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特大慘案--吉林市勞教所毒打95名大法弟子致使45人重傷10幾人休克

【明慧網2001年6月17日】2001年3月14日,對吉林市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180名法輪功學員來說,是一個血雨腥風的悲慘日子。就在此日的九點多鐘開始,勞教所的不法警察,在大隊長的親自指揮下,開始毒打被關押在四樓的大法弟子;下午一點多鐘開始毒打被關押在三樓的嚴管班和二樓的寬鬆班的大法弟子,一直打到下午四點多鐘。據確切數字:被打大法弟子達95人之多,重傷者45人,被打休克的10幾人,其中幾人被打破腦袋流血不止,一名大法弟子被打斷一根肋骨,一名弟子生命垂危送醫院搶救。

這次慘案的發生是從3月7日勞教所組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大隊開始的。打、罵大法弟子在吉林市勞教所是司空見慣的事,不次於打罵的還有"上坐"的體罰。暴徒們採用的體罰辦法是違反人體結構、古今中外沒有的"坐"法,他們叫"軋"起來,即30幾人在不到5米長的睡鋪上,一個接一個的腿伸直,後一個人的小腹緊貼在前一個人的後背,兩腿在前一個人的兩邊伸直,既難看又殘酷,從早起到晚上9、10點鐘睡覺,不分節假日,除大小便,吃飯外一天坐15-17個小時。在所謂大隊成立當天的下午,被非法關押在嚴管中隊(大隊分嚴管、普管、寬鬆三個中隊)二班的潘兆文在"上坐"時,就沒有伸直腿而是散盤著,班長叫他"軋上"伸直,他找隊長反映自己的要求,沒想到管教室警察沒容他說就給了一頓電棍,壓在地上,眼角邊撞了一條2寸長的口子,流血不止。功友們一看暴徒們打人,全體功友晚上都不吃飯了,抗議嚴管中隊韓晶等暴徒的違法犯罪行為。絕食兩天中隊警察拒不承認罪行,副隊長張立出面從中調和,找了五名功友直接跟大隊長交涉,交涉的結果是大隊長梁某承認打人不對,保證以後不再發生類似事件(後來改口盡最大努力不發生打人事件)。嚴管一班被關押的功友停止了絕食。沒想到問題剛解決了3天,11日晚9點,從四樓傳來了打人聲和功友的喊叫聲。功友12、13日兩天找大隊,大隊不理,功友深感上當受騙,二樓寬鬆班、三樓嚴管班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先後停止吃飯,支持四樓普管班被非法關押的功友。

到了14日上午九點來鐘開始從四樓傳來了打罵、喊叫聲,聲音越來越大,二三樓的功友知道這下是真正的大打出手了,一齊義正詞嚴地喊出了"不准打人!""打人犯法!"等等,喊聲震撼了整個大樓,整整持續了近一個小時,四樓停止了喊叫打罵聲。可是沉默了不到半個小時,第二次響起了咚咚的棍棒聲摻雜著喊叫聲,一直到中午十一點半左右才結束。這說明四樓兩個班被非法關押的功友無一倖免。事後知道四樓普管兩個班被關押的70多名功友中,35名功友被拉到管教室,大都被暴徒剝光了衣服用電棍、狼牙棒等凶器折磨。其中功友白晶志被打斷了一根肋骨,急忙送衛生所。功友宋文明頭上、後背、臀部挨了幾十電棍和狼牙棒,被打的昏迷不醒,幾天側臥在床上起不來。類似宋文明這樣的重傷12名左右。

14日下午一點多鐘,由教育科科長趙勛、管理科科長鄭某帶領三個中隊的隊長及大隊的五、六名身強力壯的管教兇神惡煞似的闖進了嚴管一班,咬牙切齒的嚷道:"叫你們喊,叫你們不吃飯!"拿著閃著火花的電棍來打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高喊:"不准打人!""大法是正法!""煉功無罪!"這時邪惡之徒手打、腳踢、狼牙棒打,全上來了,把19名功友連拖帶推帶架地弄到了管教室。開始還聽到功友的喊聲,後來只聽到咚咚的棍棒聲。梁大隊長坐在一邊指揮五、六個管教打一個人,剝光衣服,一個人踩著腦袋或脖子,兩個人摁著腿腳,兩邊一邊一個管教掄棒子打,這邊的打累了那邊接著打,一直打得叫不出聲或點頭答應吃飯了方停下。第一個挨打的是牛津慧,開始怎麼打他就是盤腿疊著手印,幾名管教打一頓頭胸後背,問他還打不打坐?他就是不吱聲,打了一頓,也按不倒他,摁倒了再坐起來,累的幾個管教汗流滿面,呼呼直喘。後來又上來了幾名管教才搬倒了他。最後直到打得他失去知覺,暴徒怕出人命擔責任,急忙把他抬上車送醫院搶救。至今十天過去了還沒回來,是死是活還不知道。第二個被打的是功友李強,一個管教舉起灌滿鉛的狼牙棒照李強的腦袋打去,李強一下就失去了知覺,梁大隊長怕出人命交代不起,急忙說:"打屁股,照屁股給我狠狠地打!"三名管教摁著,兩名管教掄流打,打了一頓,問李強還絕不絕食,李強也不回答,又繼續打,負責急救的兩名護士在旁邊說話了:"別打了,人快沒氣了!"這時兩名打手才停下來。等李強醒過來了,被兩名功友架著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臉直冒虛汗,又昏睡過去,功友叫醒了他又迷昏過去,一直迷昏了一個多小時。類似李強這種狀態的還有付洪偉、侯佔海、李慶如、郭佔德等,沒挨打的功友都含著淚瞅著他們被打焦的紫黑色的屁股和後背,輕輕的用衛生紙擦著傷處流的血。

暴徒們在打三樓嚴管一班被非法關押的功友的同時,也對二樓40名絕食的功友拳打腳踢,電棍電擊,另外還對六名功友強制灌食。40名功友全部被打,無一倖免,其中劉長和被打的滿腦袋流血,尚春光後背、屁股被打30多棍,二樓像他們這樣受重傷的有8名功友。

做賊心虛,暴徒們知道他們的惡行是違法犯罪行為,所以全看守所一律停止接待探視,包括所有的犯人,無一例外。對法輪功學員徹底搜身,以前是搜經文,現在連一張白紙、一根油筆都不放過。暴徒們說他們吸取了2000年打死大法弟子李再亟被上網曝光的教訓。李再亟火化的前一天,邪惡勢力把全市派出所的民警都動員起來,看好派出所管轄範圍內的大法學員,不准他們上街,有的派出所乾脆把自己管轄的大法學員集中起來,就這樣還調動了200多名幹警給李再亟"送葬"和守衛殯葬館。外國記者到勞教所來訪李再亟的死因,弄得勞教所在國內外名聲狼籍。所以這次這麼大的慘案要曝光就更不可想像,所以歹徒們才特別小心嚴密地封鎖消息。

然而紙裏包不住火的,事情發生不到三天,看守所大門外就擠滿了探視的家屬,她們大聲質問:為甚麼不讓接見?!接待室大門緊閉,她們就繞到圍牆高處看,管教拿著電棍呲呲地放著火花攆她們。她們氣憤地說:"這是甚麼世道,連舊社會日偽時期也不能不讓探視,我們要告你們!"歹徒們封鎖了大法弟子和刑事犯通向所外的消息,還得封住全所200名幹警家屬的嘴。不少幹警打完功友的第二天就假惺惺地向功友道歉:"你們是好人,我知道!但工作所迫沒辦法。"不到一週歹徒們的犯罪行為就轟動了吉林市。歹徒們為防備像李再亟那樣引來國際媒體的曝光,所以又採取了第二步措施,於3月17日早上一上班就宣布了50名他們認為打的最重的所謂頑固分子,分流到省內其他勞教所。僅僅20分鐘就打行李上車拉去,兩台大客分別奔上吉長、吉沈高速公路。事後知道第一車25位大法弟子中被送到遼源勞教所15名,另10名被送到通化勞教所。另一車大法弟子據說是被關押到四平和飲馬河勞教所。

在野蠻毒打大法學員的當天晚上,梁大隊長分別到各班作了簡短的恬不知恥的講話。他說:"我梁某沒有膽量擅自決定這樣對待你們,這也是得到上級允許才不得已而為之。"到底他所說經上司的允許指的是哪一級上司允許,我們不得而知。但眾所周知,邪惡勢力在人間的總頭子就是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

李洪志老師在《排除干擾》中講了:"無論甚麼人在世上幹了甚麼壞事,都得自己償還。"

正告吉林市勞教所的暴徒們:「人權惡棍」江澤民的罪惡一定會得到正義的懲罰,但你們的罪惡必須由你們自己償還。大法弟子遍布全球,除非你們已遭天譴,否則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無法逃脫正義的審判!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