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嚴密的騙局還是有漏洞 終究躲不過群眾雪亮的眼睛

【明慧網2001年5月5日】我是一名醫務工作者,過去一年多來,由於受中國電視報刊等宣傳媒體的矇騙,我對修煉法輪功的幾個好朋友不理解,曾常問他們:"你們怎麼這麼傻,為甚麼要做這些自殘自殺的舉動呢?"結果得到的是他們同樣的回答:"那些都是某些人有目的地栽贓、胡編出來的。真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是絕對不會幹出這種事情的。"如今,我不得不相信這些朋友了,因為從"天安門自焚事件"報導中我看到了虛假。

首先,在《人民日報》(2001年1月31日)第二版"救救我!---一名12歲兒童的悲慘遭遇" 的"採訪"報導中寫道:"1月27日中午,……記者實在不忍向她問話,就請護士問了幾個問題。思影想說話,因氣管切開裝了插管,顯得費力,但發聲仍然清晰。……稚嫩的童音從紗布下傳出……"思影"回答"了十來個問題,接著還"唱"完了一首兒歌《看龍船》,記者連歌詞都聽到並記了下來。記者不忍向思影問話,這是應該的,因為對一個特重燒傷(兒童TBSA.〉25%)伴氣道嚴重吸入性損傷及氣管切開插管與頭面部植皮術後尚未脫離生命危險的12歲兒童,這種"採訪"是不人道、不合情理及病情所不允許的。對燒傷病人來說,感染是最大的危險,而預防燒傷感染所採取的護理措施當中就有一條是"必要時對病人進行保護性隔離,限制探視",像思影這種病情還不算"必要"嗎?護士代記者提問並允許思影唱歌,難道護士不知道氣管切開插管術後的病人是有"語言交流障礙"的嗎?而對此項"語言交流障礙"所採取的一系列護理措施,要求達到的預期目標是"病人學會使用其它交流方式"。顯而易見,這些報導是編出來的。

其次,在前面"救救我!"這篇報導的左上角,有一張新華社記者曉宇拍攝的圖片,題
為"醫務人員在為劉思影治療"。上面有一名醫生與護士分別站在劉思影頭身水平的床兩側,正在進行操作治療,兩人都既不戴口罩,也不戴手套。在另一張同一日期的《羊城晚報》A8版上有一張圖片,上面寫著"陳果19歲,好好練琴",圖片下方題註﹕陳果吃力地吐出"後悔"兩字(後悔落到陰謀家手裏?)。圖片上有一名護士側著身,彎著腰,低著頭,面對著躺在床上的陳果的裸露焦黑的頭面部,距離20釐米左右,似乎在交談或做治療,而同樣是不戴口罩,且一頭長髮竟外露披搭在肩背上。醫務人員都知道,感染是燒傷病人最大的危險,所以預防感染至關重要,凡進入燒傷病房的人員必須換上隔離衣,戴上口罩、帽子,接觸病人時還要戴無菌手套;作為正在上班的一名護士,無論是在甚麼病房的,都絕對不允許頭髮外露搭肩,必須把長髮盤起固定於頭上,更不用說是在無菌觀念極強的燒傷科病房。難道這些最簡單最基本的要求連作為北京治療燒傷最好的積水潭醫院燒傷科的醫務人員都不知道嗎?另外,燒傷病人的傷口是難以目睹的,身上臭味難聞,從心理上講,接近的人都想戴上口罩(甚至不止一個口罩),把頭髮盤好,以免污染。

從以上分析可以得到的結論只能是如下幾點:一、醫務人員是假的。二、燒傷病人是假的。三、醫務人員與燒傷病人都是假的。

善良的人們啊!請覺醒吧!我們不能再這樣屢受矇騙了。讓我們勇敢地站出來,共同揭穿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