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見聞:大法弟子根本無法進入天安門廣場

【明慧網2001年2月25日】 我是新西蘭大法弟子,因兒子在香港工作,所以長期在香港居留。2001年春節前夕,我曾致電聯繫廣州、深圳、北京等地的大法弟子,但都沒聯繫上,後來知道江澤民集團為防止法輪功弟子除夕上訪北京,下命令給各地公安凡是不寫悔過書的大法弟子都給關起來,我聽到這消息突生一念,我一定要到天安門廣場去,告訴江澤民集團必須釋放大法弟子、不要一錯再錯!

我仔細檢查我的護照,還有一次去大陸的簽證沒過期,立即決定動身。我拿了兩條現成的白布黑字橫幅藏在身上,橫幅寫著:『江澤民立即釋放所有無辜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江澤民是鎮壓法輪功的劊子手』包裏裝著一捆現成的揭露鎮壓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當時已是1月21日下午,我匆匆趕往香港機場,心想我一定要順利入境,到了機場,正好有一班機飛往大陸,晚上8時我順利入境,第二天上午乘機順利抵達北京,中午找到北京學員家人,與幾個北京學員一起煉功、學法。晚上一起吃了團圓年飯餃子。然後,我走到師父的法像前,淚如泉湧,默念:「我是師父的真修弟子,我謹記師尊的教誨,充份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為了證實大法,我也義無反顧。」我本想把護照留下,臨行前大家一起讀師父的大湖區講法,有的學員說:「我們的目的是證實大法,天安門這幾天戒備森嚴,沒有護照很難走近廣場,你還是把護照帶著,若護照能幫你早點出去,那麼你好繼續證實大法,揭露真相。」

我聽後把包裏的資料留下,身上只帶著橫幅、護照,輕裝乘計程車直奔天安門廣場。我從南池子街進入廣場,還沒走到路口,就上來一個武警擋路查證件,我出示護照,只走幾步,護照還來不及放好,又上來一群武警檢查證件,我只好手裏拿著護照,其中一個公安問我:「這麼晚你來這裏幹甚麼?」我說:「過年不許來廣場嗎?」又一個公安邊看護照,邊斜眼問:「你是不是練法輪功的?」我說:「上面寫著我是法輪功嗎?」他瞪大眼說:「我只問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我也問你知道甚麼是法輪功嗎?」他們開始搜查,翻包沒發現甚麼就放我走了,我想:看來今天要走進天安門廣場是不可能的了,那就到金水橋吧!心裏只有一念,在到達金水橋前絕對不能被抓,我非常坦然地一步一步往前走,走了沒幾步前面又來了一群警察攔住查證件,而且後面又趕上來一群,共有十幾個,其中一個說:「看你的臉就像煉法輪功的,跟我們走。」我沒有動,其中有一個警察就用不堪入耳的髒話開始罵,還要我跟著他罵,我說:「你配穿這套警服嗎?那有公安罵人,還教人罵人的?我都替你臉紅。」他說:「我就是罵,看你就是煉法輪功,快說是不是?」我說:「你們太欺負人,又罵人,又搜包,又要抓人走,我不想再跟沒有人性的人講話,別再問我。」他們將護照拿到一旁研究了半天,我很平靜沒動心,他們又一次還給我護照。

我繼續往前走,路上又被不同的一群一群公安擋了幾次查證件,快到天安門金水橋前面,一對青年男女旁若無人,興高采烈的邊走邊大聲說話,奇怪的是他們通行無阻,警察不查他們的證件,我正好與他們走成一行,一位警官模樣的挺客氣地站在我面前行個禮,然後查證件,立即一群公安一擁而上,挨著我走,讓我上車,我一看已到了金水橋旁邊,我一邊摔開他們,一邊用一隻手掏出一條橫幅,剛散開就被搶走,我只有使勁地喊:「法輪大法好!」他們一邊堵我的嘴,一邊架著我推上車,並用力將我推到後座,還踹上一腳,我使勁往外衝,他們把守著,關上車門,窗戶緊閉,並用力按著我。過了一會,他們又把我轉押另外的警車,剛拉開車門,我一探出頭就拼命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是正法!」……一個武警用我的棉衣狠狠堵住我的嘴,五六個公安押車把我送到五處(北京公安出入境管理處),其中兩個公安把我夾在中間,使勁地按著我。

後來,駐京的新西蘭大使來看我時,公安安排在五處富麗堂皇的會客大廳讓我們見面,有五個公安陪著,在此我非常感謝兩位大使的關心和幫助,我只簡單的告訴大使我的情況,他們竭盡全力幫助我儘快出獄,返回新西蘭。在他們的幫助下,聯繫到我兒子寄錢購好機票,我終於在2月18日下午離開七處轉回五處,然後由五個公安押送機場。之前我曾提出要求在香港轉機,因我的行李全在香港兒子家裏,公安卻對我說:「香港是中國的地方,永遠不容許你入境了。」

這樣我被迫乘上從日本東京轉機飛往奧克蘭的飛機,我兩手空空,只有從牢裏帶著出來的一套髒衣服,再穿上一件厚棉衣,從北京的大雪紛飛到新西蘭酷暑夏天,在北京、日本、奧克蘭進出關時海關人員非常奇怪,十五、六小時的飛行旅程怎麼會沒有丁點行李?更可笑的是只穿背心的奧克蘭行人,看著我穿著大棉襖滿街走。因不夠錢購買回惠靈頓的機票,只好在奧克蘭找便宜的晚間巴士,第二天早上9時才找到朋友家,洗漱後借穿朋友的衣服。這就是江澤民政府所說的尊重人權。

公安在押送我往北京機場時直跟我登上飛機,出境時五個公安對我進行全身檢查,身上的大小物品全交出來還不算,還要用探測器檢查全身,帶我登機前,我大聲對他們喊:「我謝謝你們送我到這裏,我只希望你們記住法輪功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傻眼了,只呆看著說不出話來。

這是本人除夕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被抓放的經過。順便說一下公安在提審時,曾對我說:「幾個法輪功學員除夕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的事看電視沒有?」我說:「看過,這不可能是法輪功弟子,因為除夕我是最好的見證者,整個廣場戒備森嚴,三步五崗,五步七哨,車輛行人挨個盤查,在廣場的外圍就開始查證件,短短的路程我就被近十次查證,有沒有證件的全都抓,一眼望去廣場全是武裝警察,我拿著外國護照都靠近不了廣場,幾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怎麼能進入廣場?即使走到了天安門廣場,又怎麼可能在公安的眾目睽睽之下,有時間點火自焚、還坐下盤腳呢?這簡直是無稽之談!我們大法修煉者都非常清楚,修煉法輪功絕對不能自殺的,自殺是有罪的,……。」

(新西蘭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