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閆立豐、劉瑚等惡徒迫害大法弟子部份紀實(一)

【明慧網2001年2月25日】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黑窩,這裏的管教非常邪惡,甚至滅絕人性。他們對待煉功的大法弟子,用充足電的電棍專找嘴、胸、腋下等敏感的區域電,一電就是30~40分鐘,許多大法弟子都經歷了滅絕人性的電棍的「教育」、「感化」,她們有的被電得大小便失禁,有的嘴被電燒焦,腫起老高,有的脖子被電棍燒焦,結一圈痂,像「脖套」一樣,其狀慘不忍睹。

2000年初,該所已處於解體,自從迫害大法弟子以來,該所由四個大隊增至七個大隊,現關押大法弟子達2000餘人,加上所外執行的達3000人左右。

該所有個新生大隊,新勞教人員都要經過新生隊一個月才下到各大隊,新生隊的管教最邪惡,打人最狠,管教唆使其他犯罪的勞教人員(這裏叫「護廊」)迫害大法弟子,他們張口就罵,語言低級淫穢,不堪入耳,舉手就打,抬腳就踢,大法弟子曾多次向大隊長、管教反映,寫信給所長,告訴他們這種情況,然而他們不但不管,還鼓勵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人員。四大隊裏有個叫董輝的(賣淫犯),最能罵人,馮國晶(吸毒犯)和姚詠癸(吸毒犯)打人最心狠手辣,她們一個被提為學委,一個被減期回家。

一次大法弟子集體煉功,護廊徐紅(流氓犯)闖進來用腳狠命踢大法弟子胸、頭,遭到譴責後,又找來馮國晶(吸毒犯)把功友尚東霞拉出去在活動室一頓毒打,然後被王管教用手銬給反鎖在倉庫。(還有一次尚東霞早起打坐被綁在「死刑床」上五天五夜,不讓動彈,吃飯由別人餵。)接著馮國晶、李麗麗(搶劫犯)又把王立芬拉到活動室毒打,把一根抬水的鍬把(1.5米長)打折3截,20分鐘後,王立芬被拖回寢室。午夜時尚東霞才被放回。尚東霞的雙手已經被手銬勒得血腫得不能動彈上不了鋪,只好睡在下鋪。第二天早上,大家看到尚東霞、王立芬的雙臂、後背都有大面積的淤血、青腫,大家都流淚了,王立芬咳嗽了半個多月。事後兩天,尚東霞早起打坐,被護廊姚詠癸從1.8米高的二層鋪拽下,一頭摔在水泥地上,當場就摔昏死過去,這時姚詠癸惡狠地一邊踢尚東霞一邊罵,說她裝死,15分鐘後尚東霞才會動彈,右臉摔得淤血腫起老高,當天嘔吐不止,晚上所裏怕出人命,送省醫院CT檢查確診腦振盪。功友們聯合起來向法院起訴,告馮國晶、姚詠癸傷害罪,但起訴書被候管教給扣壓了。

2000年2月4日,是農曆三十,萬家團聚,喜迎新春的日子,大法弟子卻在黑暗的監獄中。她們靜靜地煉功,遭到侯管教和護廊的迫害,王秀芬(大學教師)坐在前面,被管教用二個電棍同時傷害著,只見電花閃閃,護廊們拳腳揮舞,打在弟子們身上乒乓作響。好多功友們為了爭取煉功環境在活動室靜坐不睡覺。劉淑霞、曲紅梅等堅持5天沒合一眼。王秀芬被管理科岳科長綁在「死刑」床上,只穿了線衣線褲,更卑鄙的是管教指使安靜(詐騙犯,當時任寢室長)把門窗都打開,而且把王秀芬線衣掀開露肚臍,線褲往下扒,床下放便桶,手腳分別銬在四個床欄上,不能動彈。在這嚴寒的冬天,門窗大開,一銬就是十八天,蒼天有眼,王秀芬不死,但被放下後腰以下已失去知覺,不會動彈。她們還用各種手段逼王秀芬與大法決裂,直至王秀芬精神失常。

勞教所還邪惡地用強體力長時間的勞動來折磨大法弟子,每天讓大法弟子勞動18個小時,每天早班5點起床幹活,晚上下班0點收工為正常,有時上級來檢查,就強令她們躺床上裝休息,檢查的一走再叫起來幹活,弄虛作假。有時逢節假日趕活,加班加點到次日2~3點鐘,甚至一宿不讓睡覺的事也時有發生。一次有學員問管理科謙科長:國家規定勞教人員每天工作時間應該是幾小時?他答:「一年平均八個小時」,真是順嘴胡說,有時法定假日也要偷偷組織勞動。

2000年陰曆4月初8這天,谷蓮英,張雁婷,陳慶華因證實大法,管教蘇桂英、葉炯、李X等一同打她們三人,每人都被電棍電了30多分鐘,陳慶華較瘦小,被幾個管教打得跑回了寢室,又被抓回去連電帶打,逼著她到各寢室承認「錯誤」,陳慶華被打得到寢室裏都忘了要說甚麼,還逼著她寫保證。

大法弟子李淑芹因背經文嘴被電得腫起老高像饅頭,臉被打得變形了。

對於很多大法弟子來講2000年5月應該是黑色的5月,吉林省勞教到馬三家女子勞教取經回來後,對大法弟子迫害升級,實行」嚴管「。制定百分考核制,不決裂就每月扣30分(即加期一個月),抄經文、背經文、談論法輪大法、煉功發現就扣至少50分,不讓家屬接見,不讓說話。規定凡來接見的家屬必須念二條粘貼在牆上的謾罵大法的反動標語才允許接見。堂堂國家機關用此卑鄙庸俗手段。

三小隊學員李淑珍因不決裂,被三小隊管教王蕾用電棍電了30多分鐘,用電棍找李淑珍敏感部位,至使李淑珍小便失禁,下巴也被踢青了有淤血。後被送六大隊,又被毒打。

2000年2月,四大隊王志平剛來堅持煉功,被護廊許冬梅(吸毒犯)猛踹30多腳,王志平仍然沒有倒下,後許又打了王志平十幾個嘴巴,臉被打腫了。

2000年1月,一大隊學員樸蓮英,因多次反映勞動時間長,勞動強度大,要求煉功而被閆立豐大隊長、王蕾管教給綁在「死刑」床上十二天,將過年了才放下來。一大隊學員劉明偉因煉功經常被管教李X用電棍一電就是半個多小時,有時舊傷沒退新傷又增。

2000年4月王曉玲、倪豔萍因為背經文被管教王蕾用電棍電後關入禁閉室。

2000年6月,陳豔梅、楊會霞、王國芳、張秀閣等因醒悟,被管教蘇桂英、王蕾等非法使用電棍,並扣分80~100分。(扣多少分就是加期多少天)以防止其他學員效仿。

2000年10月1日以後進來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新生大隊已容納不下,一些弟子直接下到一大隊,來了管教就指使大隊學委楊秀萍(吸毒犯)看著讓老學員轉化新學員,不轉化不讓睡覺,不讓出去到飯堂吃飯。學員滿一宏被楊秀萍毒打一頓之後,讓光腳站在衛生間的水裏體罰。吉林學員王冬梅與法決裂放回去後知道錯了,又因進京上訪被送回勞教所一大隊,回來的當天晚上被楊秀萍連踢帶打共半個多小時,還帶著她到各屋遊行。一邊走還一邊打,打得王冬梅頭髮散亂,面色蒼白,走路腿腳也不大好使了。

這就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天理昭昭,善惡終將有報!以上僅為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一個片斷。

惡人榜:
勞教所 電話:0431-5384310(黑嘴子勞教所總機)
一大隊 轉 862
大隊長:閆立豐 劉瑚
指導員:李 穎
管教 :蘇桂英(一小隊)
李 嫚(二小隊)
王 蕾(三小隊)
葉 炯(紀律幹事)

(大陸弟子整理 2001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