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掉大麻,過純淨的修煉生活(譯文)

【明慧網2001年4月11日】我叫丹尼爾,我出生於1973年7月21日。去年,我花了整個夏天去中國學「功夫」,並得知了「武術氣功」。

當我回到瑞士時,我們的功夫老師告訴我們有法輪功的功法。我非常喜歡這個功法, 在一次介紹法輪功的講座中,我買到了法輪功的書。我立即停掉了以前練習的氣功,全身心地投入了法輪功的修煉中,因為我知道,人不能腳踩兩隻船。

不失不得

等待我的第二步卻是很不容易。我吸大麻已有九年的歷史。我常常告戒自己要停止吸毒,至少要少吸一些,因為我每天吸得很多。然而, 事實上我的煙癮太大,使我自己難以自拔。自我煉法輪功兩月後,我戒煙的決心變得堅定起來。我明白,要麼繼續吸毒,要麼修煉法輪功,這兩者不能並存,而且我已感到修煉中的我正在經歷身體的清理過程,否則又將再次將自己陷入泥污中和平常一樣,在一個星期一,我去煉功點煉功,又和平常一樣,在煉法輪功前我沒有抽過毒煙,但這一次,我發現自己煉功後也沒有抽。而我並沒有告誡過自己必須停止吸,也沒有對自己說,停吸一天、兩天、或一段時聞;我真的就這樣停止吸大麻了。

第二天,我在煉功時,當煉到第五套功法時突然感到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就這樣躺在地板上,足足睡了五個小時,醒來時渾身是汗,好像是發熱,還感到頭疼,咽喉疼痛,這樣的發燒症狀延續了一週,直到又一個星期一,我到煉功點去煉功時才好起來。那晚,我輾轉反側,噩夢連連,我知道,這是一種清理過程,我等待,等待,等待它的結束;我等著等著……

五週過去了,我被噩夢折騰夠了,一天我對自己說:「這折騰夠了!」使我驚奇的是,惡夢停止了。這晚,我睡得很沉,噩夢只出現一到兩次。

我逐步能做到不用再迴避吸毒環境,也能繼續會見我的朋友們,證明我是真正地堅定起來了。和朋友們在一起時,他們吸著他們的大麻煙捲,我卻不吸。他們經常給我煙捲,而我則謝絕。為此他們真的敬佩我,有些人還感到驚奇,不能相信我說到做到。

然而,我自己不得不經歷真正的痛苦,我常常會產生這樣的念頭:「現在,我真想抽一支!」我知道,我所迷戀的就是給我帶來麻煩的卷著的煙草,然而,我最終還是能保持堅定,你無法想像我是多麼渴望重過純淨的生活啊!

我明白,這些是「過關」,每次考驗使修煉中的我向前跨越一步。逐步地,隨著我變得越來越堅定,這種考驗也變得越來越稀少。我也知道,我們必須在常人中磨煉心性而不是在寺廟中。現在,四個月過去了,我再也不需要煙草或大麻了。

如果在你們中間有人想戒煙,戒酒,戒藥,戒大麻,那麼不用多說,停掉就是了,老師會幫助你的。你將會過一些「關」,但你最終會成功,並強壯起來!

提高心性

向我停止吸毒以來,我注意到我的心性有了提高,煉功也有長進。我變得心境平靜,心靈得到淨化,正和老師在《轉法輪》中描述的一樣,我開了天目。我注意到,當我被我以前的朋友包圍時,我的法輪就轉得很厲害,我感到我自己似乎站在迷霧中,當我清醒過來時,我情不自禁地說: 「嗨!那是甚麼? 」那些經歷給了我對法輪功和李洪志老師的信心。

當然,我還用其他方法提高我的心性:如不要老是生氣,多做好事,多看光明的一面,不要心懷惡意。在遇到矛盾時,這些念頭總是首先進入我的腦際。

喜見師尊

另一次很關鍵的經歷是在1998年5月30和31日法蘭克福的大會中,李老師來了!我知道,人們不能見到老師本人,也能煉法輪功,因為老師有無數法身保護著我們.儘管這樣,我還是為見到老師而異常高興。對我來說,他光彩奪目,無比慈悲,我感到我和老師間有一種深切的聯繫。這掃除了我僅有的懷疑,使我更堅定甚至更樂意去修煉。功友們的發言幫助我在前進的道路上繼續去除執著心。

在那次週末後我回了家,我遇到了一些新鮮事:我的母親告訴我就在這個週末她所做的三個夢,這些夢使她也下決心修煉法輪功,為此我感到非常高興。我的兄弟和他的妻子正在尋找一個餐館,打算和我一同來開張。由於我一直正在尋找工作,我父親已幫我找了一份,這樣我就能掙點錢了。

大約一個月之後,我被邀請參加一個日內瓦的會議,以準備一次國際性的活動。當我置身於他們當中時,我感到我們是一個大家庭,這個家庭就是法輪功的大家庭,強大無比的大家庭。

我十分感謝李洪志老師為我們做的一切,以及每天給予我們的恩惠。


(歐洲學員丹尼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