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神話:善心阿姨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4月4日】 善心阿姨是個家庭婦女,文盲,自小就信佛,是一個居士,到四十好幾才結婚。天目本來就是開的,經常看到另外空間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她也沒當回事。看到自己還沒結婚,肚子裏卻有了一個三、四十公分高的金燦燦的小孩,也沒當回事,整個兒一個大小孩兒。結婚後有一回跟丈夫吵架,一連幹了六戰,每吵一次那肚子裏的小孩就小一點,吵了六次後那小孩就化了、沒了,她也沒把他當回事。

95年別人把法輪大法洪傳給她,她拿起《轉法輪》一看,沒有字,都是一個個佛像,而且對她眨著眼睛說話,嚇得她趕緊把書給扔了。最後,她就要了教功圖片,自己先回家比劃。當天晚上做夢,夢中有人給她顯現《轉法輪》這本書,並告訴她這是本寶書。第二天趕緊去朋友那兒要來了《轉法輪》。

善心阿姨經常與大家一起在外煉功洪法,有一天煉完功回家,半路上突然眼前房子、車子、人,這個空間的一切都不見了,她就對老師說:「喂!師父呀,我這甚麼也看不見了,這大馬路上出了事怎麼辦呀?」等她看到這個空間的東西時,人已到了家門口。平時大家在一起煉動功時總看到她笑,別人問她笑甚麼,她說:「每個人身後都有師父的法身在看著,你們煉功打瞌睡,師父的法身就對著你的腿關節後面用指頭輕輕一捅,你們就清醒了」。她要笑出聲來的時候,師父法身就把她的嘴給捂著,不讓她影響別人。有一天在家煉抱輪,飄起來頭頂到天花板上,她又對師父說:「好了吧,我的頭都頂到天花板上了,還要我飄到哪裏去呀」。馬上又慢慢飄下來了。

一煉靜功,她的元神就跑到天上去玩,看看大家要煉完了,又趕快回來。剛開始時看到甚麼都說,勾起許多新學員的執著心,經常被批評,她說划不來,再也不說了,僅僅對幾個學法好的老學員說一下。後來師父說不能煉功時元神出去玩,她再也不敢了。煉靜功時,經常看到另外空間的神來拉她,要收她做徒弟,都是神來神去的。她告訴師父說:「師父呀,這些人又來拉我們弟子了,快把他們趕走」。師父不理她,她急了,拼命地跟那些神幹,跟他們打,罵他們,要他們滾,這時師父的法身才過來把那些神給滅了。她明白了師父是考驗弟子修大法堅不堅定。她對老學員說:大法弟子的根基太好,另外空間的神是搶著要收你為徒,實際就是破壞你修大法,你要不注意,不堅定,很容易上他們的當。她到老學員家去學法,跟他們說:「你這家裏是金光燦燦的,牆上坐了很多佛在跟我們一起學法,聽我們交流;衣櫃裏的衣服上也是金光閃閃;因為能量大,掛曆上的小人小動物都成了活的經常跑下來」。一年以後,善心阿姨就能通讀所有的大法經書了。她平時很少出門,就在家通讀大法,因為人身上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她看了難受。不久她又在自己家裏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自告奮勇的當了輔導員,而且來她家學法的人越來越多。她跟老學員說:「來我這的都是別的小組認為不精進的學員,我天天帶著他們通讀大法,每讀完一遍我都看到他們的身體變一層,看了真是高興」。

她是開著修的,甚麼功能都有,看到師父都是根據學員的情況來安排每個人的修煉。有一天她浪費了很多水,結果師父就帶她去了一個沒有水的空間,那裏生活的人都很苦,沒有喝的;有一天她浪費了很多糧食,結果師父又帶她去了一個沒有吃的空間,那裏生活的人同樣很苦。她於是明白了第七講「殺生問題」中所說的:「不給超度的話,這些生命就沒吃沒喝的,處在一個很苦的境地,」是講了宇宙中確實的存在,阿姨也明白了大法中師父講的句句都是不同境界「真」的體現。有一段時間她老吃辣椒,每天打坐時看到眼前掛著一個尖尖的東西,過了五六天她才明白過來,知道師父要她吃辣椒的心不要太重。諸如此類的事很多,都是幫助她提高心性和對法的理解。

善心阿姨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她說老師不讓她偷懶多睡,越是真修弟子師父越管得嚴、看得緊。問她師父怎麼不讓她多睡,她說:「你睡多一點呀,身上熱得不行,想賴一下床呀,下面火就燒起來了,你只有趕快起來學法煉功,老師知道我沒有文化,所以不讓我偷一點懶」。有一次晚上做夢,見到師父了,她對師父說:「師父,我是沒有文化的老太婆,悟性不好,您可得把我看緊點呢,我不明白的地方你得告訴我呀。」師父說:「好!」轉身就走了。她一看不放心,又趕了上去對師父說:「師父,我剛才說的您聽到沒有呀?我可是真正的真修弟子,您可千萬不要把我給落下了!千萬千萬呀!」師父笑著說:「好!好!好!好!」

7.22以後,善心阿姨看到電視上誣蔑大法就氣得不行,帶著大家繼續學法,一直堅持著。可是電視上誣蔑師父有洋樓、洋車,她給擱心裏了。心想師父要是教我們做好,自己這樣,那可不幹,得去搞清楚。於是善心阿姨帶了一大班人去北京上訪,自己心裏卻揣了這麼個問題。到了北京的當晚,耳邊就有個聲音告訴她:「你沒有這一難」。阿姨一聽,心想:這是師父考驗我堅不堅定,看來我來對了。第二天她沒急著去上訪,想找人問問,交流交流,得把自己的問題搞清楚,學員說她傻得可愛,一心修大法還信邪惡對師父的誹謗,別人看不到都堅修大法,你都看得清清楚楚了還有問題呀?她說師父說了要對大家負責。

交流沒結果,自己來到天安門廣場邊上找了張舊報紙坐著歇歇氣。正坐著,突然看到舊報紙上一條新聞,說是有個叫李宏志的老闆從國外回來,發現自己的家給封了,三輛轎車也給封了,人家還說他家和車都已經上了電視,他正找政府打官司。善心阿姨一看明白了,心裏樂哈哈的:「我師父就是我師父,才不會像他們說的那樣呢」。趕緊去上訪,沒到門口就給抓了。把她抓到哪,她就洪法講真相到哪,從自己是個一字不識的文盲講起,講得個個警察都說:「阿姨啊,你們太善良了」。抓回當地,讓她回家去,專門派一個警察天天來看她,她一看,原來這個警察某一世曾經是她的兒子,阿姨就天天給他講大法度人的道理,每次這個警察都是流著淚出去。

善心阿姨去了好幾次北京,一點怕心都沒有,旅館不能住,她就睡在天安門廣場邊的隧道裏。無論她怎麼打橫幅、講真相,警察不抓她,或者抓了就放了。因為她看到很多東西,所以也執著於被抓進去,而且跟學員說了很多執著於圓滿的話。後來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和與老學員交流,知道這又是給邪惡利用了,也是心不正。逐漸地越做越好,講大法真相的資料不知發了多少,回到家就認真學法。有一天有個老學員約她在她家附近見面,老遠就見她大冷天的戴一個白色的遮陽帽來了。問她幹嗎戴著這麼大個白色遮陽帽,她說:「現在我這門口天天派人盯著,這裏離派出所又近,我怕把你們給暴露了,特意這麼個打扮好讓他們認不出來。」這一下把那個老學員笑得肚子都痛了。阿姨不解,問他笑甚麼。老學員說:「我老遠第一個就看到你戴著個白帽子。」阿姨趕緊把帽子給摘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