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學法輪功是非常愉快和榮幸的(譯文)

【明慧網2001年4月12日】我的天性好奇,從小就對那些超自然現象著迷,例如:預測術、催眠術、分身術和自我療法等等,我讀了很多這方面的書,但這些書從未讓我滿意過,我從未找到有關這些問題的答案,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些現象以及它們是怎麼回事。

當我55歲的時候,我有了更多的空閒時間,我決定加強鍛煉身體,並改善自己的精神狀態,即:我的思想、我的情緒和我的意念。通過使用不同的方法,我學會了順從我的直覺,學會了放鬆,學會了認識自己的錯誤。我取得了一些進步,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時常亂摸亂撞,不能走出圍繞著我的迷霧。我想找的東西一直沒有找到,我所得到的東西從未滿足我的期望和追求。

兩年前,當我66歲的時候,我有幸接觸到了法輪功,同時開始學煉起來。我很快地被此功法吸引住了。因為法輪大法從未說過有求必應,她只是告訴我如果我能認真地煉功會出現甚麼情況,如果不能又會出現甚麼情況。我有一種安全感,因為法輪大法告訴我,隨著我煉功學法的不斷精進會遇到甚麼以及在我走向「真」和宇宙其它空間的過程當中將會怎樣得到幫助。從那以後,我便全身心地學習法輪大法,我年輕時一直沒有得到解答的問題都找到了答案。

由於注重心性的修煉,在忍耐心上下功夫,我現在更能接受別人,並且能正確地認識自己,就是說,我通過改變我做事的方法和對生活的態度來改變我自己。我逐步地意識到自己的一些毛病,當我最強烈的情緒之一「急躁"出現時,我也能較好地控制自己了。

我學會了儘量不著急,做事時也平靜多了。我要告訴您,在過去的40年當中,我的工作是同時要做千百樣的事情,以應付很多客人的需求。因為客人總是急急忙忙的,所以我總是希望能儘快地為他們服務。長期緊張的工作使我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很急躁,沒有一點耐心,遇事總是急不可耐地要找出解決方法。我甚至到了這種程度,不能忍受馬路上的紅燈。現在跟別人一樣我遇到紅燈就停下來,不再著急了,我把這一時刻當成放鬆放鬆身體的機會。特別是當我準備好出門,而我的太太還需要較長時間打扮時,我也不再著急了。我能比較好地接受這些現象,不再覺得如此地不合我意了。現在面對類似的事情我做到了順其自然。

我基本上每天都煉法輪功,有時一天做兩次。除了在家煉外每個星期還去日內瓦三個煉功點煉功。我喜歡和大家一起煉並交流體會。我很情願把我的空閒時間用在法輪功活動之中,我幫助新學員並向他們提供磁帶、書和材料。

通過修煉,改變了我的本體,排除了有礙健康的多種障礙。我很高興地感覺到,在不同時期我的身體被不斷地淨化。

首先是「感冒」,在五天內我的體重一下減了4公斤。我本來就不胖,再失去4公斤對我來說可是不少。我發著燒,但沒有想睡覺的感覺。我覺得渾身沒勁,很虛弱,但是我還是照常活動。因為我知道這是清理身體的一個過程。八天後我便感覺到完全恢復了健康。

隨後我的背疼病又復發了。我背的下半部和頸部火辣辣疼痛,肌肉痙攣。儘管多年來我一直看醫生,但這種痛苦一直折磨著我。令我吃驚的是,大約有兩個星期的時間,每當我做法輪功第二節的時候,好像有一種外來的力量,抓住我的腰帶使勁地抖動。我感覺到我的背像耍西班牙響板似的,隨後那疼痛完全消失。

五個月後,我的背肋骨又開始疼痛,並擴展到右半部份。有一天,當我做第五套功前壓腿時,我感到肋疼的部位劇烈地抽筋,我疼得倒在地上不能動。當時在場的功友們想幫助我,但是一個老學員說:「不要動他,如果你把他的疼痛解決了就會影響他消業。」就這樣經過幾分鐘休息後,我就能毫無困難地做第五節功了。兩天後,我感覺背部輕鬆柔軟無疼痛,就像我又回到二十歲時一樣。我不知道消去了甚麼,但這肯定是一大塊業力。在此我衷心地向法輪功道一聲謝謝。

不久,我的鼻竇炎又發作了,這是我小時候的病。在十天內,我的鼻竇刺骨地疼痛,鼻涕不停地流。這使人很煩,但我能接受它。如果業力就這樣消去的話,我很樂意根據需要再給它幾天時間。我想現在我肯定有了新的鼻竇。

我煉法輪功已有將近兩年時間了,我曾有幸參加了紐約和法蘭克福的法會。我被李老師的慈祥、學識和智慧所傾倒。他所傳授的法輪大法使我能同化宇宙並使我成了一個新人。通過大法的法理和老師的法身,我能改變自己,昇華自己。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不會輕易放過的。

最後,我要向你們透露一個秘密:十五年前,一個朋友曾對我預言:「你知道嗎?我預知你將來會學一種東方的功法,現在人們還不知道她,但對你的將來會是十分重要的。」這話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中。我一直問自己這個了不起的功法究竟是甚麼,直到我開始學習法輪功時,我才明白這就是那種功法。

我衷心感謝李老師能夠親臨現場,對我來說能學法輪功是非常愉快和榮幸的。

(瑞士法輪大法協會提供1998年7月28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