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警學員似一家」的背後

【明慧網2001年4月5日】 在新世紀「文明古國」的吉林市勞教所裏發生了這樣一些事。2001年3月9日已經勞教期到期的大法學員陳德喜,到管教室問管教科科長劉勛(多次毆打大法學員),為甚麼到期不放,劉勛對他說:「你決裂了嗎?決裂再跟我談到不到期,不決裂就不到期。」並口吐髒話罵陳德喜,陳見他罵人,就說:「你這麼大的管理科長怎麼罵人呢?」劉勛說:「我就罵你怎麼的,還打你呢。」說完就踢陳一頓。陳德喜回來後跟功友說了此事,大家就再次求見所領導。3月12日下午教育隊梁大隊長、韓中隊長找了十幾名大法弟子談話,卻甚麼都不聽我們功友講,並說有想與大法決裂的話可以說,別的話不用說,也沒用,功友們見他們並不真的聽我們說甚麼,就表示有意見,在場的韓中隊長和候中隊長就氣勢洶洶的大罵學員,並威脅說:「再不聽話就消滅你們。」這些功友回來後講了這些情況,並告訴所裏的決定說是不與大法決裂就無限期關押。大家聽了都對這種不合法又不公平的做法表示抗議。

就在這種不講理、不聽我們講話的情況下,功友們決定用煉功來表示對這種決定的抗議,卻招來了勞教所慘無人道的鎮壓。

3月12日9點鐘左右,梁大隊長、韓中隊長、候中隊長等帶二十幾名幹警,手持電棍警棍、手銬,大聲喊罵著闖進教育隊三中隊4樓寢室,將正在煉功的大法學員從床上打到地上,又拽打到走廊去,管教劉濤將功友夏斷林雙腿墊在床邊的鐵管上,用警棍發瘋似地猛打膝蓋,後來有的幹警怕出事阻止半天才住手,就這樣一個一個地進行毒打,然後又一個一個地被踢進管教室,幾個幹警一齊打一個人,拳打、腳踢、電棍擊、警棍打,將近四十名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都打倒在地上。這還不算完,韓中隊長、候中隊長、幹警劉濤、王雷及幾名幹警又拿電棍挨個頭上敲、擊,其暴行觸目驚心,慘不忍睹,當學員白晶志被幾名幹警打倒在地後,又被劉濤將右側肋骨踢斷。當有學員去扶白晶志時,卻被韓中隊長踢倒一邊,並讓白晶志自己爬起來。白晶志爬不起來,就被韓惡警拳打腳踢地硬自己走回寢室。

在這場迫害中,有近四十名大法學員遭到毒打,多名學員受傷,白晶志右側肋骨被打斷。

3月14日,這些瘋狂滅絕人性的邪惡打手們又對二中隊(3樓)的大法弟子們下了毒手,從上午11點左右至下午1點左右對二中隊70多名大法學員進行了三次瘋狂毒打,打罵聲一陣響似一陣,整個樓被震得空空響。大法弟子們在極其痛苦中,仍告訴他們不許打人,打人不對,他們卻滅絕人性地瘋狂地一個一個的毒打,持續了兩個小時。三次毒打70多名大法弟子,幾十人被打傷。

在這兩次邪惡的迫害後,勞教所教育隊的梁大隊長聲稱這是「正常管理」,韓中隊長說今後誰不聽所裏的話就「消滅」他。

3月15日大法弟子胡躍東又被叫到管教室,以其念了師父的經文為由用電棍打、拳打腳踢等方式進行迫害,並逼迫他進寢室說「保證今後不違反規矩」。

這些迫害的事實已嚴重違反了國家規定的人身不受刑訊體罰權和國家一再提倡的文明管理的規定,這些執法者卻公然執法犯法,對100多各大法弟子進行人身摧殘迫害,怕走漏風聲,不許學員家屬接見。然而就在幾天後,勞教所打出了一幅「和風細語談轉化,幹警學員似一家」的標語,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他們想以此來掩蓋他們的邪惡罪行。

這裏的大法弟子都是因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看到國家做出了取締法輪功的謊謬決定,本著對國家對社會負責,實事求是的心理進京上訪而被政府非法強行關押在勞教所的,在勞教所裏大法弟子們嚴守心性本著相信國家、黨和政府,以最大的忍耐力給政府足夠的時間來了解事實真相,可國家政府給他們的回報是甚麼呢?

這只是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裏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片斷。全國的勞教所有些比這不知殘酷多少倍。我們強烈呼籲國際社會聯合國人權組織以及全世界熱愛和平尊重人權的人民、國家給予關注,儘快幫助法輪功洗清這千古奇冤。

(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大法弟子 2001年3月16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