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啥堅修法輪功


【明慧網2000年11月17日】我是一名普通女工,然而,卻逃不脫工作、生活中的許多無奈與困惑。是法輪功告訴我"德"的重要,從做好人開始,勤修德行,聞過改之。修煉之後我感到:師父的法有如一瀑清泉,翻洗著我的身心也翻洗著我的靈魂,身心健康,我有了難以想像的愉悅與輕鬆。

去年七月,中央不讓煉法輪功了。我想,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就不煉了?就在這時,兩個鮮明的事例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的姐夫在老家文化宮打更,煉法輪功之後,工作任勞任怨,深得領導信任。去年七月以後的一天,晚上在家睡覺,突然有了腦血栓的症狀,一個跟頭摔在地上,半片身子沒了知覺。腦血栓那可不是一般的病啊,換一般人,住進醫院,一時半會兒出不來。一時間,單位的領導來了,眾口同聲,勸他快上醫院。我姐夫說,我是煉功人,這是我的關難,煉幾天功就會好的,保證沒問題。

我姐夫說沒問題,單位領導不信,就提出要不要換更夫的問題來。我姐夫知道,單位的更夫,三天曠工就要換人,自己雖得領導信任,時間太長怕也不行,於是跟領導說,你給我七天時間,七天一到我準上班,信得過我,就等,信不過,那就換吧。為了情面,領導說,你就安心治病,我找人替你七天。

半個身子沒知覺,兩個人架著站不起來,說七天上班就能上班?帶著滿腹的不信,領導走了。

姐夫煉功到第七天,忽然想起對領導的承諾,說要上班。姐姐擔心,是,七天姐夫一天一個變化,恢復的速度叫人難以想像,可是他的半個身子畢竟還很笨拙,一個人上班,行嗎?姐夫說行,自己下樓,打個三輪來到單位,一下子,單位的領導都驚呆了。問:真的沒打針?真的沒上醫院?姐夫說:我就是在家學法煉功,沒打一次針,沒吃一粒藥,不信,可以去調查。領導信了,默許姐夫在單位看書學法,不久,姐夫就騎自行車上班,一切症狀全部消失。

我的鄰居王叔,五十餘歲,身體多病,常年靠住院吃藥來維持。看著父親遭受折磨,煉法輪功的女兒勸父親修煉法輪功。為了王叔,王嬸和王叔一起來到煉功點兒,修煉兩個月,王叔的身體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藥不用吃針不用打不說,原先行走困難的他,每天早上竟然能騎自行車馱著王嬸到公園兒煉功了。可是七月份以後,王叔不煉了,原先煉好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醫院也治不好他的病。沒多久,看著前一段好好的父親變成這樣,王叔的兒子來到派出所,和熟識的片警說起來。片警曾親眼見過王叔的變化,就說,那就讓他煉吧,並親自把沒收王叔的書送還給王叔,可是,晚了,離開了法輪功的王叔帶著滿腹的遺憾與世長辭。

兩個實例,使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法輪功是救度世人的天法,修心去業,消業積德,才能得到心底的安寧,最後功成圓滿,步入天國世界。

去年七月以後,單位領導多次問我,說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我煉,我說我為了
自己不再沉淪而煉。其實說是,人為啥總是別人說了算?別人咋說就咋做?是修煉使我明白了,自己認為對的就去做,不管別人讓不讓。我的生命不能交給別人去主宰,我要為自己活一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