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深州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況

【明慧網2001年5月5日】兩會期間為阻止學員依法進京上訪,河北深州市公安局及各鄉派出所對本地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又一次迫害。

3月11日下午,深州市大法弟子王貴棉正在家中照顧幫她家蓋房的人們,鎮上突然派人去找她談話,晚飯後鎮上又一次找她,讓去一趟,隨後又欺騙她說政法委書記尹玉珍要和她在公安局談話,王貴棉到公安局後沒見到尹玉珍反被質問一番就被非法關進了拘留所。

3月13日晚在東安莊鄉西陽台村劉孟林家,市公安局政保科不法之徒躍牆而入抓捕到大法學員劉孟林、北京學員柯興國。他們將柯興國當場捆住,幾個人抬起來狠狠地往地上摔,使這位學員立刻鼻口鮮血直流,其狀慘不忍睹。就連在場的暴徒都情不自禁地喊娘。隨後,暴徒們把柯興國帶入市公安局反銬起來進行了兩天的毒打,最多時4、5個暴徒對他不分部位地毒打,還動用二中隊兩個警察對其用電話線過電,不讓吃喝,不讓睡覺。現他被非法關押於深州市看守所,為爭取學法煉功環境,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他被毒打多次,幾次昏倒,現已絕食10天,急需各界善良之士給予關注。請北京大法弟子提供柯興國詳細資料。

3月19日晚,西陽台的大法弟子再次遭到迫害。7點左右,村支書劉根堆領市公安局一公安人員突然闖進學員王春梅家,說叫她有事核對一下,並讓她多拿一件衣服。王春梅被帶到鄉政府後,見到大隊書記張彥虎、市610成員季傑、牛文海,鄉派出所所長尤樹可,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尚運行等人。之後,又有大法弟子陳新玲、高懷錶、張杏節、路貴轉、張之泉、史瑞菊、楊秋娥等人相繼被帶到鄉政府。鄉政府的不法分子將大法學員晚上反鎖在屋內,即便上廁所也得叫人開門。3月20日早學員王春梅借上廁所為名將門打開,學員陳新玲藉口出去買衛生紙乘機脫險。東陽台學員白順其見勢,從二樓跳下欲走,被暴徒發現抓回,慘遭幾個暴徒的毒打。然後,白順其被銬在走廊上,鄉長與其職工來上班時,誰見他都打他一頓,白被打得臉腫起老高,眼睛淤血紫紅。現暴徒們已將大法學員王春梅、白順其、史瑞菊、路貴轉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內。

3月12日前後,深州市公安局又一次夜間非法闖入東安鄉大寺莊村學員程少寧家。暴徒欲跨牆入院砸房屋門,被大寺莊村支書阻止。因支書與兒子對不法警察的行為不滿而與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賈雙萬等人發生衝突,除學員程少寧外,連村支書及兒子也被非法關進了拘留所。

繼深州市非法勞教28人以來,深州大地站出來的大法弟子層出不窮。當地的不法官員為保住烏紗,不惜一切手段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3月29日又有23名學員被非法押往勞教所被非法勞教。這23人是:鄭建成、石岩、李志勇、趙書讚、見長、孟建新、王肅清、黃喜鳳、趙書琴、趙小娟、白瑞仙、王金霞、李丁盟、陳小捧、安小玲、李建平、宋奎想、張然、尚杏珍、耿蘭欽、張雲靜、黃素雲。另有兩名弟子李小然、張杏如因體檢不合格,被定為監外執行,但他們被押回拘留所後,地方上怕學員再次依法進京上訪,故他們至今仍被關押。

在這之前不法警察又在地方抓捕學員數十名,其中包括一名北京學員柯興國和深州學員何今還,楊饋哲,劉孟林等。警察還搶走微型複印機1台,及一些真相資料。因此案累及外地,被視為深州市的大案要案處理。為達到審清此案的目的,警方動用各種手段誘供、逼供,並對學員採用各種體罰,如帶雙銬、不讓睡覺、幾個人圍著毒打,甚至動用電刑。對學員劉孟林、柯興國、楊饋哲被連續折磨幾天,其狀慘不忍睹。

在拘留所裏,大法弟子們為了窒息邪惡,開創學法煉功環境,爭取一名中國公民本應享有的權利,進行了不懈的努力。3月27日深州市公安局政保科法輪功專案組數十人,突然到拘留所提出4名學員:柯興國、何今還、劉孟林、程少寧,把他們帶到拘留所大門外,準備錄像。學員柯興國、何今還為防止警察製造矇蔽世人的證偽,立即掙扎反抗,被公安人員連推帶搡,拉入拘留所院內,柯被毆打,何今還也從拘留所門洞內被推入院中。這時所內大法弟子齊聲高呼「警察不許打人」,有力地制止了不法警察的暴行。但警察仍不肯罷手,繼而又圍到2號女子監室大嚷大叫何今還出來,學員何今還面無懼色,浩氣凜然。這時監室內同修也都簇擁到何身邊,室外警察不敢輕舉妄動。這樣有力地阻止了地方公安又一場違法犯罪行為。

大法弟子柯興國一到拘留所就因不背監規被監室內犯人毒打,右肋腫脹,疼痛難忍。為表示抗議,柯興國絕食一天。3月28日他被調到3號監室又因與功友李志勇一起煉功,被犯人毒打,被2號監室女同修聽到,喊來管教方才制止。4月1日柯興國因在外煉功,不幹犯人幹的活,被副所長王二喜帶上手銬、腳鐐。當天傍晚學員何今還找王所長談話。4月2日柯興國再次絕食抗議。4月5日正逢王所長值班,針對此事王非但不解決,反而將何今還調至7號監室與柯興國隔離,為表示抗議何今還也開始絕食。所長王二喜只好給柯興國摘掉戒具,調到1號監室。但這之後所內工作人員與監室內刑事犯互相串通,製造矛盾,強加於柯興國,又因柯堅持煉功,而被天天毒打,以至體內出血,昏倒多次。衣服被撕壞,故柯興國一直絕食,對此違法行為表示抗議。4月10日晚柯被連打三次,被2號監室女同修聽到喊來管教制止,但所長王二喜除敷衍幾句外,反嫌2號多事。

何今還再次找所長談話,請示將柯興國調至5號監室,終於開創了學法、煉功的環境。事後柯興國為進一步要求釋放深州所有的大法學員,仍在絕食抗議。所內同修又進一步向公安局要求無條件釋放柯興國。4月13日柯興國已絕食到11天,深州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賈雙萬帶兩名公安、看守所內部人員、醫生開始對柯採取強制灌食,說是牛奶,其實是豆粉。灌食後柯興國覺得頭腦發重,口乾舌燥。

為此,柯興國懷疑灌食中可能被摻入了藥物。4月14日柯興國開始出現尿血、吐血症狀,深州市拘留所全體學員向深州市政法委尹玉珍、610辦公室及公安部門發出緊急呼籲,要求無條件釋放柯興國,但卻得不到回應,等待的又是一次對柯興國強制灌食。萬不得已,4月17日7號女子監室以歌聲為信號,向全拘留所發送支援信號,開始絕食抗議,要求無條件釋放柯興國,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

4月17日全體絕食第二天,學員何今還突然暈倒。4月18日晚何胸悶脈搏又突然停止。之後被送入醫院,不做任何檢查,便開始強制灌食,身體虛弱、瘦小的學員何今還,被拘留所4、5名工作人員強行摁住插管。由於胃管插到喉嚨令人作嘔,直想吐,難以呼吸下咽,故兩次插管均從口中吐出都未成功。這時,醫院突然停電,他們只找了一隻手電筒,又換了第三條胃管,又細又硬,這回不知插到甚麼地方,何覺得很難受,欲反抗,四肢又動彈不得。他們嫌何今還不配合,又用針管往她嘴裏噴鹽水,讓她下咽,結果都被她吐出,這時她聽到一個聲音「聽動靜是不是插到氣管裏了,別弄休克了。」她才覺得管子又被拔出來,這時她覺得口裏全是血和痰,呼吸困難,每插完一次她都要大口大口地喘氣,最後,他們不得不採取輸液辦法,又是幾個小伙子強制摁住,期間她雖乘人不備拔下輸液管,但最終還是筋疲力盡,被強輸了近3個小時,被送回拘留所時已是半夜,人已經不會動了,只覺得頭痛,腦袋發重,昏昏沉沉睡了一夜。4月19日,學員何今還由於被胃管插破嗓子,說話困難,同時出現吐血痰、尿血等症狀,人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了。21日又一次被灌食。

現在深州市拘留所內,柯興國雖已開始進水,但仍未進食。另有幾名大法弟子:張俊梅、楊饋哲、李玉想、王鳳改等也已絕食5、6天,生命危在旦夕,故緊急呼籲世界各國善良人們、政府及國際機構,對此事密切關注,並給予人道主義支援!

河北深州市拘留所現非法關押大法弟子情況:

現有人數28人:
1號:張之泉,程少寧,孫玉章
2號:李靜,王鳳改,張俊梅,楊饋哲,李玉想
3號:劉孟林,
4號:董佔營,謝樹桓,帆騰
5號:柯興國,李振靈,
6號:白建成,李萬寧,
7號:路貴轉,何今還,張杏如,王春梅,史瑞菊,王貴棉,李小然,王杏者,李素玲,賈議合,鄭書榮,張新暖。

被勞教人數22人:
1號:鄭建成,石岩。
2號:孟建新,王肅清,黃喜鳳,趙書琴,趙小娟,白瑞仙。
3號:李志勇。
5號:趙書讚,見長。
7號:王金霞,李丁盟,陳小捧,安小玲,李建平,宋奎想,張然,尚杏珍,耿蘭欽,張雲靜,黃素雲。


(大陸大法學員供稿)

請將拘留所電話號碼,公安局賈雙萬宅電,尹玉珍、季傑宅電,看守所王二喜宅電及楊全所宅電上查閱並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