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譯文)


【明慧網2001年6月30日】大家好!我叫埃文.曼泰克。修煉大法已一年有餘。回顧過去,似乎在過去的一年之前都是為得這個法作準備的。我生長在一個天主教的家庭。我人生的許多時間都是在天主教所辦的學校裏渡過的。然而長大之後,這個宗教並未給我帶來甚麼安慰。其教義要求人應該如何行事,然而,我周圍的人的所作所為都是完全另外一種樣式。從社會上所接受到的強烈信息使得任何談論要做好人,道德高尚的人看上去卻成為十分可笑的人。最後,我失去了對道德的感應,根據自己的興趣應付著一切。

到高中時,我感到很消沉,經歷著十分激動和情緒非常壓抑的時刻。我相信我曾是一個原來閃光、純真的、與宇宙和諧的人,後來我偏離了法。慢慢地,隨著時光的流逝,這種偏離越來越大,漸漸增大。最後,在高中期間,隨著我的道德方面下滑和極度的不愉快,我的這種偏離被充份暴露。我意識到我必須改變生活方式。我請我的父母給我一本有關講修煉的書。一年以後,我從互聯網上下載了一些常見的修行方法,我試著做了一段時間。兩個月後,兩個法輪大法的學員到我們學校示範功法。我馬上意識到這正是我一直所探求的。

當我讀《轉法輪》這本書時,我對書中有些部份那麼直言不諱的描述現代科學而感困惑。但我試著用開放的思想讀下去。當時似乎我身體裏有一個頑固的聲音,這個聲音不停地批評著我在讀的東西,並不停地告訴我現代科學是真正的答案,而這書中講的只是迷信。幸運的是我身體裏還有另外一個聲音,它是非常開放和好奇的。它是那個我以前一直很信賴的,並一直很正確地引導過我的聲音。我現在明白這個開明的聲音是我的本性,而那個頑固的聲音是我的業力。後來,那個頑固的聲音變得小了、靜下來了。現在它好像只是小聲嘀咕。

從一開始,我便有困難把動作做準確。我不是太放鬆、力度不夠,要不就是太僵硬、放鬆不夠。這總是使我在做第二套功法時做得不準確致使我的雙臂只是偶爾抱圓。我鬥爭得很厲害,並試圖集中精力。過去這個十分困擾我,因為我的思想好像一會兒想這兒,一會兒想那兒。後來,我意識到這套功法不僅僅是要求集中精力,而且還要求不能讓我的不安像野馬一樣奔騰。這很難,因為我只注意試圖避免過份焦躁,卻使得自己變得太放鬆。我明白了這也是不行的。總之,我已從一個正常人進步了許多,我知道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我修煉的歷程中,我已經把自己溶入法輪大法之中,更加勤奮的學法和煉功。我周圍的人如我的父母、兄弟、女朋友、和室友已經注意到,有時會不安起來,他們指責法輪功,並且似乎都在問,「你怎麼了?」「你已經變得這麼傻……」起初,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們,只是尷尬地笑笑。後來,隨著我對法的認識加深一點兒後,我對這些指責很生氣:他們已經遠離真理這麼遠,可卻如此認為他們是正確的?漸漸地,我知道這是我要過的關,心性需要提高,於是學著控制我的惱怒,把精力集中在正法上。在某種程度上,這些人已經被僵化的現代科學所障礙住,被一個實際上提倡利己的文化意識所障礙住。我認識到我必須對他們更耐心,因為經常生氣解決不了甚麼問題,而只會使我產生另外的執著。我必須幫助他們看到真象。我發現最好的辦法就是繼續提高我的心性。比如,我已經變得更加平靜,心裏更明白,更加耐心,也更加體諒別人。我相信這些品行都將成為佛法洪大法力的證據。此生與我接觸的人可以作證並最終從中受益。

最後,謝謝大家。我發現和修煉的人在一起是最令人精神清爽的。我也想謝謝李老師,謝謝他所作的一切。

謝謝!

(2001年芝加哥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