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

【明慧網1999年12月24日】我叫曹美珍,在97年9月經同學介紹,我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前我患多種滿性病,弱慢性萎縮性胃炎,神經衰弱,膽囊炎,乳腺炎慢性咽喉炎。這些病折磨了我十多年,長期服藥,往往是幾種病的藥一起吃。每年耗費國家的醫藥費達兩三千元。還是解決不了問題,而且身體越來越消瘦,形成惡性循環特別是被神經衰弱症折磨得我痛苦不堪,四肢無力,工作,生活沒有信心,脾氣也變得暴躁。在這種情況下,我抱著治病的目的,煉起了法輪功,一煉功身體就輕快,有明顯感覺。後來通過看書學法,才知道是大法修煉,自己要儘快轉變觀念。放下心來學法,結果多年的病就不知不覺全好了。

現在我一身輕鬆,單位的人都說就我身體最好。甚麼毛病也沒有,我要感謝師父。這全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在修煉過程中,記得很清楚,拉過三次血,每次連續三天,拉出的血是鮮紅的,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為我清理身體,又在考驗我,看我是否把它當作病。師父太慈悲了。

還有消業的症狀想重感冒一樣,高燒,全身骨頭疼痛,頭也疼得不能轉動。先生發現後,勸我吃藥,我堅持不吃,心想,我又不是生病,吃甚麼藥,但還堅持做家務,照常外出,該幹甚麼還幹甚麼。結果兩天就好了。我很清楚地知道,師父為我周身都在清理,一部份,一部份地在清理一層一層地在清理。這是我親身體驗和感受。我太感激師父了。我想我要好好修煉才能對得起我們大慈大悲的師父,所以我每天忙工作,晚上電視也不看,甚麼活動都不參加。一心在家學法。心性也得到了提高,舉一兩個心性關的事。

我先生一直反對我修煉,每當我學法,煉功他就不高興,特別是在今年的4月26日晚上(北京發生425事後)他指著我的鼻子罵我,叫我滾出去,不要在他家。但只要答應不修煉了就沒有事。但我坐在地板上,盤腿打坐,閉著眼睛不理睬。心理使勁說,要忍住,這是在過關。誰的話也不聽,就聽師父的話。最後,他說了一句,我知道現在十頭牛也拉不回來你。再是在7月22日以後的一天。他說做不通我的思想工作,只好提出來跟我離婚,我就說可以,你說甚麼都行,我甚麼也不要你的。但是必須說清楚,我沒有這個想法,是你要離婚。我修大法的人願意為您這個家無怨無悔。盡心盡力的服務。當我完全放下這個心時,以後他也不說離婚的事了。在9月的一天中午,我們邊吃飯邊看新聞,電視中捏造說師父有多少財產,汽車,房子等。他說:你們煉功人太善良了,被人家騙了等等。還硬要我看報紙上的報告,我看過之後說:〝我不相信,完全是捏造。〝他說你不信中央的,信誰的。我說我信師父的。我話剛一說完,就把我的飯碗扔了,菜也砸了,就發瘋地趕我走。當時我心理一直很平靜一句話也沒說,收起大法書籍等,就準備走。後來,叫住了我,看在老人的份上,我就沒走。一個小時後,他說他收回這句話。哪怕每次先生對我這樣,我記住師父的,人家可以對你不好,你可不能對人家不好。所以我還是對他很好。甚至做得比以前對他更好來。現在他說出一句公正的話,〝你變了很多,現在太好了。〝我說這都是大法改變了我! 回想起我先生對我的態度,謾罵等,要是在以前那能受得了,而且我以前脾氣很壞,這是大法的威力!

廣東省某科技學院幼兒園教師:曹美珍
1999年1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