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2001年3月22日】 我今年47歲,這幾十年生涯中,最大的「苦難」就是體弱多病。失眠、關節炎、頸椎增生、肩周炎、婦科病、腳底骨刺、肌肉萎縮。尤其81年生第一個孩子時落下了慢性腹瀉,光喝苦藥湯就近4年,一天舒服日子沒過過。

96年,突然大出血,經查是子宮積瘤,必須立即動手術,這對於本來身體就虛弱的我,真是雪上加霜。術後傷口不癒合劇烈疼痛,完全失眠,吃不下飯,一天比一天更加衰弱,西醫查不出原因,中醫說是太虛叫「虛不受補」。我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來。那時,我4月份穿著棉衣,蓋著棉被卻仍是渾身冰涼。瘦得皮包骨,一米六的個頭體重連70磅都不到,我知道了甚麼是病入膏肓。

95年為了生活,先生隻身返回北京另尋機會,留下我和兩個女兒,那時大女兒剛上高中,小女兒只有4歲,我癱在床上只能臨時抓人做頓飯,孩子飢一頓飽一頓,為了照顧我大女兒甚至得向學校長期請假。兩個孩子天天哭,看著年幼可憐的孩子,我欲哭無淚。先生也請不下假來,遠隔萬里心急火燎卻無能為力。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的精神也壓垮了,覺得生命沒希望了,既有強烈的生存慾望,又覺得生不如死。

一天樓下鄰居說有本書《轉法輪》很好,向我推薦,我看了一遍,覺得確實好,講得很有道理。當時沒有正確理解書中的真正涵義。就對鄰居講:「書是好書,但不是用來治病的,可我得治病啊,我不能沾人家這本書。」就放下了,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後悔呢,白白耽誤了2年多的時間。

每次到醫院看病檢查最少抽5管血,我已經沒甚麼血了,我再也不想去醫院了。我想不能死在這兒,我決心回北京,當醫生的朋友堅決不同意我回去說:旅途怎麼辦,說句話都上不來氣,脈都摸不到了,上飛機就得死,不可能回去。我堅信我能到北京。朋友用輪椅推著我上飛機,可機場管理人員怕我出生命危險,不讓我上飛機,最後寫了保證,出危險自己負責。那趟班機因為我延誤了很長時間。那位陪著我的醫生隨身帶著扎針灸的針,飛機上為我準備了氧氣。到了北京我就不行了,被送進了醫院,實際上就是每天靠安眠藥維持著生命,長期輸液手背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針眼,都潰瘍了。回北京治病2年受盡了罪。

98年,因小女兒到了入學年齡,我不顧家人阻攔,拖著虛弱的身體回到了加拿大。臨行前大夫再三叮囑我,安眠藥和荷爾蒙一天不能斷,否則心肌梗會隨時威脅我的生命。到家後,突然腦子裏天天一個念頭:我還得看《轉法輪》,還得看!當我重新捧起《轉法輪》一遍遍用心去看的時候,我明白了人為甚麼得病,怎樣才能好病,怎樣才能不得病。我知道了人不做壞事、重德有多麼的重要……。我知道我得到了無價之寶!自此,再也沒有放下《轉法輪》,我是永遠也不會放下了!出乎我意料的是,學法、煉功還不到一個月,我全身多種病痛神奇般的不翼而飛,我在香港上班時,公司光為治療我的腿部肌肉萎縮,就花了無數的錢,也絲毫沒有減輕我的病痛,誰能相信這醫學解決不了的難題,而我一分沒花煉法輪功不到一個月就好了呢?!可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啊!真正救我出苦海的就是法輪大法!

現在我能吃、能睡,不生病,再也不受疾病的折磨了!我容光煥發、精力充沛、行走如飛,越活越年輕。丈夫能在大陸安心工作,沒有了後顧之憂,孩子可以重新享受到母愛和良好的教育,在學校是出類拔萃的好學生。是法輪大法使我一家人得到了真正的幸福,是法輪大法使我獲得了真正的新生。我們全家人的肺腑之言是:法輪大法好!

歡迎大家上門諮詢,我的電話是:(416)693-5066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