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盲修大法 大法救我家

【明慧網2001年3月24日】我是林美麗,是新加坡後港練功點的學員,現在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五年了。

  在修煉前我是百病一身,最突出的是偏頭痛和心臟病。在心臟病發作時,呼吸困難、就如心臟停止跳動,好像要生命結束似的。這種現象經常在晚上發作,使我痛苦難忍。在頭痛時,我痛到整身發抖,無法入眠。此二症狀折磨了我大半生。

  自從1995年5月1日得法後,我每天堅持煉功,但不太明確學法的重要性。自從參加在北京的法輪大法交流會後,才知道學法的重要,因這部大法是指導人們修煉的大法,對法理解好,身心才會發生更大的變化。回來後就一心想學好法,但我一生都沒有上過學堂,一字不識,老師的《轉法輪》上的一句話都無法完整地讀完,更何況要理解其中的法理。可是我不灰心,我堅持一定要學好法,因為這是宇宙大法。那時學法的情況是學員在一起學法時,我就一邊聽,一邊一個字一個字地記在腦中。說來也真神奇,在一年中我就能讀下《轉法輪》了。我不但懂得法理了,法理也給我帶來了智慧,從中我悟到只要我們從內心真想修煉,師父都會從方方面面幫助我們。我現在有一個非常健康的身體,而且,越來越年青。以前沒有修煉時的病狀再也沒有了。

  法輪大法不僅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的先生,挽救了我們全家。

  我先生由於不讀書、不聽話還抽煙喝酒,他的父母無法管教,從十幾歲就被趕出家門。我同我的先生結婚後,他非但從小的惡習不改,反而又加上賭博的癮好。每天他都要抽3-4包煙,我想盡辦法也無法使他改掉他的壞習慣。更有甚之,他的脾氣也非常暴躁,時常跟人家打架,對我大喊大罵更是家常便飯,孩子們都非常懼怕他,見他回到家個個都躲著他。

  自從他修煉法輪大法後,抽了40年的煙,一下子戒掉了,心地善良了,脾氣也改變了。師父說:「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師父還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正是法輪大法,使我的丈夫明白了人來到這個世上是為了返本歸真、是修煉直至圓滿的。法輪大法有這麼大的威德,在最短的時間內改變了他所有壞的習慣,他再也不抽、不賭、不喝、不打、不罵。真正地變成了一個好爸爸、好丈夫。孩子說:「爸爸變了,學了法輪功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我感激我們尊敬的老師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庭。

  自從4.25事件以後,新加坡的報紙報導了中國的新聞,我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聯想到我們家庭的變化,怎麼可能法輪大法是不好的呢!老師都在教導我們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我們不參與政治。我本身就是在法輪大法修煉中的最大受益者,因此我也會就堅持實修下去。自從參加世界一些地方洪法活動後,我更清楚地知道,有多少多年病魔纏身的人,因修煉法輪大法,從未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到走路輕飄飄的感覺,多少人因修煉法輪大法改掉了以前的惡習,有多少家庭變得更加和睦。難道法輪大法不好嗎?

  我參加了向全體新加坡議員講清真相的活動,面對面地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議員們告訴學員:中國是中國,新加坡是新加坡。通過大家向議員弘法,他們對法輪大法有了更深的認識,有的議員就直接肯定法輪大法是好的,還建議我們在今後怎樣做得更好。

  在新加坡是不允許向公眾展示有暴力的圖片,他們認為,中國警察打死、打傷法輪大法學員的圖片是暴力圖片。所以,學員就把中國的邪惡告訴新加坡的政府部門,讓他們知道世界上還有被警察活活打死善良百姓的邪惡事件,同時也讓他們了解法輪大法在世界受到的褒獎,有頭腦的人都會對比出來,誰善誰惡。

  我覺得:我們新加坡雖然小,他不能公開站出來支持法輪功,但是,佛學會的一切活動都給予批准,在開法會時,政府官員到場,以防有壞人搗亂,要確保大會順利結束。我們學員也以其它的弘法形式,助師世間行。用我們的行動走完這正法修煉的進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