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焦點訪談》再暴自焚疑點

【明慧網2001年3月5日】 2月28日CCTV《焦點訪談》以所謂「揭開法輪功癡迷者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內幕」播放了對幾位自焚者的採訪。在他們回答問題中,又暴露出重大疑點:

疑點一:

據新華社1月30日長篇通訊《「法輪功」癡迷者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始末》(以下簡稱:長篇通訊)中報導:「23日上午,在一名「法輪功」頑固分子的幫助下,他們購買了一箱雪碧飲料,倒掉後灌進汽油。隨後,帶上刀片和打火機,乘出租車來到天安門廣場,準備實施自焚計劃。由於當天上午人民大會堂舉行春節團拜會,廣場停放車輛而暫時封閉,他們只好躲在廣場附近閒逛,到下午廣場開放後,一起經過精心預謀的惡劣事件開始實施……」。1月29日CCTV的《焦點訪談》也做了如上的報導。

此事說明他們已於上午到達天安門,但沒有進去。

可是2月28日CCTV《焦點訪談》中卻是如此報導:

解說:一切準備就緒後,他們約定在1月23日上午10:30分到天安門廣場統一行動,但是當他們在1月23日早晨8:00多來到分裝汽油的地方,劉秀勤告訴他們,塑料袋漏油,他們只好再想其他辦法。

劉雲芳:急得沒法弄,後來王進東說,你們都別慌,都聽我的,我還去買袋,重新裝。快到12:00點的時候,這王進東還沒來,女功友等不上了,她說不行,她說等他的話,不定甚麼時候再來,這時候甚麼事都耽誤了,說原來是10點鐘左右,都做這個事了,現在已經到12點了,再一會兒天就黑了,那功友說,不如用塑料瓶,雪碧的塑料桶瓶看試試中不中。

解說:他們買了一箱雪碧,又找了兩個空雪碧瓶,用個舊水壺罐了14瓶汽油,每人兩瓶,這時王進東也回來了,他們約好下午14點30分在天安門廣場統一行動,……。

《焦點訪談》報導說明他們在上午根本就沒有到達天安門廣場。在買完雪碧,再裝完汽油,打車,最快也要到1點多才能到達。

以上兩則報導前後有著重大差別。一個說上午就已到達,並拿出證據:「上午人民大會堂舉行春節團拜會,廣場停放車輛而暫時封閉,」因此,「他們只好躲在廣場附近閒逛」以此說明他們已到達。這些明顯的證據也不可能偽造,自焚者也不會這麼就健忘,他們畢竟逛了廣場附近。而2月28日《焦點訪談》和3月1日的新話社報導均表明有人證、物證、推理、時間證明他們上午根本就沒有到達天安門廣場。按常理,如此重大的案件的案情,都先要經過公安局的偵察,且報導裏多次提到「經公安機關查明」等詞,連他們進京的車次、時間、住的地點、吃的是方便麵、甚至電視裏播放連用的刀片等都調查的清清楚楚,因此根本就不可能搞錯何時進入作案現場這樣一個重大而關鍵環節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這件事是他們自編自導的陰謀。新華社和CCTV是按「事先計劃」發布的,由於「導演」和「演員」之間「協調不利」,「演員」說漏了嘴,拆穿了自己的西洋鏡,自己打了自己一個耳光,暴露了自己導演的陰謀。

疑點二:

整個自焚事件約7分鐘,點火到滅火從41分到44分結束。這次再從《焦點訪談》錄像上看整個廣場始終只有兩輛IEVCO警車。在新華社的長篇通訊中提到:「越來越多的民警衝向火燄,越來越多的滅火器噴出的白霧壓住了肆虐的火舌。」在2月16日《北京晚報》一篇《為了天安門的安寧--處置法輪功癡迷者自焚紀實》中報導:「車一停,小孔等三人馬上跳下去,圍著陳果滅火。每個自焚者身旁,都有三四名民警圍著滅火。」如此推算:對5個自焚者救火應共有近20個滅火器,如算上滅火毯恐怕要有近30個滅火器材。而近來的報導反覆強調警車上有滅火器,生怕別人不知道(欲蓋彌彰)。那麼天安門兩輛IEVCO巡邏警車上平均每個要有十餘個滅火器材。人們不禁要問:這可能嗎?他們究竟是消防隊還是巡邏警車?況且成千上萬在天安門被抓的學員可以證明他們的車上根本沒有甚麼滅火器。這表明,在事發當天他們早就準備好了滅火器。

疑點三:

關於劉雲芳的被抓也露出疑點。2月16日《北京晚報》一篇《為了天安門的安寧--處置法輪功癡迷者自焚紀實》中報導:「滅完火後,小孔把滅火器放到車上,站在廣場四處觀察,看還有沒有別的可疑人物。他正好看見紀念碑西北角處的劉雲芳拿著雪碧瓶子,擰開瓶蓋往身上倒。小孔估計肯定是倒汽油。於是,小孔與一個隊友迅速跑過去,奪下了雪碧瓶,一聞,確實是汽油。當時劉雲芳比較害怕,根本就沒敢反抗,甚麼話都沒敢說。」 1月29日CCTV的《焦點訪談》也報導道:「與此同時,廣場東側和和西北側有一男一女往身上猛倒汽油,幸虧執勤民警及時奪下打火機,…….」。

而2月28日新華社報導中卻提到:「一直以「法輪大法弟子」自居、直接組織了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劉雲芳,在除夕的天安門廣場上卻沒能像郝惠君、陳果等「法輪功」癡迷者那樣「執著」,按事先約定自焚「圓滿」,甚至連一滴汽油也沒有洒在身上

在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當記者提出這個問題時,劉雲芳訕笑著為自己的言行不一做著辯解。」

「我不自焚,那是因為‘師父’想要留下我,留下我這張嘴來說話。」

這又是一個前後不一。如果連一滴汽油都沒有撒,警察如何抓到他?如果確實撒了汽油,但報導中表明他根本沒撒汽油。這表明他們在整個事件中一直在撒謊,妄想掩蓋陰謀,恰恰暴露了他們自己的陰謀。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