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這樣絕處逢生的人怎能不愛法輪功?」

【明慧網2001年4月13日】 【編者註﹕這篇文章是我們大陸一位60多歲老大娘根據自己親身經歷所寫的,她幾乎沒甚麼文化,這篇文章是她寫了又寫,改了又改,才成文的。文章並不華麗,也沒有深刻的大道理,但卻飽含一位大法修煉者對大法誠摯的心。】

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女,60多歲,96年得法,因我沒有甚麼文化,當初修煉的動機只知道能治病。我混身都是病,最明顯的就是中風偏癱,生活根本不能自理,起居都是請人幫忙,整個人都以輪椅和拐杖為依靠,離開它們我就無法活動,生活和精神極度的痛苦,甚至想離開人間。在這種矛盾的心理下,我在公園裏看到很多的人在煉法輪功,當時我就問法輪功的人:法輪功是個甚麼功?人家說法輪功就是修煉,當時我想:像我這樣滿身是疾病的人,可能是前世做過許多壞事,看來這世要好好的修,以免下一世再受苦。於是我就問身邊的煉功人,我能不能參加?當時有人說:「像你這樣手腳都不怎麼好的人,一般我們是不要的。」我問:「修煉還要看手腳嗎?廟裏修煉也沒有這樣要求呢!我就是想修煉,要不我就在你們的煉功場外邊看你們煉,好嗎?」這樣我就在外邊學他們打坐,就打坐而言我也坐不下去,得別人幫忙扶坐扶起。後來我又找煉功點上的學員要了一本書,這樣就算參加了。

我患有膽結石病,醫院多次要我動手術。當時我很絕望,心想像自己這樣生活根本不能自理的人還動甚麼手術呢?早死早解脫。哪知煉功沒多久,我的膽結石病全好了,因此也就認為這個功法不錯。堅持煉了一段時間,又發現自己走路也穩了,食慾也增加了,精神慢慢好起來了!我每天早起到公園參加煉功,後來也能自己買菜做飯,這樣我也看到生活的希望,再也不想死了,到98年老伴去世時已能獨立生活了。我本是個無兒無女的人,要不是修煉了法輪功,恐怕我也隨著老伴一起去了,大家想一想像我這樣絕處逢生的人怎能不愛法輪功呢?這麼好的功法我怎能不煉呢?自從修煉法輪功以來我從沒花費國家一分錢的醫藥費,這對國家對個人都是多麼好的一件事,為國家和個人都可以節約一筆不小的開支,這又何樂而不為呢?

國家打壓法輪功,我認為法輪功是冤枉的就站出來為法輪功喊冤,結果被多次抄家,並且受到多方的威脅。我想在當地不能講理就去北京上訪,於是我一個老太婆孤身上了北京。到北京後,不認識路,到處亂坐車,湊巧坐到了天安門廣場,這樣我就到天安門廣場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當時被便衣警察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後來派出所把我和許多大法弟子四處送,我被送到離北京很遠的地方關起來了,我向關押我的人洪法,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有多好!後來被駐京辦的警察認出,押回駐京辦。而駐京辦簡直就是一個吃黑處,學員一進門就被強行搜身,所有的錢和物全部沒收,連個白紙收條都沒有,我進駐京辦只10分鐘的時間,身上僅有的500元錢就被警察收走了。再後來當地派出所派人來接我回去,而接我的人因為辦私事耽誤了上車的時間,於是在途中拼命趕路,他們認為我走得太慢而不得不架著我走,最後我實在是走不動了,跌倒在路上,這時派出所的人就不管死活把我就地拖著跑!結果把我手拖成骨折,腳也拖癱了!回來後他們把我投進牢房,我不肯,他們就6、7個人抬著我,我感到自己全身已經麻木,沒有一點力氣掙扎。到了牢房裏,強迫搜身,不許穿鞋,然後把我衣服全脫光,只給我一床舊薄被,因為當時天非常冷,又睡在水泥地上,我被凍得整夜睡不著覺。不僅如此,警察還常常對我拳打腳踢,根本不顧我是一個手腳已骨折多天的老人!對我這樣一個已經被折磨得沒有人樣的人來說,真是在死亡線上掙扎!大家想想對我這樣的老人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其他學員的遭遇了!

雖然我經歷了這許多的磨難,但我洪法,講清真相的心卻始終如一。在此,我本著勸善的心再次正告江澤民和他的幫兇們:和「真善忍」作對的人一定是遺臭萬年的罪人!希望你們及早回頭是岸!

大法弟子 2001年4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