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天安門廣場護法行

【明慧網2001年2月1日】 一、走出人證實大法

我是大法一粒子,儘管做了一點講清真象證實大法的事,但一直未能走上天安門去正法。對比千千萬萬大法弟子捨生忘死用血肉之軀前仆後繼走上天安門正法、護法。我太有愧了!那麼我為甚麼不能走出去?根源是怕,怕失去可憐的名利情;怕承受不了。幾次要走都未能走成,心裏難受得不行。至春節前夕,我和伙伴終於衝破人的皮殼,踏上進京列車,一切是那樣自然、平常。--心存正念走出人,另一番天地。

大年初一,我們幾個大法弟子相約在金水橋,走進故宮展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大家一起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其場面感天動地。便衣將我們抓送天安門派出所,我們匯入更大粒子團中,大家共同高聲背誦《論語》、《洪吟》,高喊「窒息邪惡!鏟除邪惡!」後來警察開鐵門,大家一起往外衝,勢不可擋。但還是被困在鐵欄杆圍成的院子裏,公安調來大批武警看守著。----大法弟子心聲震撼宇宙,令邪惡膽戰心驚。

二、闖魔關抵制邪惡

  下午,公安將我們60多位大法弟子分男女,用大客車送往平谷縣拘留所.這裏地處偏僻,也更邪惡。惡警們知法犯法,對我們大法弟子一個一個嚴刑拷打,威逼我們說出姓名、住址,我們心存正念,寧死不配合,姓名:大法弟子;住址:四海為家。它們威逼形式:
1、毒打:用木棒、鐵棒打;用「爪子」抓;用腳踹。
2、吊銬:把我們雙手銬上掛在門上,雙腳離地吊起來。有的男弟子雙腳銬上倒過來吊,惡警還要不停地悠門,越悠手銬越緊,很多弟子鮮血直流。
3、灌涼水:惡警強行扒下弟子的鞋,雙腳固定在熱管子上,雙手銬住,從頭上;從脖子裏灌涼水,再打開窗用冷風吹,絕大多數弟子心存正念,闖過嚴刑拷打這一關。

惡警折磨大法弟子至凌晨兩點半,才把我們推進牢房。為了抵制邪惡A8牢房女弟子老少14人組成一個粒子團,用身軀冒死頂住門,要求停止行惡,無罪釋放。(牢門有兩層,外層鐵門它們能開,裏層門鐵筋構成,間距十公分)惡警成群進攻,打不開門,再換武警,還打不開,惡警們氣急敗壞,用鐵棒砸弟子頭,用手抓弟子頭髮和臉,前面3個弟子承受最大。3次攻不破後,它們想出更毒的辦法,用滅火器噴。這也無濟於事。

第五次,惡警用幾塊木板一點一點別開了門,它們從弟子頭上身上衝過來,再次狠命銬住我們,把我們一個一個拖進院子裏,用惡語罵著,取笑著,用皮鞋踢我們臉,給我們周身掛滿滅火器的白粉,有的弟子付出了更多鮮血。但大法弟子無所畏懼的悲壯行為,足以使惡警窒息,他們害怕了,承受最大的幾個弟子最先無罪釋放。──人從來沒有說了算過,人鬥不過神。

三、闖出魔窟找差距

  絕食第四天開始灌食,實質是更邪惡、更殘忍的折磨、迫害。惡警用「勞動號」(囚徒)兇狠的反銬住弟子的雙手,有的銬上了腳鐐,再把我們踹倒在水泥地上,強行插鼻管,再抓頭髮、拽手銬,把我們一個一個拖到院子裏,再踹倒在地上,灌豆水,之後我被惡徒拽手銬倒退著跑,手銬深深卡進肉裏。食管還在插著,我們無法講話,只在心底裏喊著:「窒息邪惡,鏟除邪惡!」這一關,絕大多數弟子闖過來了。絕食進入第六天,我們陸續被無罪釋放。----心存正念,闖出魔窟

我們這一次進京正法護法闖魔關,絕對不是我們個人修煉如何。我深切地真實地感受到了是師父時時刻刻在看護著,點悟著我們每一個弟子。每一關每一步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師父在繼續為我們承受,在幫助我們一個一個闖過生死關,而我付出的實在太少太少。法正人間的時刻近在眼前,未能走出來的弟子還有甚麼藉口再拖延呢?我們這一批弟子來自大連、山東、河南、安徽、威海、保定及南方省區。絕大多數是年輕弟子,

有的幾次進京護法,他們的正信正念、浩然正氣無私無我的境界,使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太大了。我要儘快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紮紮實實做好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工作,走好每一步。

(大陸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