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的呼聲敲響了新世紀的洪鐘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 2000年12月31日,我順利地在北京西站下了車,在通往旅館的路上,出租車司機告訴我,北京又來了不少煉法輪功的,他說他能看出來,用北京的一句方言說煉法輪功的人都「紮堆兒」。他還告訴我:「政府治不了法輪功,他們甚麼都不怕,抓到監獄裏也煉。」我笑了。來到旅館登記住宿,服務員執意要檢查人的背包,是否有大法傳單,說是派出所指示的,我笑著把包打開了,一樣一樣地往外拿東西,她反倒不好意思地說:「好了,不查了,我相信你」,又說:「沒辦法,法輪功太厲害了。」我馬上說:「他們可都是好人呢!」晚飯後,約8點多鐘,我漫步在這個旅館四週的大街小巷,貼了許多傳單小標語。早晨5點多鐘,又外出貼小標語,至到10點多鐘貼完最後一張,共約300多張。

元月一日十一點多鐘,我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是坐地鐵由地下通道上來的,在出口處除一、兩個警察外,還有四、五個男子,他們有意無意地打量著上來的遊人,後來的情況使我明白,他們是便衣或外地公安來此堵截大法弟子的。我大踏步地走向了廣場,廣場的人較多,但氣氛凝重,看不到人們臉上節日的歡笑,有一些陽光,但更多的是陰冷的風。警察布滿了廣場的各個角落,便衣混在遊人中,看似遊客,但他們的眼睛卻是賊溜溜地在人們的臉上、身上瞟來瞟去。當這種目光瞟向我時,我理都不理他,坦然的走著,嘴角掛著一絲笑意,這是內心慈悲、祥和的外露,也是對邪惡者的輕蔑。這時人群開始湧動圍了過去,我也奔了過去,只見一輛白色警車旁邊站著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大法弟子,她正與警察說著甚麼,沒等說完,便被推搡著上了車。這時我才發現有很多輛白色警車停在廣場中或周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不遠處響起了幾個女弟子的呼聲,湧動的人群又圍了過去,只見四、五個警察把三個女弟子摔倒在地,踢著、打著她們,又有許多警察和便衣站成一圈阻止遊人進入,我擠在最前排,制止說:「別打人啊,打人是犯法的,快鬆手!」旁邊的一個女的也小聲應和著說:「就是嘛。」這時一個警察衝我們喊道:「你幹甚麼的?」我沒理他,但是他施惡的手卻放鬆了些,這時那幾位女弟子依然在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圍觀的人群中立即有幾個男弟子隨即高呼:「法輪大法好!」「就是好!」隨著聲聲巨響,廣場的各處均響起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還李老師清白!」的呼聲,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弟子被惡警壓在地上,嘴裏還在說:「還我老師清白!」警察立即忙得東竄西跳、抓人施惡。

遠處六十多歲的男弟子被三個惡警用手壓著脖頸,扭著胳膊踢打著,但他還在喊:「法輪大法好!」。一位年青男弟子,拿著橫幅衝著人群跑過去,但很快就被抓住了,被一群惡警踢打著,遊人裏有更多的便衣。一位學者風範的中年男子,個子很高,被警察扭打著,但他嘴裏依然喊著:「法輪大法好!」我觀察到,警察和便衣抓住人,先壓脖頸,後捂嘴不讓說話或摔倒踢打大法弟子。看來它們很怕大法弟子講真相的聲音。這時有兩個女孩,大的十七,八歲,小的十二、三歲,被便衣逼問:「法輪功是xx。」女孩不說,便被推上了車,也不知這兩女孩是遊客,還是大法弟子。便衣又轉向幾個圍觀者逼問:「法輪功是xx」,沒有人理睬他。又見車窗口被打開,大法弟子揮舞著手中的橫幅,高呼著:「法輪大法好!」,很快被惡警從車窗拽回,有人說警察在車裏狠打大法弟子們,還說那邊的地上已經流了一片血。又見一位風塵僕僕遠道而來,身材瘦小的年輕母親,背上背著一個幾個月的孩子,手裏領著一個三歲左右的孩子,被便衣押了過來,此時我雖然沒有聽到、看到她高呼:「法輪大法好!」的壯觀場面,但是,年輕母親祥和的情態、紅潤的臉膛、穩健翩然而來的風采,這不正是修成無私無我正覺的「未來佛、道、神」的真實所在嗎?是的,「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這時遠處又響起了一位女弟子的響亮的「法輪大法好」的呼聲。不久的將來,更多的人會領會到,天安門廣場上大法弟子發出的這些聲音是多麼地振聾發聵,氣魄超凡。這聲音劃破了天安門廣場沉寂的上空,敲響了新世紀的洪鐘,這鐘聲在宇宙中轟鳴著,喚醒著人世間沉睡的萬物,引導著善良的人走向「真、善、忍」。

惡匪們殘暴毆打我的同修,使我激憤,這就是剛剛元月五日晚間新聞聯播對著所有中國老百姓所說的「說服、教育」的方式,這種謊言在事實面前不攻自破,所以它們在一邊施暴一邊不顧一國百姓的生計,耗費巨資、動用無數人力掩蓋真相、造謠傳謠。基層領導曾忠實地向我們這些大法弟子傳遞上級指示:對煉法輪功的怎麼處理都不犯法。這在國人中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堂堂中央台撒著彌天大謊,連中國人自己都要恥笑。這就是江氏所說的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

圍觀者們的木然使我心寒。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很多中國人看著中國人殘害中國人,卻表現的似舊中國的中國人表情無二致。這歷史是怎麼了,竟倒退了70年,中國人的良心在哪裏?中國人權的希望在哪裏?

我所見的,只有一位穿紅大衣的年輕女士,能大膽地上前阻止那個施惡者:「別打人啊!別打人!快鬆手!」那個施惡者馬上鬆了手。如果多一些這樣善良、正義的中國人就好了。

在廣場周邊有四、五個男子交談著:近日年輕的來的多,我知道他們是指大法弟子,就湊上去與其交談,才知他們是昨晚二點來廣場的便衣。我善意、委婉地告訴他們,要善待法輪功,吸取文革教訓,給自己留後路,他不無感慨地說:「怎麼都這麼說呢!」看來「善待法輪功」已漸漸在他們中間感召了一部份人。便衣中也有善良人,他們幾個不積極參與抓人施暴,卻在一旁閒聊,正說明這一點。他們還說大法弟子表情太嚴肅,是很容易辨別的。記得師尊曾說過「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如果大家再笑起來點,是不是在天安門廣場上證實大法的效果會更好呢?

我還聽到遊人遺憾地說,沒看到法輪在空中出現,看來有的遊人到廣場不只是觀光,更主要是想能一睹法輪顯現的神奇和大法弟子的壯舉,這正說明大法已深入人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