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芳,如果你曾是法輪大法弟子的話,我想和你交談幾個問題

【明慧網2001年3月2日】 2月28日晚,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及焦點訪談節目又一次推出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片----「精神控制,命喪'天國'」。其中劉某等三人說是在修法中悟到要到天安門自焚的。我是一個學法輪大法5年的老弟子,憑我對法輪大法的理解,我想同劉雲芳交談幾個問題。

劉雲芳,你在昨晚的焦點訪談節目裏說:「這種圓滿的狀態就是白日飛升」「用本源的火把整個我燒掉,在空間把肉體火化,變成另一種高級生命,去掉後就進入另一種天地裏面」(摘自焦點訪談字幕原話)

首先我要和你談的是:甚麼是法輪大法所說的白日飛升。劉雲芳,在你說完以上話時,焦點訪談節目出現了一個《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的大特寫。然而事實是在這本書裏,有學員問師父 「問:怎樣叫圓滿?是像常人一樣死去呢,還是由師父安排?」,師父的回答是「白日飛升就是他身體完全修好了,他在世間上修圓滿之前也了了願了,沒有甚麼事情做了,就該走了。這個時候叫天門開,也就是三界的大門打開。然後有的出現天神來接他,或者是有龍,或者是有鶴等等,他坐上去就飛走了,或者有乘坐的天車來拉他。這種事情在古代是非常多的,也有這樣的白日飛升。我們這一門要去法輪世界的,我是要採取這個辦法──白日飛升。」,另外在《轉法輪》282頁也說過「大家可能在古書中,如《神仙傳》或者是《丹經》、《道藏》、《性命圭旨》中都寫著這樣一句話,叫做"白日飛升",就是大白天這人飛起來了。」這樣看來你自焚的做法是與法輪大法的法理相矛盾的,既然白日飛升是大白天這個人飛起來,你自焚了,沒有肉身了,還怎麼飛起來,還怎麼去白日飛升呢?你不會糊塗到把「自焚」當成是白日飛升吧!

其次《轉法輪》第五講師父強調過「我們法輪大法這一門本體也要,元嬰也要,……」,性命雙修是法輪大法的特點之一,你「悟」的這種放棄身體而去自焚的做法是與法輪大法這一法理相違背的。

還有你說的「用本源的火把整個我燒掉,在空間把肉體火化,變成另一種高級生命,去掉後就進入另一種天地裏面」這句話概念含糊不清,缺乏邏輯關係:

你這句話裏的「空間」一詞概念含糊,你是指我們人類存在的這個空間,還是另外空間?如果你是指我們人類存在的這個空間,那麼你火化了,還怎麼白日飛升,這不與你所說的前一句話「這種圓滿的狀態就是白日飛升」相矛盾了嗎?如果你所說的「空間」是指另外空間,這就與你的自焚做法相矛盾。這句話裏的「變成」和「天地」不是法輪功的語言,應該是「修成」和「天體」,尤其你這句話裏的「用本源的火」更是無中生有,《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講到「那麼最本源的物質最後是甚麼呢?就是水」,而你所說的是火,水火是不相容的,誰也不會把水和火混為一談。

我還想和在病床上的「王進東」談一個問題,你說你是從師父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中悟到「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我認為師父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主要是要我們放下執著圓滿這一最後執著,至於你所說的「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早在1997年3月23日《在美國講法》師父早已明確提出「人和神的區別,就差在這兒。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你又何必現在去悟呢?其實大法弟子都知道,大法中的「放下生死」決不是要修煉者自殺、自焚,而是要放下執著生死的常人之心。法輪大法的修煉只看人心,主要是在考驗時放下常人之心,不是疼那一下才算放下生死,相反法輪大法恰恰反對殺生和自殺,這一點李洪志老師在《在瑞士法會上講法》早有明確的論述:「在中國有一個學員,是個醫學博士生,他正好做解剖試驗。做完試驗之後,他將拿到博士學位,就是他甚麼都考試合格了,還要做多少試驗,要解剖一千隻還是五百隻小白鼠,然後他就是拿博士學位了。後來他向他的老師提出來不能這樣做,說我現在修了法輪大法,我明白殺生是造業。後來他就和他的導師講:我不能去殺生,我不要學位了。大家想一想,人要過不了生死這一關,他就圓滿不了。但是絕不會讓你非得疼那一下兒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個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大家想一想,人活在世上無非就是為了名和利。他拿到博士學位之後,他可以將來有一份好的工作和前程,他的工資也自然會多,那就不用說了,會高於常人,高於一般的人。人不就為這個活著嗎?他連這個都不要了。大家想想他連這個都敢放棄。作為一個年輕人,這些都可以不要了,是不是甚麼都可以放棄了,他不就等於敢放棄生死嗎?人不就為了這些活著嗎?這樣的人他能夠這樣做,修煉境界其實也就在那兒了。」

劉雲芳,當記者問你「《轉法輪》說過不殺生?」,你說:「這個殺生有殺生的更高境界,低層次來說,修煉人業力太大,你就不能殺生,但是你要把這個殺生的概念去掉了,去掉無漏就不叫殺生,頂上高級生命沒有這個概念,沒有殺生的概念。」(摘自焦點訪談字幕原話)。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直截了當地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得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你所說的這個高層次能殺生是法輪功所反對的,我認為層次越高越不能殺生,如果高級生命都能殺生,那豈不是要給宇宙帶來混亂,給社會帶來混亂,《轉法輪》一上來就要求「對社會負責」,我們大法弟子也都是這樣做的,自1999年7月以來,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勞教、被判刑、甚至被活活打死,我們都以大善大忍之心忍受,無一例暴力反抗現象。再說你也沒開悟,你也沒見過天上的高級生命,你怎麼知道頂上高級生命沒有殺生的概念?

病床上的郝XX對著記者話筒說:「因為師父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法,他說的都是,我們照著他的去做就一毫一釐都不會差的」(摘自焦點訪談字幕原話),我想反問一下郝XX,師父《在悉尼講法》85頁的:「問:那第三個問題就是書裏邊說到殺生問題。殺生是一種很大的罪業,一個人他自殺算不算罪呢?

答:算罪。現在這個人類社會不好了,甚麼千奇百怪的事情都出現了。講甚麼安樂死,打針讓那人死。大家知道,為甚麼打針讓他死?覺得他痛苦。可是我們卻覺得,他痛苦在消業呢,他來世轉生,一身輕,沒有業力,他會有很大幸福等著他。他痛苦中正在消業的時候,他當然不好過了,你讓他不消業殺死他,那不是殺人嗎?他帶著業力走了,來世他都要還業的。那你說哪個是對的?自殺了還有一個罪。因為人的生命是有安排的,你破壞神的整體全局的順序,通過你做的對社會盡的義務,人與人之間有這樣的關係連帶著。死了,那麼整個這個順序是不是打亂神的安排?你給他打亂了他不放過你呀,所以自殺是有罪的。」你自焚的做法是不是按照師父說的一毫一釐不差地做呢?

昨晚7點多的焦點訪談播出後,今晨8點鐘的中央電視台「早新聞」就播出各地群眾反映強烈的節目,今晚各省市電視台更是紛紛報導各地群眾對此事的表態,這完全暴露出這次污衊法輪大法的活動是「有組織,有策劃,有指示」的,它表示邪惡之徒在走向滅亡的同時瘋狂拉殉葬品。

(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