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絕症無藥可救 修大法枯木逢春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我是安徽省長豐縣人,九十年代遷居崗集鎮,幼年從師學藝,成為一個從事服裝製作的個體戶(自由職業者)。八十年代應省建一公司招聘,成為該公司勞保服裝廠的技術顧問,寄居合肥五里墩。現為法輪佛法合肥西區西園新村煉功點學員。

一九九七年一月九日是我一生兩世的轉折點,是身患絕症必死無疑的我的新生之日,這一天我結緣法輪大法,從而得到了第二次生命。使我這個在常人垃圾堆裏滾的滿身污泥濁水,滿腦子骯髒思想的凡夫俗子,幡然醒悟,成為在返本歸真的正道上勇猛精進的真修弟子。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我因食道疼痛不能進食,去省建醫院作拍片檢查,又經安醫腫瘤科複檢,均確診是食道癌。從當年七月至此時的五個月(七月份開始疼痛)中,因進食困難,僅靠湯水度命,故身體極度虛弱,形容枯槁,色如死灰。

身患絕症之消息傳出,眾親屬前來探視,異口同聲勸我住院開刀。可我知道此病若早期查出,開刀效果很好,能保三五年,現今查出,已是晚期,開刀、化療均無作用。我親眼見幾個晚期患者在手術台上切開一看,癌細胞已擴散,紋絲未動即縫合了。從此任何食物都不能進肚,全靠藥水維持至死,其狀慘不忍睹。我認定此症無救,任何治療均徒勞無益。因此,任憑親友們如何勸說,我一直未作就醫決定。

萬萬沒想到這一九九七年一月九日竟是我一生中無與倫比的大喜之日──有緣得大法的大喜之日。當天下午四時,一姓張功友突然來到我家,得知在座的人都滿臉陰雲、愁容不展的原因後,他問我對自身的病持何態度?我說:「我已年逾花甲,患此絕症,治也死,不治也死,早死晚死我無所顧忌,不想做無用的治療。」張說:「看來你能想的開放的下,若真如此我介紹你煉功。」我問他煉甚麼功?他說:「你最好煉法輪功,若能真心修煉,可能起死回生,延年益壽。」說著,他遞給我一張法輪大法的宣傳小報,並介紹了大法的特點。我邊看小報邊聽其言,法輪功引起了我很高的興致,我當即決定說:「請你幫忙,我明天就煉。」我知道自己餘年不多,只有一個月了,因為此癌的病程是草之枯榮,起迄半年。我要在專心煉功中丟掉包袱,讓這最後一兩個月活的輕鬆些。有一月兩月,我煉了一月兩月,至死無怨。

之後,張功友領我去安大附小請來大法寶書《轉法輪》,我便如此幸運得法了。從安大回到家,已是掌燈時分。按常規身虛體弱,不宜久撐,吃點湯水便早早安睡。可當晚一反常態,讀著《轉法輪》毫無睡意。老伴多次催促,仍是手不釋卷,埋頭細讀,如飢似渴的伏案拜讀至深夜。讀完第一講又把其中「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重讀一遍,最後又把老師的「小傳」和「書後」細讀一遍。讀寶書、學大法,越讀興致越濃,越學心裏越亮堂。大法的玄奧哲理,觸動我的心靈,老師的話銘感五內。平生中所遇的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團迷霧開始消散。我深為有幸得讀大法而激情難抑。雖是重病之軀,但精神卻如健康人一樣亢奮激昂。時至半夜十二點,老伴見催而不睡,便披衣下床,為我煮一杯牛奶,給我暖身。奇怪的是三九嚴寒之深夜竟一點不覺冷,寬衣上床腿腳熱乎乎的,不像先前須暖壺加溫方可入睡。老伴為之驚讚不已。

從第二天(一月十日)起,我決心抓緊時間讀完《轉法輪》,而來探視的親友攪的我無法讀書。我只好每日早餐後避開親友溜進安大校園球場上讀書。雖然露天球場有風,比室內冷,但能專心細讀。雖然初次通讀,印象不深,領會膚淺,但我得知大法的法理是玄奧精深的;認識到大法的修煉是修心性去執著直指人心的;初步了解既修性又修命,性命雙修的內涵。老師在《轉法輪》「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一節中說:「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又如老師在「治病問題」一節中說:「得有功能才能夠徹底治病的。每一種病都有每一種病的針對治療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說都有上千種,有多少種病就有多少種功能針對去治。」老師的這兩段話我反覆重讀多次。重讀一次,我心明眼亮,熱流灌遍全身,重讀二次三次,我雙目濕潤,眼前閃現出遇難呈祥的曙光。我堅信雖身患常人醫術中的絕症,但在我們老師手中則功到病除。老師的話使我的待死之心再度復活了,戀生之欲再次萌動了。

一九九七年一月十六日,兒子去醫院取出胃鏡報告單,確認為晚期食道鱗癌。連日裏親屬們輪番勸我就醫,我都婉言謝絕,作出六大決定:不開刀、不做化療、不打針、不吃藥、不進醫院、不作任何治療。

一月十九日,我避開親友,參加大法西市分站省軍區干休一所學法班,第一次見到老師的講法錄像。每場錄像,我都早到錄放廳選坐在前排正中瞻仰老師的聖容,聆聽老師的教誨。九場錄像中,我的病體明顯好轉,進食難度大減,食量增加,容顏改觀,精神煥發。原先預計除夕年飯可能是臥床吃流汁,驚喜的是除夕之夜我竟吃一碗米乾飯。老伴欣喜若狂的向老師的法像打躬作揖,要下跪叩頭。我說:「我們老師不興三叩九拜那一套,何況你是沒學法的常人。」

二月八日(大年初二)大法西市分站安大學法班開學,我再次參加。在七天九場錄像中,通過這緊張而高節奏的讀書、學法、修心煉功和心得交流,使我的身體、容貌、精神均更上一層樓,超過病前的健康狀態。我身體的巨大變化,在親友、鄰舍中引起強烈的反響,招致家鄉崗集鎮和住地周圍三十多位有緣之士走進法輪佛法的淨土聖地!

二月九日是我得法修煉一週月紀念日。這一個月是我從危重病體轉為無病之身的一個月;是我從形容枯槁、色如死灰、人人見而生畏的嚴重病態,變為容光煥發、白裏透紅、生機盎然、活力充沛的健康人的一個月。僅一個月的修煉,就使我身體康復,這是人間任何醫療手段都不可同日而語的奇蹟。是大法的神威在我身上的顯現,是法輪佛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李老師說:「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為永葆這第二次生命,我必須千倍萬倍的珍惜這新生之年。因為我已不再是修煉前那樣苟活於常人中的凡夫俗子,而是在返本歸真的大道上勇猛精進的修煉之士。我決心珍惜有生之年,抓緊時間真修實修,直至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