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

【明慧網2001年4月10日】 我今年63歲,得法已6年。在得法之前我是一個多種慢性病纏身的人,如:高血壓、骨刺、風濕等,這幾種病看起來是很常見,但從目前的醫學水平卻是不能根治的。高血壓病導致的後果是:腦出血、腦血栓,就是能生存下來也是個廢人。風濕、骨刺,更是一個受罪的病。拿我個人來說,風濕最重時,雙手怕風,不能接觸涼水,不管夏天怎麼捂,都如此,這樣給我的生活帶來很大的困難。骨刺長在足根、腰椎、手的指關節處,走路都很痛苦,手掌關節都不敢用手按,都是骨頭尖一樣的骨刺;腰部更痛苦了,如果彎下腰,再直起來,真得咬牙挺住才行。

高血壓所引起的頭部發木、發脹、頸部發硬,我一天總用手指打頭部。由於血壓高,引起幾次鼻子大出血,出血時血壓達200/130毫米汞柱以上。幾次出血都是在稍用力情況下,如:咳嗽、用力搬東西時發生的,出血量很嚇人,如水管流水一樣,總是經醫院用藥塞鼻子才止住的。從這以後我真的害怕了。如和麵、搬較重點的東西,甚至上廁所解手都不敢使勁。就目前的醫學水平,面對這種情況都是無能為力的,只能用藥維持,那時的我覺得活的很累,一天在痛苦中度日。

在80年代末期,開始出現氣功,並聽說能治病,我就抱著能不能治病的態度來了解氣功,所以只要有氣功報告辦班,我都參加。88年─95年我先後學了10餘種功法,花了很多錢也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練來練去,身體一點不見好轉,照樣吃藥,我已經失望了:氣功對我來說沒有效果,再也不想練了。我找一些偏方用,也都不起作用,只好這樣了,我就在痛苦中生活著。

在這十分苦惱之中,經一個朋友介紹,我開始煉法輪大法。到煉功點上抱著看一看的態度,煉功點的人很熱情,其中一個50歲左右的學員說:這個功很好,煉吧!我說:對氣功不感興趣了,我已經練了10多種氣功了,在我身上甚麼作用也不起。那個學員堅持說:煉吧,這功確實好!說也太神奇了,要說出來,可能有的人都不會相信,可是確確實實是真的:我就很自然的隨著大家煉上了動功,煉完之後,我的頭部像換了一個腦袋一樣,特別輕鬆,舒服,我暗想:這是真的嗎?怎麼一下出現奇蹟了?幾年來都沒有這種感覺的我,怎麼會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突然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我帶著一種喜悅的心情回家了。到晚上該吃藥了,可我先來回動了動頭部,很好!一點不覺難受,這麼舒服還吃甚麼藥呀!一直到今天,近6年了沒吃一片藥,就這樣堅持煉功、看書。每天煉靜功時,身體各部位都有感覺,尤其頭部,像有蟲爬一樣,經過半年的時間,我所有的大小毛病十幾種,師父全部給我推出去了,使我變得心情舒暢,身體輕鬆,走路輕飄,幹活不覺得累,我從內心感謝師父!這種感激的心情是用語言不能表達的,大法使我回到了健康的懷抱!多年不見的老同志看到我說:你的氣色真好,沒見老!

這樣一來家務活我都擔起來了,甚麼活都能幹了:和麵、搬東西,如50─70斤大米,一下就搬起來放在一米高的木架上,對身體的健康狀況沒有後顧之憂了。帶孩子、照顧家人上班、買菜、做飯、搞衛生、洗衣服等都已不成問題,我成了家庭的主要勞動力了。心情好,活得很充實!

可是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師父,在中國卻受到無端的誹謗、陷害、造謠。壞人對煉功者進行鎮壓、逮捕、判刑、勞教、打死、打殘、打傷、送入精神病院,用盡了各種刑罰對待大法弟子,太慘無人道了!真是天理難容啊!這些人為甚麼去北京上訪,就是這些人煉法輪功後受益了,去向國家領導人反映真實情況,這些人知道自己沒做壞事,沒犯法,都是好人,可政府為甚麼如此地對待好人?!

師父教人向善,提高心性,以真、善、忍為準則,無條件的幫助人解除疾病,不收任何金錢和物質報酬,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使人的道德回升,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正像西方媒體記者問師父:甚麼使您和法輪功被他人信任?師父答:「我想我告訴了人如何做一個好人,如何做一個高尚的人,同時我告訴他們做一個壞人對自己有哪些害處。」法輪功修煉者都是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的,處處做好人,所以每個人的身心都受益非淺。這樣就使得煉功者與日俱增,不但中國有煉的,就是海外遍及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不同膚色的人也在煉,而且他們的政府都支持,唯獨在中國近兩年來一直被迫害和誣蔑。我真不明白,難道說是其他國家的領導人正邪不分嗎?所有的人們都應該深思呀!

希望同胞們,你們千萬不要被那些迫害法輪功的謠言和顛倒黑白的媒體宣傳迷惑住了!要有自己的獨立見解,站在正義的角度去衡量這一切!

我用我的親身體驗來證實:法輪大法好!

寫者憑良心,看者憑正義!

大陸弟子:李健(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