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勞教所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片斷


【明慧網2001年1月25日】 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由江澤民一手製造的對法輪功的鎮壓持續一年多了,大法學員為了堅持真理,許多家庭妻離子散,上百名學員被迫害致死。邪惡勢力動用大批警力鎮壓手無寸鐵的善良百姓,撥款新建大量監獄關押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的普通群眾,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即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現關押大法弟子1000多人,他們封鎖消息,不讓學員與外界接觸。這裏和馬三家勞教所一樣,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她們採取各種強制手段妄想迫使我們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我是因為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而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下面介紹發生在我身邊的幾件事。

自從去年十月開始關押大法學員後,管教不但自己動手,還唆使刑事犯人充當打手,只要我們煉功,犯人們就拳打腳踢,管教們用電棍電,直到她們打累了為止。晚上六、七個人輪班監視,管教室裏隨時準備著電棍、手銬、繩子、皮帶等刑具。

二大隊學員楊樹梅因堅持煉功,被馬管教和大隊長輪番用電棍打幾小時,打得她完全沒有了人樣,五官變形,幾天不能吃飯。我們看管教們如此殘忍,就開始罷工、絕食。可是她們並沒有收斂,反而更加變本加厲地折磨學員,給學員強行灌食,致使學員四肢無力,臉色焦黃,即使這樣,她們還強行讓學員超負荷幹活,每天勞動15~16小時,最多達20小時(早四點起床,半夜12點收工)。

學員翁月傑,因煉功而遭到犯人打、繩子綁,兩隻手吊在床邊,用電棍電,她仍不屈服,且心平氣和地與管教談話。可滅絕人性的管教不但不為其所感動,還把她長期禁閉、蹲小號,並把她與韓翠豔一起綁在死人床上,四肢分開,晚上不許蓋被,吃飯別人喂,大小便失禁。長期的精神折磨與肉體摧殘使她倆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四大隊王秀蘭(吉林市人)因煉功,被長時間通電(用電線),電得她不能走動,被兩個人扶回寢室,她並不屈服,繼續絕食抗議,勞教所的醫務人員強行給她灌食,把她的牙齒撬得全部鬆動,好幾天不能吃飯。

有一次一些學員集體煉功,管教就把她們集中到一個中廳,四天四夜坐在小板凳上,不讓閤眼,不讓動。學員李淑影(榆樹市)、黃淑芬(吉林市)、蘭麗麗、徐迎春(白山市)因煉功被於波等管教強行扒光衣服用電棍電,電得學員滿身傷痕。

朱娥(吉林市)、郭芝豔(長春市)、金敏(通化市)、吳秀芹(白山市)被電得滿臉、脖子都是水泡,直淌油。後來管教怕她們的罪行被暴露,就往臀部和大腿裏側電。王豔、李永君被大隊長找過後,回來上廁所時,學員發現她們的臀部和大腿裏側滿是小泡和密密麻麻的紅道。趙立娟,吳秀芹被綁在死人床上十多天,用透明膠布把嘴封住。金敏因不寫決裂書,不讓睡覺長達半個多月。管教們把不寫決裂書的學員集中到一起,雙腿盤上,每天長達8小時,不讓上廁所,不讓吃飯,也不許下地,這樣持續折磨兩天。

像這樣的事情在這裏很多,幾乎每個堅持煉功的學員都會遇到,宗宗件件令人髮指。管教們使出的手段用語言難以形容,上述僅僅是一個側面。

無數法輪大法弟子僅僅因為堅持修煉有益於身心健康的功法而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這難道就是中國政府百般標榜的「人權最好時期」?!其實很多中國老百姓心裏都十分清楚,在中國,「人權」這個字眼只能從字典上看到,現實生活中根本都沒有。

註﹕有的學員不願說出在勞教所遭受的刑罰,有人認為是自己的業力,應該承受,有人認為不值得提。筆者看了師父最近的經文後,認為這也是對邪惡的放縱。雖然我們能承受,雖然我們不在乎,但我們付出是為了堅持人間正義,堅持真理,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修煉。任何邪惡的東西都怕曝光,我們把它揭露出來,一方面警醒世人,另一方面將這些惡徒的名字都上惡人榜,法正人間時都將它們一個一個送上審判台。

近日,北京市公安機關對全國各地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採取了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如:扒光衣服,凍在室外,並從頭頂往下潑涼水;雙手一上一下背到後面,銬上手銬用力拉;手腳四面拉開等。

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張玉傑在天津某拘留所慘遭毒打,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