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自學者,同樣得到應該得到的一切」

【明慧網2001年6月30日】去年二月底,我一個人出國旅行。在回國的前一天晚上,我突然想早點回國。於是隔天更改了搭乘下午班機的計劃,一早就去機場候補早班機。很幸運,我補到整架飛機的最後一個位置。我旁邊坐著一位老先生和他的家人。老先生和我寒暄幾句後,突然問我有沒有聽過法輪功?我當時對法輪功沒有甚麼印象,只看過一篇報紙上的報導,於是隨口一出:「是在大陸被禁的嗎?」老先生隨即表示他是法輪功學員,已經煉了兩年。他告訴我他得法的經過並向我簡介法輪功,也扭轉了我對法輪功的誤解。他還說,他和家人是提早一天回國,我和他相遇是緣份。我當時心想:「也對。如果我不提早回國或是他不提早回國,我可能就無緣接觸法輪功。」現在想想,這也許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如果不是遇上那位老先生,我到現在可能還沒得法,心裏頭可能還存著因大陸媒體的造謠而產生的對大法不敬的念頭,而在將來成為被淘汰的對像。感謝師父慈悲!

話說當天下飛機後回到家裏,行李一放,馬上就跑去書店買了《轉法輪》及《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這兩本書。當天晚上,將《轉法輪》看了幾講,深深地被吸引住,並且迫不及待地按著「法輪佛法大圓滿法」書上所寫的煉起動作來。我從小就對宗教、命理、修煉很感興趣,也看過不少相關的書。但是像《轉法輪》這樣的奇書,倒是第一次看到。

之後不久,我看完了《轉法輪》並且自學了幾套動作。我特別喜愛第五套功法,第一次煉,就能雙盤大約三、四十分鐘。這可能與我平常的坐姿有關。很奇怪,我從小坐椅子就不規矩,不喜歡把雙腳端正地放地上,而喜歡散盤放在椅子上。盤習慣了,打坐自然就不難了。

雖然那位老先生告訴我最好到煉功點上和大家一起煉,但是當時我忙著出國留學的事,而且也不太好意思去跟不認識的人煉,所以就持續著自己煉功。有一天夜裏,煉完功後去睡覺,剛一躺到床上,就感覺到像針一樣細的東西「咻」的一聲鑽進了我的前額,並在裏頭轉了起來。接著,身體各處也有東西在旋轉著。我當時感到相當驚訝,但隨即想到那可能是法輪在調整我的身體。從此,我更相信《轉法輪》書上所寫的一切。

去年五月底,我到澳洲一個內陸小城念書。因為沒聽過這兒有人煉法輪功,就持續一個人煉功。當時不知道看書學法的重要性,總以為動作煉多了就可以了。大約在去年六月,我無意中發現明慧網及可以下載大法書籍的網址,就陸續看完了所有的大法書籍並且開始每天看明慧網,也逐漸了解到看書學法的重要性及中國的邪惡勢力迫害大陸大法弟子的一切。現在,我也經常發正念除惡。雖然在發正念時,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情形,但卻能感覺到全身發熱,且掌心與頭部似乎發出強大的光。我深信,我一定能清除邪惡,正如師父所言:「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去年九月,我利用假期到美國一個朋友家玩並趁機向他弘法。可能是我的表達方式不對,或者是我欠缺這方面的經驗,他似乎不太能接受我告訴他的一切。不過,我還是送他《轉法輪》及《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這兩本書,希望他以後得法。隔天夜裏,我突然從睡夢中清醒,隨即感到左肩被某種東西咬了一大口。我當時一急,心中大喊:「阿彌佛陀」〔從小就常聽人說「南無阿彌佛陀」,久而久之形成自然反應〕,隨即想到:「不對,我現在是法輪大法弟子,應該叫李洪志師父」,於是改叫師父。不到一秒鐘,我感到左肩上有法輪在旋轉著,而那個東西也隨之消失了。我想,這可能是我朋友家裏有動物附體之類的東西,它阻礙著我朋友得法。因為我向朋友弘法,可能使它無法在我朋友家裏生存,所以它找我報仇。我也同時體悟到,師父的法身時時刻刻都在保護著弟子。

到現在,我已經修了一年多了。《轉法輪》書上提到的玄關設位、周天、過色關等等修煉過程,我也經歷過。同時,我也能感覺到自己身心兩方面的變化,正如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中所言:「讀我的書,看我的錄像,或聽我的錄音去學法學功,真正把自己視為煉功人,也同樣會得到該得到的這些東西」。

現在正法進程在飛快進行,能否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對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嚴峻的考驗。我得法晚,一定要在這方面抓緊努力,跟上正法進程。

個人經驗及體會,請同修不吝指正。

合十

台灣大法弟子 陳俊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