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摧殘逼「轉化」 手段惡毒甲天下

揭露吉林市勞教所邪惡的「轉化」手段

【明慧網2001年5月30日】4月9日起,吉林市勞教所對150多名法輪功學員又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所裏撤銷了原來由刑事犯組成的一大隊,增設一個法輪功二大隊,和原有的法輪功一大隊一樣,分為兩個中隊,每個中隊有一個入所班和一個轉化班,其中二中隊又稱嚴管中隊。前一時期公安部對外公開宣傳的所謂嚴打、整頓社會治安,實質上是加緊迫害法輪功,吉林市勞教所編製調整既是明證,既然嚴打,為甚麼刑事犯大隊反而撤銷了呢?

從體罰入手加緊轉化。每天早晨5:30起床,兩個班30分鐘洗漱方便,然後「上坐」,除了早、午、晚三次吃飯、上廁所,一直要在板上坐到晚上8:30就寢。所謂「上坐」就是先分開兩腿伸直放在前一個人身體兩側,前者後背貼著後者前胸,然後把兩腿從前一個人頭上搬起強行單盤坐下,這樣一個緊挨一個,擠著,想動一下腿都不可能,還要挺直腰,抬頭向前看,兩手放在膝蓋上。每天這樣一動不動地坐十來個小時,看似平常,其實是相當痛苦的折磨。有的學員臀部有傷,傷口流膿水,加上人多,室內悶熱,床板不平,要一口氣坐兩三個小時很難。更惡毒的是,獄卒派刑事犯看著,身子稍微動一下,頭低一下,偏一下,立即一頓拳腳和辱罵。一個功友因身體不適,一個小時之內被毒打三次;有的被用鋪床用的板子打,板子都打碎了;一功友因臀下有傷,坐不住,硬被拉下地,脫下褲子,刑事犯用腳狠踢其傷處。閉眼了,瞌睡了,都難免毒打和辱罵。

體罰之二是不讓睡覺。本來就不寬的通鋪,每人只能佔50釐米寬,為了達到「從身體上摧殘」的目的,他們把兩個班併為一個班,原來一個人的位置要睡兩個人。睡覺時頭必須朝外,只能側身,身體成一直線,不能翻身。有不少人身上有疥的表現,奇癢無比,難以入睡。第二天上板能不困嗎?瞌睡了等待你的就是毒打謾罵和更長時間的上板。

體罰的目的是逼迫轉化。管教以「減刑」作誘餌唆使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可以隨意延長坐板時間,隨意打罵。刑事犯充當了打人兇手,還說:「這是上邊的意思,你們別怨我們,我們也沒辦法。」甚至公開說:「現在對你們就是來狠的。韓隊長說了:‘只要不死就行’,出了事他負責。現在這還是松的,以後越來越嚴。」

從精神上折磨,逼迫決裂,手段極為卑鄙。強迫學練廣播體操。你不是想煉功嗎,偏不讓你煉;你們不是不講體育鍛煉嘛,偏讓你做廣播體操,一做就是6-9遍。看著不順眼的就是一頓毒打。強行唱歌。唱的跑調不行,不會不行,聲小了不行,否則罰你延長時間唱,或是延長坐板時間,不讓休息。

強迫念行為規範。他們明知我們都是好人,我們的行為比規範的還要好得多,卻拿來天天讓大家念,目的是洗腦,不讓我們背「經文」、想大法。

不許親人接見。吉林市勞教所裏有來自市區和外五縣的法輪功學員,遠的離家數百里,在生產緊張、交通不便、經費短缺的情況下,家裏人來一次很不容易,可是他們不管這些,不決裂就不讓接見。也不讓我們給家裏寫信。究竟是誰不顧親人和家庭?究竟是誰不讓我們有平靜和樂的家庭幸福?

「和風細雨談轉化」是勞教所牆上的宣傳標語,可是,看了以上實事後,誰都知道那不過是騙人的遮羞布,狼吃人先裝扮成外婆的形像,比赤裸裸的凶殘更加卑鄙。然而,天理昭昭,毫釐不爽。謊言蠱惑不了人心,吉林市勞教所尚且如此,作為邪惡典型的馬三家勞教所的惡毒程度可想而知。

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快請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被邪惡的謊言和欺騙手段所矇蔽。我們也呼籲國際組織和新聞媒體衝破江澤民犯罪集團的阻力,像當年愛德加﹒斯諾深入蘇區一樣,到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的地方、到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來調查,而不是「參觀」;與真正的法輪功學員,而不是那些所謂的「被轉化者」交談;你們將會比當年斯諾更強烈地感到:我真正知道這是一個甚麼樣的群體,他們的信仰究竟是甚麼。

大陸大法弟子 200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