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膠布封嘴,拳打腳踢

【明慧網2001年1月19日】 海南省女子勞教所從今年1月份開始關押法輪功學員,到目前為止(2000年12月29日)已有60多人。在這裏,特別是1月份到11月份,法輪功學員同其他勞教人員一樣,每日幹活通常十幾個小時,沒有休息日。法輪功學員往往是主動幹最難、最苦、最累的活,任勞任怨。然而遭受的卻是其他勞教人員未遇到的不公正的對待與污辱,是"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具體事例如下:

一、非法剝奪法輪功學員做人的權利和人格尊嚴。

在勞教所裏,其他勞教人員之間可以相互講話、說笑,法輪功學員卻被嚴厲制止相互說話。就是彼此打招呼,也會被幹警和在幹警指使下的其他勞教人員厲聲呵斥,下流辱罵,上廁所、喝水,每走一步都會有人跟著。在走廊上,在窗口處站一會,也會被呵斥、辱罵。一旦她們懷疑哪位學員身上有紙條、經文,馬上會有一群人圍上前去,粗暴、下流地搜身,要你脫掉衣服、褲子,連內褲也要脫。

勞教所通常以"安檢"的名義,突發地對法輪功學員搜身、搜行李物品,每次搜身都非常粗暴、甚至下流,經常是幾個人按住一個學員搜身,扒光衣服,甚至使學員裸露身體在外。不少學員因此而不得不以絕食表示抗議,但此嚴重違犯法律、侵犯人權的行為,從未得到改正,而且還威脅非法輪功勞教人員,若不這樣幹,不配合她們"嚴格執法",她們就會被"扣分",也就意味著延長勞教時間。在這裏,沒有做人的權利,沒有人格尊嚴,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

學員如果背誦大法的經文,幹警就會指使其他勞教人員拖拽,不允許開口,用透明膠去封學員的嘴,或用毛巾去塞嘴,甚至更嚴重。

學員黃連花,一天早上在床上煉功,立即被幾位勞教人員拖到地上,有一個人走過來坐在她身上,其它人有的抓手,有的抓腳,使她動彈不得,她背誦大法經文,聲音非常小,小得別人聽不見,馬上其他勞教人員上去用透明膠封她的嘴,她咬破膠帶,那些人又繼續封,幹警則站在一旁觀看。

10月份一部份學員被驅使到外面幹活,幾個勞教人員就在幹警的指使下,底朝天地抄學員的寢室,目的是為了抄走學員默寫的經文,學員外出勞動回來後,發現經文被抄,非常傷心,也不約而同地背誦《洪吟》,見此情景,幹警又指使其他勞教人員衝過來,開始拖拉、毆打我們學員,有的學員被卡脖子,被捂嘴,捂鼻子,透不過氣來。勞教所領導來了,而後又來了許多男幹警,他們大喊大叫,粗暴地把學員們一一拉開、拖走,有的學員被扯著頭髮拖走。林卓清被拖到外面用手銬銬在曬衣服的鐵桿上。她背誦經文,幹警上來用毛巾塞她的嘴,塞不進去就用毛巾把她嘴捆住。鄧玲被拖到另一房間,整個人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幹警又指使其他勞教人員用毛巾去捆住鄧玲的嘴,不允許她背誦經文。幹警認為捆紮不緊,又親自去動手,把她嘴唇捆破了。後來家人來接見,她告知親人,幹警卻說她在說謊。王麗梅被幾個圍上來的勞教人員毆打,那些人又捂她嘴、捂鼻子、卡脖子,她透不過氣來,全身癱軟,那些人嚇怕了,才停手。

二、以各種非人道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以阻止她們煉功。學員沒有支配自己手腳的自由,學員不被當人對待。勞教所裏還規定坐的姿式,不允許盤腿坐,不論單盤、雙盤、散盤,不管是否在煉功,只要發現盤腿坐,馬上有人制止,甚至惡狠狠地去搬、去拽,或者毆打。

六月份,學員林卓清,每天早晨四點鐘左右起來在走廊處打坐,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幹警指使勞教人員去拖她、拽她,並打她,故意大聲叫嚷。別的被鬧醒的勞教人員於是一哄而上,拳打腳踢,持續很長時間,每日如此,幹警們還表揚那些非法打人者"幹得好",並因此而得到減刑獎勵。謝慧在床上打坐,被人從床上拽下地,按住手腳,踢肚子……

鄧玲打坐,被人從床上拽下來,壓在地上,用身子壓在她身上,拿手腳去頂住她。有一次四個人把她抬到辦公室扔到地上,第二天早上,煉功的人一直被罰站到下午2點鐘左右。

學員黃連花坐在床的上鋪打坐,離地1.5米多高,被一些勞教人員不顧其死活,狠命往下拽,別的法輪功學員見了,上前阻止,才避免了惡果。

這些被勞教人員之所以如此對待大法弟子,是因為勞教所裏有規定,她們每次"阻止"學員煉功,就會加分減刑期,參與者一一加分。而且白天還給她們專門時間睡覺,以便她們整晚守著,不許我們打坐。只要發現有人煉功,她們總是一哄而上,幾個人打一個學員,每天如此,每日加分。她們有恃無恐,樂此不疲。勞教所還誣蔑說是法輪功學員煉功干擾了別人睡覺,以激起其他勞教人員對我們的仇恨。學員在此極限情況下不得不以絕食表示抗議。

以下是一位學員的自述(由於她至今仍在勞教所,暫不透露其姓名):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1999年6月30日被公安從家裏帶到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我一起來煉功就會有人搬腿,幾個人24小時看著。有時弄得床很響,吵得全宿舍都睡不著,我為了不吵醒他人,就下地煉功,她們就來搬腿,踩住我的腳,還有人踢我的背。有一次我堅持要煉功,幹警就罰我去跑步,我不去,我說煉功不是體育鍛煉,幹警就讓其他勞教人員強行拽著我的手跑了兩圈(當時是半夜兩點鐘左右),她們累了就讓我站在那兒。一次其他勞教人員背監規,我就小聲背《洪吟》,幹警叫我出去,叫其他勞教人員阻止我背。她們把我拽到宿舍,推到床上拳打腳踢。我不屈服,我想讓她們知道,我不會被暴力嚇倒的,我也想知道,現在的人到底壞到甚麼程度。我背誦那些神聖的法,讓人做好人的法,她們為甚麼這麼怕?她們為甚麼這麼粗暴、野蠻地對待我們?我仍在背,幹警就讓其他勞教人員強行將我帶到值班室,找來毛巾綁我的嘴,我仍然堅持背,她們就綁得越來越緊,我還是從鼻子發出聲音,幹警見這些辦法都不能阻止我,這時已到了吃飯時間,將會有許多學員從值班室經過,她們害怕被發現,就強行將我拉到廁所,抓我的頭髮,把我的頭往牆上撞,用腳踢我的肚子,後來她們用膠布貼住我的嘴,把我的手反綁起來,幹警用腳頂我腿後面,使我跪在地上,直到她們不再打我,我便自己停下來,在這裏,她們想盡一切辦法阻止我們煉功學法。

12月11日,勞教所採用粗暴、野蠻的方式搜身,沒收經文,法輪功學員的抗議無效,九個大法弟子因此絕食,其他弟子書面抗議。

海南省大法弟子
2001.1.8

海南省女子勞教所電話:0086-898-5874654或5862061


海南省瓊海市學員鄭齊近況

鄭齊,男,24歲。原瓊海市交通局發展公司職員。99年8月到海口萬綠園煉功被抓,關押兩天。11月在茶館喝茶被抓,以串聯為由拘留15天。2000年6月因到北京上訪,被刑事拘留15天。2000年8月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開除公職。10月1日因不到派出所報到,被關押2天。10月6日在家被抓,被拉往瓊海市金融大廈809房,警察私設公堂刑訊逼供,手段殘忍、惡劣(詳情見明慧網2000年11月2日"莊光新被邪惡迫害致死的旁證")。由於當局害怕真相的進一步曝光,現在又把鄭齊關押在瓊海市第一看守所。

有關責任人員名單:
蒙上京(政法委副書計,專管法輪功的610辦公室)
電話:0086-898-2826183BP機:1270229648

林宏波(市公安局政保股股長,專管法輪功)
電話:0086-898-2823516BP機:1270229648

陳華琪(城南派出所所長)
BP機:1270221321

王應凍(城南派出所副所長)
BP機:1270227739

陳澤(瓊海市公安局局長)
王日照(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