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是透明的,喝雪碧的「自焚未遂」者的心卻不是

【明慧網2001年2月6日】 【人民報消息】2001年1月23日(農曆除夕)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中「自焚未遂」的劉葆榮,是一個值得推敲的人物。

其人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根據記者報導,在自焚現場,劉葆榮張嘴猛喝幾口雪碧,並將液體洒遍全身,瘋狂高喊:「讓我‘升天’,讓我‘升天’!」自焚事發後又說:「按照‘大法’說的,達到一定境界,圓滿升天時煙應該是白的,一瞬間就達到了,元神走了,肉身留下,變成舍利子。可她們燒的時候全是黑煙。沒想到會那樣!」。

劉葆榮「癡迷」程度顯然是無以復加。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言行似乎是有意抹黑法輪功

然而其後數日內劉葆榮翻然悔悟並反戈一擊,其「理智」又是自焚諸人中最為徹底者。

關於劉思影,劉葆榮說道:「這個孩子很機靈,都是她媽教的。她媽很癡迷,她也很癡迷。她媽害了她,……」反觀自焚事件前,當女大學生陳果擔心自焚「會不會疼」時的劉葆榮的教訓:「神要先出來,不能有常人的想法。」不禁令人心驚膽寒。

劉葆榮不但是自焚時唯一「張嘴猛喝」雪碧罐中液體者,而且,提議採用雪碧瓶澆灌引燃的,也正是此人。

原來的計劃是,將塑料袋裝汽油捆於腰部,手由衣兜裏割破塑料袋並點燃。經過數次試驗發現,包裝了3層的塑料袋仍有滲油現象。於是「為了保險起見」,劉葆榮建議改用1.25升的雪碧飲料塑料瓶裝汽油。她解釋說,雪碧的顏色與汽油相近,不易被發現。

劉葆榮關於雪碧的顏色的說法顯然是指與可口可樂或百事可樂相比。其此時的「理智」再一次令人心驚膽寒。

為甚麼這麼說?塑料袋裝汽油捆於腰部,割破引燃也只是灼燒腰部以下。而以1.25升的雪碧飲料塑料瓶從頭澆灌,其猛烈極大面積程度那就很不一樣了。

提出了這樣的主意的劉葆榮,也正是由自焚現場全身而退的兩人之一。

雪碧飲料塑料瓶的建議,牢牢地將劉葆榮綁在了具體策劃者的席位上,而不單單是簡單的知內情並附和參與者了。這是第三次令人心驚膽寒了。

雪碧是透明的,喝雪碧的人的那顆心卻不是。

我們是否可以肯定地說,劉葆榮將被授予「江澤民功勛演員」獎章。但願「兔死狗烹」的悲劇不會落到她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