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曾枯萎的人生欣欣向榮


【明慧網2001年4月5日】 我任教於國立台灣大學,身為知識份子,我之所以接受並堅信法輪大法,乃是經過理性思辯後,所做的抉擇。而在幾年的修煉過程中,我的身心出現重大的轉變,足見大法的威力。

心性的提升

學煉大法之後,我的工作態度轉變了。過去我一直都怕麻煩的事情,例如與人事有關的工作。單位上若要我負責該方面的工作,我不僅儘量推辭,還時常以自己認真做研究,對繫裏也有貢獻的想法,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修了大法之後,我逐漸學習到要秉持著一切順其自然而行,都以善念為出發點的態度。此種工作態度的轉變乃是受到大法所主張之「首先要做好常人的工作」所感召。 但凡法輪大法弟子工作態度都是如此。

學煉大法之後能捨且能忍,精神因而變得輕鬆自在。一般人可能會覺得凡事不與人爭執的態度太消極、懦弱,是在縱容壞人,可是當我們心平氣和下來時,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往往就變得和諧,事情也才能圓滿地解決。如果我們凡事都抱著你搞我,我也搞你;你有人,我也有人;你治我,我也治你的心態,那麼兩邊的矛盾就會越來越擴大,就會過著永無寧日的生活。此種坦然而忍以及與人為善的心已逐漸扎根我心,它締造了我與周遭的人更加良好的互動關係,也使我的家庭生活變得更加和諧。過去受到先生指責時,心中經常感到不平,起初會以理相論,之後總是演變成爭吵,接著不歡收場。自從修煉大法後,整個過程完全改觀了。無論大小矛盾出現時,我們已經很少再有爭吵出現。大法修煉使我的家庭變得更加和諧了。由於修煉人會逐漸放下情,所以有些人可能以為修煉會使人變得無情無義,連自己的親朋好友都不要了。其實,師父教導我們修煉人處處事事都為別人,對待自己的親人也一樣,所以怎麼會變得無情無義呢?

真、善、忍的修煉,使我的心靈得到高度的解脫,生活因而變得輕鬆、自在、祥和。

百病的消失

法輪大法是修煉的法門,不是祛病健身的普及氣功。但修煉者若能把求治病的心放下,不斷地提高心性,身體就會出現神奇的轉變。大法的治病奇效也在我身上體現了。在學大法以前,我患有頭痛、胃痛、便秘、失眠、小便失禁、腰酸背痛、黏粘、糖尿病等等毛病。學大法之後,各種病痛未再出現。

這些病痛中,以頭痛、黏粘、糖尿病最為困擾我。頭痛的毛病從十幾歲開始,有二、三十年的歷史。病況越來越嚴重,十多年前開始每隔二、三週就痛一次,每次的疼痛都會持續好幾天。在這幾天之內,每隔五、六小時就吃一次止痛藥。同一種止痛藥吃多了就會失效,所以多年來嘗遍了許多種止痛藥,而且隨時隨地都可能突然痛起來,因而就必須隨身攜帶止痛藥。

1988年因婦女病而開刀,之後每隔一、二個月,肚子與胃就會劇痛一次。痛的時候全身大冒汗,各種姿勢都無法稍減疼痛,痛完之後,總是有種從死中活過來的感覺。曾為此就醫,醫生說那是黏粘,是手術的後遺症,很難醫好。1989年夏天又發現患有糖尿病。起初,血糖值在150左右(正常人在100左右),1996年以後,血糖值升到250以上,糖化血色素的指數也常高達10左右。由於病情急速惡化,連帶地整個身體狀況也變得很差,從1996年9月開始每天早晚必須注射兩次胰島素。

記得有位中醫師曾一直為我衰弱的身體狀況憂心,總是建議我休長假養病或告誡我要多休息,讓我覺得好像隨時都會死亡似的。因為擔心無法將女兒撫育成年,唯恐來不及引導她選擇正確的人生道路,為了知道是否要及早作些準備,當時還曾經問醫生自己能否再活10年,直到女兒20歲。

直到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整個生活才完全改觀。現在病痛未再出現;飲食正常,各種東西,包括甜食都吃;睡眠時間減少,每天只睡5--6個鐘頭,但精神體力卻很充沛;身體變得很輕,有種似乎沒有重量,要飛起來的感覺;不怕冷,即使在10幾度的天氣下,也只需一件短袖的薄衫,但卻未曾感冒過;過去總是感覺身體冰冷,晚上睡覺時手腳特別僵冷,冬天時總是卷曲著身體睡覺,現在變得全身有暖流,在過去的兩個冬天都只蓋被單,不須要棉被。 有許多人看到我修煉大法之後病痛消除了,很為我高興,恭喜我從死亡的路途逃出來。

結語

大法使我下滑的生命轉而向上走,使枯萎的人生轉而欣欣向榮。我常說人到了四、五十歲時,生命就開始向下走,會感覺身體、精神越來越不如從前。我也曾經歷這樣的狀態,修了法輪大法之後,下滑的生命才又轉而向上走。 我堅定修煉大法,因為他的法理說服了我,他是正法,他的創始人李老師無比慈悲偉大的精神感召了我,他使我的身心在短期內發生了重大的轉變。

2001年4月改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