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並不特殊的故事

佛羅里達西文法會發言稿

【明慧網2001年3月11日】I. 引言

我是羅達通(Lo Th. Ton),1998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我現居北卡州都漢(Durham)市,是杜克(Duke)大學的一名程序分析員。在我1975年從越南移民到美國之前,我在南越從事外交工作。

尋找新的道路

全家剛定居美國的時候,我們為生存而努力奮鬥,卻在常人社會中越陷越深。 當時我感到失去祖國後的政治避難生活是一種不折不扣的監獄生活。

為了走出迷津,我試圖堅定地用佛教作為指導。但是不管我怎麼努力地學習和修煉,都沒能找到我對人生基本問題的答案。當我知道釋迦牟尼佛已經給了有關末法時期的警告時,我就更悲觀和懷疑了。按照佛經的說法,在末法時期,和尚連自己都度不了,更不用說度人了。許多門派之間按照自己的錯誤理解而相互爭鬥,不顧佛的基本教導。隨後,我又學了許多其它的修煉方法,包括高台教、瑜伽等等,但毫無用處,因為人們只是從外部尋求幫助,或祈禱奇蹟,或治病。我似乎毫無止境地尋找著新的道路,而宇宙的真理仍然是個迷。我在各種各樣的苦難中受著折磨。

然而,我沒有放棄。我對自己說:「我還沒有尋到頭呢「。幸運的是, 在我非常迷茫的時候,我得到了師父的《轉法輪》。那是我的兒子給我的禮物,那本書為我打開新的視野。我立刻悟到了這個法,就像」論語「一開始所說,「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我悟到了我必須放棄常人的一切執著,所有頑固的思想,它們曾經在我走向覺悟的道路上給我帶來各種困難和障礙。如果不放棄常人的執著和想法,我將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所以,我決定從本質上改變:放棄所有舊的修煉方法,包括我的佛教信仰,西方哲學知識,對現代科學技術的崇拜和喜愛,對常人社會物質生活的慾望等等。有了這些心靈的改變,我第一次全心投入地通讀了一遍《轉法輪》,並開始在兒子的幫助下煉功--我兒子也是大法弟子。然後在98年11月,我參加了9天講法班,並成為一個快樂的大法弟子。這就是我為甚麼及怎樣開始修煉法輪功的。

II. 修煉體會

現在我談一下我作為法輪功修煉者的經驗和體會。坦率地說, 我沒有特殊的故事,只是談一談我在修煉過程中的最新進展。

投入《轉法輪》,走出精神迷茫

在我參加9天講法班的前幾個月,我在家中自我修煉時,感受到魔的干擾。我的肩關節肌腱套疼痛非常嚴重,以至於我的醫生要我停止工作四個月以準備動大手術。我的思想被許多奇怪的信息干擾著,有時,無名的恐懼還帶來嚴重的狀態。我相信有甚麼東西在干擾我的修煉,我和兒子談了這個問題。他建議我再讀一遍李老師的書,並帶我去煉功點煉功,然後,他幫助我報名參加下個月的講法班。

講法班結束以後,有了清晰的思想和堅定的學法信念,我發現身體上和心理上的狀態都有了改善。在晚間煉功中,雙盤打坐時,我能感到能量在我的肩膀裏流動,消除我的疼痛。過去非常沉重的腿也覺得越來越輕…。多年來模糊的視力也變得越來越好。過去疼痛出血的上下牙齒、牙齦也變得越來越牢固和健康。煉法輪功以前,我每年冬天都患嚴重的流感,即使事先注射預防針也沒有用。所以,對我來說,冬天是一個悲慘的季節。但是修煉以後,我再也沒有得過流感,一年四季,我都感到精力更加旺盛。因為身體健康的改善,我不再看醫生了,取消了等待中的肩膀手術和眼科檢查。我也停止了吃藥,並中止了牙科醫療保險。

精神的改善也很顯著。家裏環境輕鬆了。家庭成員之間的交流也改善了。我的妻子和女兒也欣然修煉了,再加上兒子和煉功點的同修,這使我家變得更像一個修煉環境。我也很高興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去年聖誕節前幾個星期,我的兒子給了我一個網絡郵件,因是用越南文寫的,他讀不懂。這是個不修煉的越南人在攻擊大法,我相信他能通過網絡郵件得到大法資料。他不僅不相信師父的教導,而且還批評我放棄佛教以換取法輪和天目。儘管他知道許多越南人在修煉,我也向他解釋和澄清,但他繼續發送許多批評的網絡郵件。許多朋友甚至提議建立一個公共論壇以討論他提出的任何問題。然而,我想我們不應該不恰當地去對待一個思想固執的非修煉人,並認識到是他的業力控制了他,因而我決定停止與他爭論。我以特別的耐心和謹慎去對待他,讓他認真地通讀《轉法輪》。同時,我給他發送了當地的報紙,上面有關於北卡州都漢市(Durham)法輪大法日的報導,包括對師父的褒獎,和許多對公眾有正面影響的好文章。令人驚奇的是他變得沉默了,不再製造麻煩了,我相信法的力量已經克制了他的魔性,希望他能覺悟並成為修煉者。

法輪大法挽救了生命

就在我參加講法班的第一天,大法的威力給了我鼓舞和力量。那是一次汽車事件,在那次事件中,我差點撞死一條人命。那是晚上七點十五分,在我開車前往講法班的路上。我看見一輛警車停在離我家幾個街區遠的路右邊。因為我在冬天的晚上視力不好,從遠處我看不清那個警察正站在黃線邊指揮車輛。當我沖到很近,大約10至12英寸時,我的車突然停在那個警察面前,他盯著我,而我正泰然自若地坐在駕駛位上,我的腳在剎車上。令人吃驚的是那個警察禮貌地讓我開車通過。甚麼也沒有發生。我離開那地方,安全準時地到達講法班。「謝謝上帝」,我對自己說,「我避免了一場車禍」。老實說,我不能理解為甚麼以及如何我的腳會在車馬上要撞上警察前一瞬間放在剎車上。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蹟。

通過心性關

我的工作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多年來,我一直在為平等的機會和免受歧視而無效地鬥爭著。我越爭鬥,就越有麻煩。我每次都為矛盾解決的方式而心煩,我也總是抱怨人們欺負我,抱怨他們想方設法掩蓋他們自己的錯誤。我感到每次衝突都是以我為受害者而告終。諸如此類的不愉快事情年復一年地繼續著,直到我讀了《轉法輪》,明白了「不失不得」的原理如何起作用。我知道我必須改變自己並停止抱怨別人。我要先向內去找衝突的原因,並接受損失,因為「失」意味著消業和轉業為「德」,德使「失」變成「得」。隨著態度的更新,我的顯著變化表現為非常的耐心和寬容。令我吃驚的是同事們的態度也變了。結果,我在工作中平和多於煩惱。我要感謝那些給我機會提高心性的人,我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現在我對工作更有信心了。能在矛盾中平靜下來並能把矛盾解決得更好。甚至連最愛挑釁的同事也成了我的朋友。那些過去不願聽我介紹大法的同事現在也來聽了,特別是在法輪功進入「活著為了生命」(杜克大學雇員的一個保健項目) 之後。

鄰里間的考驗

當我進入第一年的修煉以後,我遇到許多鄰里之間的麻煩。第一件事情發生在一個修理工的前院,他家離我家3個街區。當我與他爭論他糟糕的修理工作時,他意識到並承認是他的錯,但他還是把割草機推向我的腳,使我向後倒下。我不僅沒有還手,還和悅地向他解釋,要他完成修理以使我能夠使用這部機器割草,我還告訴他我會支付另加的工作,然後我就離開了。後來為這件事,我與他的妻子聯繫,她說她丈夫當時心情不好並為他的行為向我道歉。第二件事情是一個住在我家另一邊的人來要求我把我小兒子的車子賣給他,我的小兒子已經搬到其它州並在那工作。我同意賣給他。在他同意付1000美金買車後,他說他沒有現金,但他願意為我做汽車保養工作以做補償。他出示了他的證件以表明他在當地一家汽車維修部門工作。但他拿到車子以後只來過一次就再也不來了,我給他打了幾次電話,他從不回電。我甚麼也做不了,只能白給他車了。考慮到他肯定有經濟問題或其它麻煩,我沒有採取任何行動。我也沒有為這損失而後悔。這是我通過的又一次心性關。

走出來的責任

我的修煉一直在進步,但仍停留在個人修煉的水平上,我覺得我做得不夠。想到中國大陸的同修們用他們的生命在捍衛大法,我感到汗顏,我感到師父在失望地警告我:「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親愛的朋友,讓我們走出去助師正法,在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面對生死關。成為大法的一個粒子。這就是走出來的責任。

(2001年佛羅里達西文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