都能感受到第一次時那種心的深處江海翻騰似的感覺,整個身心都在慈愛的暖流中振顫。有一次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人啊,不能光想自己,應多替別人著想。這樣自己不會難受,別人也會更高興。自私的人永遠也不會有幸福的。別想到自己節假日都來值班,不能和家人團聚,就反感法輪功的人,以為他們攪亂了你的好日子。你替他們想一想,就為了有那麼一點自由讀一讀書,煉一煉功,就被弄得有家不能歸,甚至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就被抓來毒打,關押,勞教,判刑;還有好多人已經被打死了。他們都不恨你們,你怎麼能夠恨他們呢?」我當時羞愧得無地自容,低著的頭好久不敢抬起來。

她被送走那天我不在所裏。她走後的一段時間裏,我心裏頭經常湧起一種莫名其妙的難受。我甚至想過,「讓她再來上訪幾次吧,而且每次都關到我們這裏來」。但馬上又覺得不對,萬一她真地來了,又沒有關到我們這裏來,別的警察不把她打壞了嗎?我真自私呀!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像照鏡子一樣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心中的一個「私」。

打老太太走後,我就經常利用空餘時間偷著讀一讀《轉法輪》,都已經從頭到尾讀過一遍了。我一開頭就想給小秦講我讀《轉法輪》的事,叫她也讀一讀。但心裏總有些害怕,萬一她去向所長講了可不得了。後來不知甚麼時候,我突然覺得沒有甚麼可怕的──修煉法輪功的人已經死了一兩百了,人家打死也不鬆口說個「不煉」,我連這點勇氣都沒有嗎?

有一天,小秦在上網「監視」明慧的動向。我看四下沒人,就走進去站在她旁邊。
「小秦,我早就想給你說……」我鼓足勇氣開了口。
「要我也讀《轉法輪》,是不是?」沒等我說完,她若無其事地說。
「你知道我讀《轉法輪》了?」我有一點驚慌,更多地是意外。
「當然啦,偷著讀了還拿家去。」她露出從未有過的大人逗小孩那種得意的笑容。
「那所長會不會也知道了?」我真地擔心起來,說話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我想他知道,但我想他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她知道我膽小,趕緊安慰我。
「但願他不知道,或者真的不告訴任何人就好了。那你想不想讀一讀呀?」我便乘機啟發她,巴不得多一個人來讀那本書。
「你怎麼就知道我沒讀過呀?」她又開始得意起來。
我一聽真是驚喜萬分。正要問她甚麼時候開始讀的,外面傳來所長咳嗽的聲音,好像咳得特別地大聲。我們趕快假裝讀網上的文章。
老所長一進門就問,「有甚麼特別情況嗎?」但沒等我們回答,他又接著說,「不說我都知道,不看我都明白。明慧說別的我不懂,但他們說的‘惡有惡報,善有善報’,我還真相信。」見我們沒吱聲,他又說道,「你們的工作幹得很好,領導心裏都是有數的。哎,……」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話走出去了。遠遠地聽到最後幾個字:「時候一到,一切都報。」我和小秦先是一楞,接著便都捂住嘴笑起來。

後來當我問起小秦怎麼知道我讀過《轉法輪》時,她只是反問了一句:「讀過《轉法輪》的人會看不出來嗎?」打那以後,「小四人幫」分成了兩派,有時三派。各走自己的路,彼此心照不宣。

記得那是個晴朗的上午。小秦默默地走過來向我點點頭。等我走到機旁時,她指著屏幕上的文字說:「可能你想看看吧。」 那是明慧上的一篇文章。還沒讀完,我全身都顫抖起來,血液在沸騰一樣。這篇文章是以那個老太太的口氣寫成的。原來她是個修得很高的人,有好多神通和功能。她一來就認出我是她某一世轉生時的兒子。所以她才親切地叫我「兒子」,耐心地向我洪法。我一下子明白了當時我為甚麼會每次都有那些不可言傳的奇妙感受,淚水止不住奪眶而出。

突然想起所裏還有別的人。回頭一看,小秦正站在門口,把一隻手搭在門框上和小王說話。我明白她是在擋住其他人不讓進來。我輕輕擦去淚水,極力抑制住自己,強裝平靜地走了出去,沒有給任何人打招呼。急急忙忙地趕回家後,我趕快拿出《轉法輪》來,翻到前面的作者近照。看著那微笑的面容,似乎帶著幾分期待,幾分鼓勵,好像又有幾分責備。

我雙手捧著書,情不自禁地雙膝一曲對著那慈祥的面容跪下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下跪,並且是對著一張照片,一個自己從未見面的人的照片。我不知道該說甚麼,甚至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因為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資格叫他一聲「師父」。但我心中充滿了感激。(全文結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