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廣場天安門廣場綜合報導(續)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4日】10月1日早7點多左右天安門武警開始清場,當時有幾輛環衛的清掃車在中間轉悠驅趕人群,很多學員不願離去,武警用公交大客車裝被抓的學員,很多學員是當時在廣場上大喊:「法輪大法好!」而被帶上車的,有意思的是幾輛客車裝滿弟子後不是馬上開走,而是繞天安門廣場轉圈,車上的學員趁機向遊人大喊:「法輪大法好!」。學員被直接帶到位於昌平縣小湯山的東城區看守所,再由各地的公安人員來辨認當地的學員,辨認出的被直接帶走,其他不報姓名的學員被分配到朝陽等各區的看守所關押。北京有一些年齡較大的,警察問他們有病嗎?當學員回答以前有過甚麼病後,就被所在地派出所接回,在派出所關押一夜,今天被放出。

有的山東學員是看了明慧網《告江》一文後,步行9天9夜來到北京天安門的。



"十一"軍隊悄悄進入天安門

1、廣場"十一"再流血

10月1日清晨,我來到天安門廣場。十一的廣場遊人如織,廣場上布滿了便衣和警察,他們肆無忌憚地搜翻遊人的各種背包和挎包,引起了許多遊客的極大反感。我看到廣場上也來了許多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由於十一前全國範圍內開始新一輪的鎮壓法輪功活動,許多弟子非法被抓、被臨時關押,激起了各地弟子前往北京向中央政府的和平請願。8:30左右,廣場上出現了第一個法輪大法的橫幅,立刻廣場上的很多弟子站了出來。便衣、警察立即撲向這些善良的人群,拳打、腳踢,雨點般地落到了這些「打不還手」的大法弟子身上。「警察不許打人!」我喊了一聲,隨即我就挨了一拳;「法輪大法好!」我高聲地叫道,又一名警察衝了過來,惡狠狠地揪住了我的衣服,並使勁地拽著,我的上衣被撕碎了。一名警察揮拳向一名中年婦女的臉上打去,「砰!」的一聲,這名婦女應聲倒下,良久才爬起,滿臉是血;幾名警察圍打一名年邁的老者,直至血流滿面。「警察憑甚麼這樣打人!」終於有一名遊客喊出了正義之聲。

2、軍隊進入天安門

10月1日晚上7:00以後,從外地調來的軍隊悄悄地進入天安門廣場的周圍。在歷史博物館沿街的樹林裏、在流動廁所的背後和其它一些陰暗的角落裏,埋伏著密密麻麻的解放軍。他們看上去很像是剛入伍不久的新兵,看來喪心病狂的江澤民還想造下更大的罪惡。

大陸弟子供稿
2000.10.3.



十一天安門廣場目擊紀實

本應是秋高氣爽的季節,一改往年碧空萬里的天氣,一早起來天空渾灰黯然。

七點多鐘廣場已經是人山人海,大約到八點我繞過紀念碑走向國旗方向,這時的廣場遊人熙攘,在國旗下不遠的地方有兩個警察在盤問幾個坐在地上外表樸實的中年婦女,經過一番理論,他們還是帶走了兩位他們認為是「法輪功」的中老年婦女,雖然她們說:「我們坐在這也沒違法……」。忽然在這時十幾個剃著小平頭的便衣以衝刺的速度引起一陣騷亂,他們衝向十幾個打著一副大法橫幅的「法輪功」弟子,便衣警察和剛剛換上黑色制服的警察、還有他們僱用的流氓惡狠狠地毆打著緊握橫幅不放的弟子,遊人們都圍上來了,警車也開了過來,他們邊驅趕遊客,邊沒頭沒腦的把打倒的弟子塞上警車。弟子們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有的弟子又從車窗跳出來,穿著醒目的印有「真、善、忍」的黃色T恤,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弟子都站起來!」,惡警和流氓都衝了過來……,這時圍觀的人群背後有聽到「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十幾個弟子又打出一條橫幅,徹底失去人性的便衣武警兇惡無比,對這些善良的比他們父母還要年長的老人、比他們弟妹還要年幼的孩子大打出手,揮舞著拳頭嚇得遊客前後不知所措地亂跑……,廣場頓時一片混亂。

在國旗下開始越來越多的弟子打出了橫幅、拋洒著傳單,警察和便衣開始驅趕遊客離開廣場,圈子越來越大,中間是打著橫幅高喊著大法好的弟子與惡狠狠地揮著拳頭的警察,突然國旗的東面外圍一陣「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呼聲像潮水一樣震驚了人群,整個一面像牆塌了一樣,從驅趕的群眾中有近百名大法弟子又衝向中心。大批的武警部隊從廣場以外調來了,整個廣場一片法西斯似的暴行,廣場戒嚴了,圈子擴大到紀念碑下,從四面八方都有大批弟子衝向中心,圈子以外的地下通道等地方都塞滿了太多無法疏散的遊客。這觸目驚心的一幕被許多人攝錄下來,雖然在人群中的便衣強迫遊客將膠卷曝光。

在紀念碑東邊的車輛出入口,一輛輛事先準備好的大客車駛向廣場中心。目睹了這一殘酷暴行的圍觀群眾不少都掩面嗚嗚痛哭,然而這些有良知的群眾也即刻被「維持秩序」的便衣、武警當作抓捕對像架入圈內,那些被僱用的流氓對圍觀的群眾挑釁似的邊狠狠推搡、邊叫嚷「有甚麼好看的,你也想進去嗎,不服就進去……」。有幾位中年婦女從容地推開人群走向廣場的客車。

廣場中心開來的一隊隊武裝警察部隊肆虐的對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一輛輛裝滿大法弟子的客車衝散人群駛出廣場,車內的弟子有的流著淚對著窗外高聲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叫人做好人!」,有的面帶微笑雙手向窗外合十。一輛車中又拋出傳單,還有的從窗子打出「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車內的警察窮凶惡極地從學員們的頭上爬過試圖搶下橫幅,雖然狼狽得丟了帽子也未搶下,這時車外的警察也跑過來搶,弟子們牢牢握著不放,車子開出廣場也沒見他們搶下來。接連十餘輛大客車、十餘輛警車駛出了廣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的驚天動地的人間正法又譜寫了一部偉大的篇章。歷史將會記住今天。

九點二十分左右廣場的部隊集合了,士兵一個個累得滿頭大汗。廣場又開放了,

局部還在驅趕著圍觀群眾,不時還有弟子向世人高呼「法輪大法好」,隨即一輛「依維柯」警車疾駛過去……;兩名年輕的弟子飛快的站到一輛打掃廣場的鐵箱上高高的揮舞雙臂向人群呼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是正法!」,令還在喘息的警察防不勝防,他們圍上來氣急敗壞地拽我們的學員,邊埋怨著推著清潔工人不幫他們看著點……。

天上開始落下細雨。一直到近下午筆者離開廣場,那輛「依維柯」警車還在不時地從一個角落衝向另一個角落……

下午三點二十分左右灰暗的天空開始露出太陽,但北京的空氣中還是夾雜著未散盡的混濁。

第二天,大霧瀰漫著北京城。

目擊者 10月2日凌晨



殘酷鎮壓驚人心

北京,2000年十月一日,天空陰暗,天安門廣場人如潮湧,上午8時許,在向國旗行完莊嚴的注目禮後,懷著對祖國的熱愛、對民族的責任和對宇宙真理的堅定,廣場上開始出現和平請願的法輪功群眾,他(她)們默默舉起手中寫著「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等字樣的橫幅,抗議江澤民等邪惡之徒一年來對法輪功群眾的喪失人性的殘酷鎮壓,要求還廣大的法輪功群眾以公道。他(她)們隨即遭到了身著黑色制服的警察和便衣的殘酷鎮壓,鎮壓者身強力壯如惡狼一般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和平善良的法輪功群眾沒頭沒臉的拳打腳踢,一位年邁的老年婦女被一個強壯的警察抓住兩腳在地下到拖著,從地下通道口一直拖進囚車,距離長達百餘米,圍觀的人都感到揪心:天安門廣場粗糙無情的地面不得把老太太的身體磨爛了啊!許多婦女被揪著頭髮拖進囚車,大把大把的頭髮被抓脫,其中包括一位懷抱嬰兒的婦女;儘管面對殘暴的鎮壓,還是有更多的法輪功群眾不畏強暴勇敢的站了出來,鎮壓持續了近一個小時,天安門廣場的地上留下了善良無辜的法輪功群眾的鮮血!在這一過程中被捕的法輪功群眾有千餘人,他們被囚車拉到前門旁邊的一個商場前集中,後去向不明。廣場戒嚴了一個多小時,在清掃完鎮壓的痕跡後重又開放,但是廣場上還不斷出現和平請願的法輪功群眾,鎮壓一直在持續著......

天安門廣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象徵,是人民的廣場,但是,在江澤民等少數幾個邪惡之徒禍害下,竟成了殘酷鎮壓和平善良的人民的地方,部份法輪功群眾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是被逼無奈的選擇,一年來,上億的法輪功群眾遭到了江澤民一夥的邪惡鎮壓,已完全沒有任何說話的地方,合法權利被剝奪一空,在天安門廣場的這種需要付出巨大代價的和平請願,正是要揭露江澤民一夥的罪行,避免國家和人民被江澤民一夥拖入災難的深淵!

在天安門東側觀禮台的下面,隱藏著鎮壓者的指揮中心,從被無意中打開的門外可以看到裏面一排排的監視屏幕,不斷切換著廣場上觸目驚心的鎮壓場面,十幾個頭目在不斷發布著命令指揮鎮壓。一邊是和平善良、勤懇工作養活著鎮壓者的人民大眾,一邊是拿人民和國家的財產用最現代化的設備武裝起來的鎮壓者,哪個是正義的,哪個是邪惡的?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善良的人們還不能辨別嗎?中國政府的領導者們,你們還能讓江澤民等幾個邪惡之徒再繼續禍國殃民下去嗎!!!

天安門廣場的鎮壓還在繼續著,善良的人啊,請用你們的真心去判斷這一切,願天下有緣人識正邪,得真經,從善如流。三尺頭上有神靈,上天在看著那!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2000-10-2



波瀾壯闊的「十一」天安門廣場護法紀

「十一」的北京從清晨開始就零星地灑落著雨滴,天安門廣場從9月30日夜晚開始就擠滿了人,還有陸續的人群不斷進入到廣場。許多面色凝重,神態安詳的人一看就與眾不同,他們在人群中無心欣賞廣場上為迎「十一」而擺放的花卉圖案,而是在默默地打量著一些看起來和他們一樣的人們,有時也相互致以會意的微笑。8點30分左右一群山東大法弟子首先在國旗附近打出了大法橫幅,緊接著不斷有大法弟子站出來或打出橫幅或煉功,雖然大批警察和便衣馬上趕到,可是一時間多處出現的大法弟子竟使得他們如臨大敵一般,立刻調集大批武警對廣場實行了戒嚴,只許遊人出,不許遊人進,許多失望被迫離開的中外遊客都目睹了中共江澤民當局這一色厲內荏的愚蠢舉動──其實他們都不過是一些手無寸鐵的善良的人們,有甚麼可值得如此興師動眾呢?

廣場上的遊人很快就被壓縮到了廣場的四周,廣場中心被警戒出了一大片空地,裏面停放著警車和專門用來裝大法弟子的大巴。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警戒線內排列著許多20多歲著便裝的年青人,個個滿臉兇氣,他們20多人排成兩排對人群嚴密觀察,一旦站好發現有人打出橫幅或煉功立即蜂擁而上大打出手,暴行後仍按原隊站好。無論是年長的老人還是跟隨父母的小弟子們都不放過。有一位男功友被這伙暴徒打昏了過去,他們竟然一人拉一隻胳膊把這位功友拖上車,這位只穿著單薄短袖上衣的功友全身著地,被拖了二十多米遠,不知會被他們拖成甚麼樣。還有一位身著警服的功友,席地雙盤,幾名暴徒衝過來又打又踩,可是這位功友的雙腿還是緊緊地盤著。

圍觀的人群中不斷暴發出怒斥這伙暴徒的呼聲,可是那些魔迷心竅的傢伙們不但聽不進去反而大聲咆哮:「你們是不是也是煉法輪功的?你們要是也上車!」或直接衝入人群拖出他們認為可疑的人(這一幕不禁使人想起當年的侵華日軍搜查八路軍)。警察還嚴密監視那些帶照相機的人,並不斷蠻橫地高叫:「不許拍照!」一旦發現有人拍照,輕則將膠片曝光,重則把照相機砸壞。這也就更徹底地曝露了江澤民一夥心虛的醜惡嘴臉。一些外國遊客也在這伙暴徒的淫威下被迫打開照相機蓋,一邊無奈地搖著頭一邊取出膠片。不過我相信此次中國之行江澤民一夥這種瘋狂舉止一定會在他們心裏留下更加深刻的「美好印象」。那麼再無恥的謊稱:「法輪功敗壞了國家形象」,也只會多添些世人的笑料罷了。

一輛輛滿裝大法弟子的大巴在人群中駛離了廣場,一路上車內的大法弟子一直向著圍觀人群發出令人震聵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願這些偉大的以生命護法的弟子們的呼聲能夠讓世人猛醒,能夠讓江澤民一夥的卑劣惡行昭然於天下,能夠讓萬惡的邪魔在這正法的呼聲中早日滅亡!

這些大法弟子被送到了昌平收容所,其中一部份又被轉送到順義等其它地方,在收容所裏全體大法弟子一陣又一陣地暴發出雷鳴般的呼聲,雖然邪魔的爪牙們不斷喝止,可是呼聲未被他們制止,他們自己倒是在這正法的呼聲中心虛地顫抖。

目前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和善良的人們都正在密切地注視著中國江澤民當局最終將對這些無辜善良的大法弟子們如何處置。

一大陸大法弟子 2000/10/2



10.1天安門廣場見聞

我是大約早上8:00左右趕到廣場的,那時人已經相當多了,還沒有戒嚴。廣場上除了增加擺放了花卉、孫中山像和奧運與國慶雕塑及音樂噴泉等,就是熙熙攘攘的行人,摩肩接踵好像鬧市一樣。天陰沉沉的,路上司機納悶的告訴我昨天明明預報說今天是晴天,怎麼今天會是陰天呢?我笑笑,沒說甚麼。

我從廣場西側開始繞廣場尋找學員。首先看到在兩邊花卉圍欄前坐著大約二十幾個外地打扮的人,大部份是婦女,她們神態安祥,一言不發,警覺地看著路上的行人,她們是大法弟子,其中有幾個是瀋陽來的。幾個便衣盤問她們,她們有的不吱聲,有的轉身走了。除此我還看到在廣場東北角的地下通道口處有一群人也很像是大法學員。還有幾處,都是一群群的。當我繞著廣場一圈看完之後,差不多是8:40分左右。

出乎我意外的是廣場上的警察和便衣不是特別多。警察改成了黑色制服,它們拿著步話機,衣服的袖標上字樣為「中國警察」而非以往的「人民公安」。我想可能當局多少有點懼怕吧,大轎車也比平時多了好多輛。

大約9:00時分,在廣場旗桿南側出現動靜,我趕緊過去,看見有十幾個弟子展開了幾面橫幅。人群中立即竄出幾個便衣上前扭打功友、撕扯橫幅。又過來幾個黑色的警察,同時有一輛「依維柯」車也開了過來。就見警察和便衣瘋狂地搶奪弟子手中的橫幅、毆打弟子,往車上推、拽。有的弟子倒在了地上,有的弟子爬起來之後又被打倒。同時有的又從車上下來,有的弟子把橫幅又重新搶到手裏打開,連綿不斷。由於警察猝不及防,人手少,同時人群中又不斷地有弟子衝出來加入到護法的行列之中,使得警察顧此失彼、狼狽不堪。他們一邊對付大法弟子,一邊還要驅散圍觀群眾,一邊還用步話機招呼其它警察,整個場面顯得異常緊張、激烈,混亂不堪,整個廣場上的人都圍在那裏看,水泄不通。應該說,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了,他們都被這個神聖壯觀的場面驚呆了。人們沒有語言、沒有表情,站在那裏靜靜地看著,隨著警察的推搡本能而又極不情願地往後退著。同時夾在人群中的弟子又不斷地湧出人群,拉起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總之整個場面極其壯觀,此起彼伏,這樣站出來的弟子大約有300~400人,裝滿了三輛大巴,在警車的呼嘯聲中向廣場外駛去。有的弟子從車窗中伸出手來招手,有的對著車外大喊「法輪大法好!」,有的激動不已、淚流滿面。大巴駛去之後,廣場進行了清掃,解除了戒嚴。但天空卻陰沉得更加厲害了,濛濛的,並開始飄落起綿綿無聲的細雨。行人又開始了匆匆的遊覽,廣場又恢復了熙熙攘攘的場面。

大陸弟子 2000年10月3日



國慶見聞

時間:北京時間2000年10月1日(星期日) 地點:天安門廣場

今日的天安門廣場格外熱鬧,天安門城樓前與廣場上人頭攢動,如此大面積、高密度的人群可謂罕見。而這其中不只是遊客,還有一年多來從未間斷過的向世人證實大法的弟子。當然也不乏試圖掩蓋這一切的國家警察與便衣。

上午十時許,在紀念碑正前方、廣場正中央突然間人群迅速地圍起一個直徑約十幾米的圈,裏三層外三層,內側由武警將人群攔住,禁止靠近。隨即兩輛警車穿過人群駛入,人群中議論著「是法輪功在抗議」。經過一段時間,兩輛滿載著大法弟子的警車開出,車窗內警察仍在揮拳打人,隨著「法輪大法好」的呼喊聲,警車穿過廣場開走了。圍觀的人們剛剛平靜下來,廣場的另一端又騷動起來。警車在行駛、無數便衣在跑動,那裏又圍起一群人。只見有的被推上車,有的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瘋狂的警察大打出手,車上又是滿滿一車人。人們望著警車開走時,車窗內一位弟子抱著個不滿週歲的幼兒,圍觀的人憤憤不平,車下殘留著一隻鞋。

就這樣,人群在此起彼伏地圍起,警車在人流中不停地穿行,一個上午從未間斷。

據悉,昨天晚上就有大量警車在廣場周圍,不知當時曾發生過甚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