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和開始參加大法修煉的經歷(譯文)

【明慧網2001年4月15日】 我叫梅,是埃及人,但我在瑞士居住了25年多,並在這裏接受教育、建立了家庭。從孩提時代起我就在想這樣的問題:我們為甚麼存在?我們為甚麼要經歷苦難?我所受到的宗教教育從沒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我很幸運地在歐洲長大,特別是在瑞士,我學會了與來自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們友善交往,這使我開闊了眼界也增加了我特別是在精神領域方面的好奇心。可是我所讀的書與我的經歷總不能使我感到滿意。我也經常夢到我正在去參加我從未準備過的法學考試。在另外的夢裏我要去找到修煉的含義,儘管我不明白我為甚麼會不停地做這些夢,我想重要的是要學習或尋求去發現法與修煉對我意味著甚麼。

可是多年過去了,我在這方面的研究毫無進展。在1997年4月的一個夜晚,我做了一個夢,這個夢徹底地改變了我的人生。那是我正準備出門旅行前,就像每次出門旅行前一樣,我上床休息時突然感到非常的焦慮。我在這樣的焦慮狀態中入睡了。這時我夢見在我床上方的天花板打開了,出現了一個男人,事實上是一個中國男人,身著黑色西裝(這樣的細節令我驚訝),坐在一個寶座上,很嚴肅地看著我。在他的兩側也各站著一個人,可是只有他帶著似乎是指責的神情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的目光是那樣的具有穿透力。當我醒來的時候,這目光還深深地滲透在我的腦海中。在夢中,一個安祥的聲音告訴我,我不必再害怕,我是受到保護的。我為甚麼會有這個夢?為甚麼這個中國人會來保護一個埃及人?

兩週後,一個中國朋友建議我參加法輪功學習班,我覺得我必須接受這個建議。在第一堂課上,我們看了一盤錄像帶,在這盤錄像帶上,使我無比震驚的是我發現了在我夢中出現的那個人──穿黑色西裝的中國人。他有著同樣的圓型臉龐,同樣的嚴肅表情以及同樣的外表。我被我所看到的驚呆了,意識到我來參加學習班絕非是偶然的,我接下來學習功法。我必須說,從一開始,那和諧的動作、寧靜的音樂,就使我感到無比美妙。小時候,我一直對東方哲學與打禪感興趣,儘管我自己從沒有練習過。我最後終於有機會來學習這些動作了。

我要說的是,我那時患有頑固的過敏症,我必須天天服藥。15年間,我被各種過敏症折磨著,從食物到花粉,灰塵到貓毛,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過敏症越來越多,不斷有新的增加,我再也不能吃我想吃的一切,也不可以在沒有服用強力抗過敏藥的情況下呼吸春日新鮮的空氣。這些過敏藥又使我感到心慌以及極度的疲勞,使我不堪忍受。我拜訪了各式各樣的醫生,可這卻沒能絲毫減輕我的問題,但讓我十分驚訝的是,隨著我煉法輪功,還有我親愛的中國朋友的鼓勵,我驚異地發現我的症狀都迅速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一種全身心健康的感覺。我再也不用服藥了。我終於可以坐在6月中旬的涼台上了,也可以盡情地吃我想吃的東西了。這一切簡直是個奇蹟。

1997年11月我得到了《轉法輪》一書並開始閱讀。一開始我就感到它是一本非同尋常的書,書中的每個句子都為我打開了長期封閉的大門。我讀得越多越想讀。最終我給我所有的問題找到了答案。我讀過很多書,有歷史、宗教、神秘教義的甚至是假精神的,但是它們中沒有任何一本使我肯定我找到了真理。對抱懷疑態度的人們我應當指出,我並不是那種容易輕信所聽到的一切事情的人,相反,我在歐洲所受的教育,先是經濟後又是發展方面,使我持有一種很帶批判性的態度。但是,我剛剛從《轉法輪》一書中所讀到的一切與迷信毫不相關,每個東西都有它的意義--人類的苦難、戰爭與世上所有的不公平都得到了解釋。我也最終從這本書中理解到大法與修煉的意義。

大法與修煉是我自孩提時代起就在夢中不斷出現的主題,卻從來沒能得到解答。有一天當我專注地看書時,看到書中的字在我眼前不斷地閃光,像是每個字裏面都有自己的燈一樣,我被深深地感動了。我現在知道,這是世上最寶貴的書,它向人們傳播了拯救人類的大法。每一次閱讀我都會獲得對生活新的理解,閱讀與修煉使我感到了身體與精神方面的變化。我不得不說,我的身體是越來越好了。在精神方面,我越來越感到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我對人與事的看法也在不斷改變,變得愈加清晰簡單。從那時起,我感到自己在受到指引與保護。我的家庭生活與事業也整個改變了,一種新的和諧在我的家庭生活中出現了。至於工作,每件事情都很到位。

當然,我也沒有被免除接受考驗,在工作、生活中也都遇到了矛盾。工作中,我遇到了一位不付給我欠款的客戶,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要擺平這個不公──這個人收到了貨物就應當付錢。有人建議我去找律師來爭回他欠我的款項,但我感到不舒服,既然我要按大法行事,我就決定不再去爭去鬥。對於我周圍困惑不解的人來說,我過去更是一個爭鬥者。感謝《轉法輪》一書,我明白了我不能干涉別人的生活,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命運,這並不是我們變得自私與漠不關心他人的不幸,但是,我們必須讓有些事情發生而不去干涉,因為每件事情背後都有著我們不知曉的原因。

1998年1月,一位老學員建議組織一個一週的學習班,來看李老師講法的錄像帶。我提到這件事是因為它是我所見到的人的令人驚奇的經歷,以及它對所有參加者所帶來的影響。我發現在學習班上見到的人是我以前見過的,儘管我不認識他們,他們看起來都很面熟,這一定也是有因緣關係的。正如李老師在他的書中所講,我們在修煉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不同的事情,這一切都很快發生了。我在週五的晚班上正在壓腿準備做第五套功法,我看到每位同修的身邊都有一個小佛坐在蓮花座上,他們是透明的、金黃色的、中等個頭,我的眼睛睜得很大,這個景象只持續了幾秒鐘,但足夠使我意識到他們的確在我們這間屋子裏。我驚呆了,緊接著又感到一陣欣喜。我們周圍有佛的保護與幫助這一想法,使我感到得安慰,就像一個小孩子知道他身旁總有人照看他一樣。這一感覺也使我戰勝了對乘飛機旅行的懼怕。在另一次煉功時,我的眼睛是閉著的卻發現我的手充滿著光亮,像兩個手電管,當它們從我眼前經過時就照亮了我,真的是奇妙極了。所有的這些都是要說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幫助我消除疑惑,加強了我對大法的信心。大法在不斷地教育我們,今天我對人與事更加的敏感,像是我的心最終對別人敞開了。

我有信心,也知道我們得到的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機會,我們應當心懷感激。我希望我們在座的都能繼續修煉。我衷心地感謝大師給我們的不可估量的禮物。我希望我們能夠體現出我們是值得這份禮物的。再次感謝大家。

(歐洲學員 May,1998年10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