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法輪大法日」天安門廣場護法記


【明慧網2001年6月4日】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和群眾都在以不同的形式慶祝這個偉大的節日。這一天,在中國的北京車站、各街道路口布滿了大量的警察和便衣,天安門廣場及四週警察、警車、武警、便衣、特務更是隨處可見,廣場上陰森恐怖。即使這樣,仍有約上千名大法弟子以各種不同的和平方式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明真相。

5月13日這天廣場上空不斷傳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洪亮聲音。大法弟子穿梭於遊動的人群中間,使那些便衣、特務無法判斷抓人。更震撼人心的是在天安門廣場頻頻出現的「 「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法輪大法清白」、「真善忍」等橫幅。這也是邪惡最怕見的,被抓的大多都是高舉橫幅的大法弟子。

我是下午3時被抓的,凡是沒有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都被集中到天安門派出所。警察一打開鐵欄門,我們受到裏面同修熱烈的鼓掌歡迎,我看到很多人臉上青一塊、紫一塊,有的被撕扯得不成樣子了,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弟子下巴處被警察打得4毫米深一寸多長的口子,流了很多血。同修們個個堅貞不屈,齊聲背誦師父的經文,一有新抓進來是學員被打,大家就齊呼:「窒息邪惡」、「打人犯法」。

到下午六時,除去被查出地址和被地方認出領走的,還有近五十人。他們把男女分開,準備將我們裝上兩輛客車拉走。我們抱成一團連成一體,不走不動。警察們揮起警棍大打出手,四五個警察打一個,用腳踩著一個二十來歲同修的頭,另四個用警棍用腳打他、踢他的腰、背、腿,凶殘地亂拉亂打。折騰了近半個小時,才逼著上完車,把女同修拉上一個大客車,把我們13個男的拉到一個中巴警車上。從天安門一開車我們就打開車窗向兩旁的群眾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直到門頭溝區公安分局喊了一路。我們想讓更多的人清醒,讓更多的世人明白呀!

到了北京門頭溝分局,又把我們分到各派出所進行刑訊姓名地址。我和一個20來歲的同修被分到軍莊派出所,有一個叫陳國威的警察〔警號045261〕和另兩個警察上來就對我們說:「大法的事你也別講,我也不信,也不愛聽,今晚的任務就是叫你們說出來京幹甚麼?叫甚麼名字?哪的人?快講出來大家都舒服省事,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堅決不說姓名、地址,只講來正法,名叫大法弟子,我們心平氣和地講宇宙的法理。早已聽得不耐煩的陳國威冷不防打了我兩個耳光,接著拳擊我的頭和胸,當時為之一震,但並不覺得怎麼痛。我們仍然不說,他就出去拿來電棍,突然對我們暴露的各個部位不時的電擊。把另一名同修電得四肢抽搐不止。他是個很文靜的大學生,倒在地板上一個勁地喘著氣。我們不配合邪惡,不講姓名、地址,寧吃苦頭,堅貞不屈。他們始終不能如願,又把我們拉回分局送進門頭溝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們想:我們不是犯人,我們沒有錯,我們是正法修煉,我們無罪。我們不執行他們的監規,不吃不喝抵制他們的邪惡鎮壓,要求無罪釋放。這裏的管教有的氣急敗壞邪惡的唆使犯人打我們,給我們帶頭罩,上手銬、腳鐐。從各個監號裏不時地傳出大法弟子被打的聲音。三天後開始絕食,不配合他們就打,直到把我打昏過去。他們讓醫生一量,心跳很快,血壓也很高,由於絕食身體很虛弱,幾乎天天暈板,他們怕我出事就把我放了。

在門頭溝分局和看守所裏,警察和犯人們看到了大法弟子們,堅修大法,寧死不屈;堅信大法,矢志不渝。他們也非常佩服。我們知道,是師父給了我們永生,給了這個宇宙不滅的希望,使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不斷精進,讓一切生命都能看到這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再現人間,蕩盡世間邪惡,法正人間。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這偉大的正法時刻,你若不能證實大法,實在枉生東土,背負了當初的誓約,你將永遠深深痛悔而無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