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消滅操縱常人的邪魔

馬裏蘭大學校園洪法、除惡紀實

【明慧網2001年5月4日】5月2日中午十二點,當我們一行六人按申請地點派發傳單與徵集簽名順利進行時,人群中蹦出一個大叫大嚷的華人,用英語不停地用骯髒的話來謾罵我們,向路人大喊,粗魯地阻止來往行人了解大法與簽名聲援的自願行為。我們都意識到這麼神聖的洪法不能允許邪惡勢力的有意破壞,不僅要保持正念,還要主動鏟除操縱常人的邪惡勢力。

師父在最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提到:「其實有一些在不同空間能使用功能的弟子與各界眾生一直在運用功能、功力參與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有的大法弟子看到邪惡生命時發出法輪及大法神通除惡,也有的學員對於世間的打人兇手、殺人犯用限時報應定其在日內任何時間遭報應,有效地清除了邪惡因素,抑制了壞人。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

同行的一位西方學員B講述了他用天目看到的多個空間的除惡過程:「當它叫囂時,我意識到整個氣氛非常壓抑,這也反映在這個空間的凝滯與沉重的氛圍中。在另外一個空間裏,我看到一個巨大邪惡的形像。我意識到我必須立即行動,不能有片刻的猶豫和絲毫的疑慮,不能讓邪惡繼續欺騙和危害世人。於是,我發出兩個法輪,夾在它的兩耳處,又發出許多小法輪,直射入它的眼睛裏,它開始大叫起來。我用意念把一個大法輪塞在它嘴裏,用兩側法輪把它腦袋越夾越緊。那魔的頭被擠粉碎了。我用法輪把它給清理掉了。」與此同時,在這個空間的表現是,這位學員的太太(也是學員)在打電話報警,警察來了,強烈要求那個魔性大發的華人馬上離開。邪魔在另外空間被銷毀的同時,恰好是這個空間那人被警察趕走之時。其時,他倆在這個空間並沒有做任何溝通。

「沒過多久,氣氛又變得緊張壓抑起來,我看到一個紅臉魔,頭上長著兩隻彎角,我把它的角折斷了,露出傷口,它的魔力都在它的角上,我把兩個法輪放在它的傷口處,當我發出意念銷毀它時,它整個就被清理掉了。」師父在<<轉法輪>>「意念」中講,「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像一個工廠的生產辦公室、廠長辦公室發出指令,具體各個職能部門各行其事。就像部隊的指揮部門一樣,司令部發出命令,指揮整個部隊去完成任務。」我悟到我們不能放任邪惡,如果它們做惡的時間越長,邪惡之場就會越泛濫,危害更多眾生,必須在一開始時就立即發出正念鏟除它,不能人為地滋養了邪魔。

學員C說:「在那個魔性大發的華人叫囂最狂的時候,一個行人來看了我們的圖片展,走上前去反問他說:‘你怎麼解釋圖片上所發生的一切呢?’(指大陸被迫害致死、致殘的法輪功學員照片)」。那人啞口無言。在場的路人,看不慣他狂妄的表演,當著他的面在我們的簽名表上簽字表示支持法輪功。在他被趕走後,一個一直在旁觀的女學生高興地衝我們說:「他終於閉嘴了。」

學員B說:「過一會兒,一大片小魔叫囂著趕來了,我又發出許多小法輪將它們清理完了。在清理其中一個魔時,法輪像電鋸一樣把它劈開了……整個氣氛又清澈起來了,我和學員C發完資料開始打坐,一切變得祥和、安寧起來,整個場發出強大的能量。」

學員D:「有一個印度人上前來問,法輪功是不是像中國日報上所說的那樣?當他聽完我的真象介紹後,恍然大悟,明白自己是被中國媒體的謠言所騙,主動在我們的簽名本上簽名。我有說不出的高興,又一個生命因為自己的正念得救了。」

在洪法回來的路上交流時,我們都提到了當時我們不約而同地都發出了除惡的正念。我們對師父的最新經文有了更清晰的體悟。

師父講:「因為我們是修正法的,對於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愛護與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現,但對於操縱人破壞人類的邪惡生命的處理也是在保護人類與眾生。大法洪傳,救度一切眾生。而那些邪惡的、完全不可救藥的邪惡生命,雖然不能得度,也不能任其無限度地做惡、從而迫害大法與學員及世人。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引自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美國馬裏蘭學員 2001年5月3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