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佛幾十載,終遇法輪大法緣歸聖果

【明慧網2001年4月29日】 我今年快六十了,我學了一輩子的佛,是法輪大法領我走向了正路,讓我真正走上了生命的光輝大道。

記得小的時候,大約四歲的時候,有一次想從家裏的水缸裏舀水喝,當時因為人小,一不小心跌入缸中,那時我看到缸中有很多魚在遊,很真切(其實在這個空間並沒有魚)。我當時以為大家都看得到,就沒有在意。從那時候起,我就可以看到很多另外空間的物體與生命以及另外空間的景象。

後來有一次,我上山砍柴,無意中碰到一條大蟒。當時我以為是一個樹樁,可怎麼也砍不動,才發現是一條大蟒。它把我纏得死死地,我把它的頭給卡住了。誰也動不了對方。無奈之下,只好從山上往坡下滾,想著與它同歸於盡算了。可當我滾下山時,發現自己身體一點沒有受傷,而那條大蟒被斷成好多節。當時心裏就想,今天又殺生了。心裏很難過,就想到廟裏去。路上遇見一位高高的老者引我到一個廟裏,那時是半夜,可是我周圍就特別亮,就像車燈照著我走一樣。在廟裏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要拜佛,我就逐個地看佛像。那個時候我就看到那些佛的法身從佛像上下來了,叫我坐。從此以後,我就經常上廟,學釋迦牟尼那一法門,學了好幾十年,學得十分誠心。但是當我到快三十歲時(大約三十年前),我就發現廟裏開始不正了。雖然我還十分相信廟裏還真的有佛,廟還是修煉的位置,但是那廟裏的那些所謂寺主、住持、和尚都不是在真正地修煉了,一點都不符合修煉的要求了,完全變了。我覺得奇怪,怎麼修行修成這個樣子呢?我心裏想,算了,我還是自己在家裏修。於是我就把滿堂佛全部請到家裏來。就這樣又在家裏修了幾十年。

大約在十幾年前的哪一天開始,耳裏就經常聽到「法輪常轉」四個字,這四個字還不時地顯示在我的天目裏。我就到處找這四個字。利用一次單位出差的機會,在九華山找到一個和尚用的布包,上面有「法輪常轉」四個字,我想大概就這四個字吧。可是這四個字還是照常出現。後來我想,是不是叫我出家。於是我就找到佛教協會的熟人,叫他們給我辦出家手續。花了很多錢,把一切的手續、證件都辦好了,出家的服裝也拿到手了。可是這四個字還是照常出現,我心裏想,我不是已經準備了出家,怎麼還顯現?後來我想,既然已經來到人間來了,在剃頭之前,再到人間多走一走,轉一轉。

有一天早上,我起得非常早,大概四五點樣子,當我轉到江邊的時候,看到天上掉下來像天安門城樓那樣建築、樓閣的景象,還看到仙鶴等景象,降到正中間,十分漂亮。然後變成一條很大的船。這時耳朵裏又響起了「法輪常轉」的聲音。緊接著,遠遠地出現了一個金光閃閃的「佛」字,我就跟著「佛」字追,那個「佛」字最後把我引到煉功點,最後和法輪大法簡介布標上的「法輪常轉,佛法無邊」的佛字合在一起。當時他們都在煉功,我就在後面跟著他們做。當時我就看到很多景象。特別是做到第二套功法的時候,我看到很多仙女飛天,穿著白衣服,在那兒跳舞,十分漂亮。當時我就想,這可能是真正的佛家功,而我多年就是找真正的佛家功。第二天我又到那兒跟著做。那時我已經決定要學大法。第三天我想,既然決定要學大法,那我家裏所有的佛像呀,經呀都得送到廟裏去,不能三心二意的。(當時我並沒有看,也並不知道有《轉法輪》)從此我就走上了真正的佛法修煉。把佛像送到廟裏去後,第四天,那些魔來找我打架,它們說:我在你家幾十年了,保祐了你們那麼多次,對你家也沒有害處,怎麼把我們送走了?我只好和它們打。當我快打不贏了,我突然想到師父的名字,我就對它說:你知道我是誰?我現在是修法輪功的。我就叫師父,師父就出現在我的後面,那魔就害怕地溜走了。就這樣,我就開始修煉。

大約是在99年4月的時候,有一天我看到這樣一個景象。江水都翻動起來,漲得很高,我在那裏叫大家都往高處跑,水來了,要淹水了。沒有來得及跑的,都被水淹了。過了不久,就發生了4.25事件。後來又有一天,我看到水要淹到我了,但是我可以飛,就飛起來,還順手把旁邊的一個小孩救起來。我心裏想,大概是那些壞人要找我了,於是我提前地離開了家。那些人到處找我。找遍了所有的廟(他們知道我以前對周邊的廟十分熟)。我在天目中也看到了這個景象。可是轉念一想,這麼大的風浪我跑了,以後還有更大的磨難要去面對,我把困難都推給別人,那不行,於是我就自己回去了。那些人逼著我說出我們那一片的煉功人。我拒不配合,說我也沒有做壞事。也不知道誰是誰。我現在人在你們手上,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但是我要做好人,別的我甚麼也不知道,也不能說。就這樣,我們那一片的煉功人都沒有暴露,很多都在做著證實大法的工作。後來有一次,我看到天上有很多東西往下掉,掉得很厲害,我心裏想,風浪又要來了。果不其然,不久就又鬧出自焚等一系列事情來。

師父講:「過去的一年我有多種原因不講話,我不講話中我看到了學員們做得非常好,也就是說在我不在的情況下大家都能做好。了不起!你一方面把自己當做修煉的人一方面又堅定地衛護著大法,真的偉大!」過去我還不能真正理解師父講的「偉大」的意義。後來我看到我們有的功友,在風浪來時,獨當一面,挑很重的擔子,心裏真是很佩服。我感覺我們很多功友層次修得相當的高,特別是在這個特別時間,我看到很多功友的層次在飛速地連連直上。而且我們經常看到另外空間業力直往下落,我就知道又要過一關。如果那個業力又不停地往下走,我就知道這個關過得好,真的是這個情況。

我還悟到,大法現在承受的磨難,以至於我們每個弟子所承受的魔難,很大程度都與我們弟子自己有關係。在一次被拘留中,我看到在另外空間和我關在一起的一個同修把大法的書用麻袋拱手送給了邪魔。後來她跪在師父面前,求師父給她機會,師父表情十分難受、嚴肅,沒有說話。她的一隻腿好像是因為那個事情而傷了。我就問她,她說確實開始時她由於怕把書都交了。我就說,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呢?我們是大法在人間的護法神。她也認識到她自己錯了。後來這個弟子做得非常好。我還看到有的因為怕,燒大法明慧網資料的同修,一隻腿已經跨入地獄了。我還看到前段時間,度我們的法船,停在岸邊慢慢地向前走,等著弟子上去,可是修煉人只要有一點執著心就上不去,上去了也要落下來,真像師父講的「修得執著無一漏」。可是到了近期,我看到的景象是法船上蓋了一層蘆葦一樣的東西,而且也開得很快,已經開了很遠。弟子願意上就上,不願意上也沒有辦法。但是很多弟子都上去了。

在最近,悟偏的學員也有一些,在另外空間我們也看到那些人和亂七八糟的東西直往下掉,所以反映到這邊來了。但是到現在,也是有真有假,所以我悟到我們不能亂說,要修好口。如果你說的話不符合了大法,就是在造業。也可能就破壞了大法。就這麼簡單。我還悟到老師對我們特別嚴,甚麼都要我們做得最好,要我們百分之百地按照大法去做,不能留一點名利情,一點私。但是雖然這樣說,也只是按照自己的層次做到最好。有甚麼不對找自己,一點點地修自己。如果遇到事情向外找,永遠都提不高。

當然我的經歷,我內心的感受還遠遠不止這些,我只想對那些現在還在飄搖不定的有緣人說,我們大法是真正的好,師父是真正的慈悲。不要因為一時的執著而失去了機會,造成永遠的痛悔;也不要因為一時的錯念而失去生命的永遠。

(根據口述整理 2001年4月25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