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神聖的誓言


【明慧網2001年1月28日】 2000年12月27日上午11:20,我和同修功友們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在天安門廣場上高高舉起!並同聲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我們正在高呼著,幾個便衣氣急敗壞地向我們撲了過來,我與另一功友分開邊跑邊高呼:「法輪大法好!」儘量不讓邪惡帶走。我向天安門前馬路上跑去,他們追不上我,就叫來了一輛警車追我,警車來勢非常兇猛,並直接朝我身上撞,接連兩次我都是死裏逃生,後來又叫一輛摩托車更兇猛快速地想撞我,又被我多次閃開,當時情景我無法用語言表述,正如師父說的:「但是從目前邪惡的表現來看,它們已經人性全無、正念無存」(《忍無可忍》)。最後警車、摩托車,以及周圍來了很多警察才將我圍在天安門廣場前的馬路上,並惡狠狠地將我打倒在地,拳頭、皮靴像雨點般地打來,警棍紛紛打在我的臉上、身上。當時我心一橫:「打死就打死,以生命護法」。當這一念一出,邪惡的警察再怎麼打也不覺得痛了,只是臉腫起不停地流血。打了一陣子,邪惡的警察看我一聲沒吭,就開始拉我的上衣在地下拖著走,向天安門前警車拖去。拖我時,內襯衣拉緊了,領子卡得我不能呼吸了,再拖下去就會憋死我,我內心又有一念:「死就死了,以生命護法」。這一念又一次發出,扣子自然崩開,我又死裏重生了。這時猛然悟到放下生死不等於真的死掉了。

警車將我送到天安門派出所。一進去,裏面已經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還有不是煉法輪功的善良的老百姓也被關進來了。他們都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我,當看到我傷勢很重,都非常關心,並高呼「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窒息邪惡」,「不准警察打人」……,弟子們還一起齊聲背頌《洪吟》,經文等。我看到功友們的浩然正氣,心裏感到無比的高興!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它們又用警車將我們裝了大約50多人拉入懷柔縣臨時關押我們的破舊車間。一進裏面就來了一群邪惡警察及地痞流氓拖著我們就毒打,周圍還布滿了30多個身穿共和國軍裝手拿警棍的人。它們一邊毒打,一邊對我們像勞改犯一樣,有的上腳鐐,有的灌藥,將我們強行編號,非法搜身、刑訊,並強行照相、取指紋。

一位年歲大一點的警察審問我:「你叫甚麼名字?」
我說:「這我不能告訴你。」
「聽你口音你是南方哪個省的?」
「不能告訴你。」
「你家裏有多少人?」
「這我可以告訴你。我家上有父母快七十歲了,下有兩個小孩,還有愛人共六口人。」
「你到天安門幹了些甚麼?」
「來證實大法好!高呼‘法輪大法好!’,並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在天安門廣場上高高舉起。」
「你是哪年修煉法輪大法的?」
「98年3月開始修煉至今。」
「你臉傷是誰打的?」
「是天安門警察打的。」
……
「你不講地方我怎麼放你回家?」
「法不正過來我不回家。」最後我說:「中央領導怎麼這樣叫人民警察打手無寸鐵的善良人民呢?」
「…,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我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

到下午6:20,突然有人喊我的編號,沒想到把我放了出來,一起出來的還有七八十歲和六十歲的老人,還有十幾歲的小孩。多邪惡呀!它們連老人和小孩都不放過地迫害

從魔窟中出來,我想回家還要做講清真相的工作,就把所有的錢買了回家鄉的車票,下車後已身無分文,離家還有很遠的路,當時我已經一天一夜沒吃沒喝,我一連走了十三個小時,到了臨縣一個功友家,把我的經歷講給他們聽,他們都哭了,我也哭了,我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承擔了一切給了我們今天修煉的機緣,讓我實現了要在天安門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高舉起的神聖誓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