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度眾生師導航」(下)

【明慧網2001年4月21日】 (接上文)第二天中午,我元神出去,看到一些熟悉的學員微笑著向我走來,心裏很高興。誰知一到跟前,他(她)們就要殺我,嘴裏還說,他(她)們是真正修煉的,我不是。我一邊應戰一邊想:我是一個真正的修煉者,帶的是一身正氣,你們要來害我,那肯定是化成學員形相的魔。正念一出,魔就現出了原形,原來是一群狐黃、猛禽。當時就想用火燒,霎時一條火龍從泥丸宮飛出,口噴真火,頓時一片火海,濃煙滾滾;又一條龍從泥丸飛出,口噴清水,如瀑布一般,剎那間渾濁的天空變得清新。緊接著又過來兩個「學員」模樣的魔和我鬥法,這次可不能再上當了,我就說你們快現出原形吧。誰知他們說,他們就是那兩個「學員」。我就在想:那兩個學員我非常了解,確實是真正的學員,決不會來害我,這一點我確信無疑。正念一出,我看到了過去的因緣,原來我熟悉的那兩個學員,有一個境界和我有關係,由於我做的不好,他們也造了業,學員沒有消去的業在另外空間裏有學員本人的形像,也有其它的形象,但不是真正的學員,實際上是魔性的表現。那兩個魔性的形像對我說:都是因為你不好了,我們才變成這個樣,你為甚麼要消我們。我說:是的,我以前做的不好,影響了我境界以下的生命,但我願意悔過,重新變好,所以我今天要修正法,而你們是業力構成的,又來破壞大法,新的宇宙中沒有你們的位置,所以要銷毀你們。如來佛的碗一照,他們一下子就變成一小點,化成黑色的水,那就是業力。通過這件事,我才認識到,今天修煉的人,在過去的不同境界和生生世世的輪迴中,都造下了相當大的業力,就因為還有悔過之心,願意返本歸真,無論要歷盡多少艱難險阻,師父都不辭千辛萬苦來度我們,師父是多麼的慈悲啊!

慢慢地,我出現了歡喜心,但沒有意識到。直到有一天,在降魔的過程中,發現功能沒了,我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 。我開始醒悟: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任何場合都是給你修煉的,就是在降魔的過程中,師父都在考驗你的心性,你心中有沒有法,你能否識正邪,能否辨真偽,你有沒有歡喜心,要知道只有法才能除邪惡,你要是心不正,任何功能都不會給你展現出來。我修正了自己,一切又恢復正常。師父要我們修的是多麼的正啊!

三、 重返家園

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獅子馱著我翻山越嶺,跳過無數的懸崖峭壁,有幾次我都感到獅子累了,可它每次都是勇猛向前,經過了無數的艱難險阻,把我送到了一個瀰漫著的物質構成的宇宙跟前。緊接著我騎上黑豹進入茫茫的宇宙,這個宇宙看不到有形的生命,只感到黑黑的、渾渾的,伸手不見五指。黑豹在這宇宙中風馳電掣地向前奔跑著,就這樣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把我送到了一個藍天白雲、綠草茵茵的地方。天鵝接駕,帶我飛向藍天,穿越無際的雲海,最後降落到了一個「美妙窮盡語難訴」的地方。我看見師父和許多修煉弟子(熟悉的、不熟悉的)已經在哪兒等我們這些姍姍來遲的弟子。我剛一到,一個熟悉的弟子也飛到了,他問我:老二,你甚麼時候到的。我說:剛到。後面又有弟子陸續趕到,他(她)們是自己飛來的。那時我一看自己是一個白人小男孩。

之後,師父面對著我,但和我相距一定的距離,用一根細線為我引路。我伸出右手想抓住那根細線,但始終抓不著。下面是無邊無際的大海,身體距海面不足一米,幾乎是貼著海面飛行。我暗吃一驚,如果我有絲毫怕的念頭,就會掉入汪洋大海之中,我知道師父在去我的怕心。那時心中只有一念:不要往下看,不要動任何念,眼睛要緊盯著前方,師父就在前面,但已看不見,只好緊追細線,奮力飛行;嘴裏不停的喊著:「師父,師父,師父……。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飛過了這無邊無際的海洋,到了一個有許多佛的空間。我一看自己,是一種女神的形像,是一位大道,回身一轉裙邊飄動,那真是風雲變換,天空中,高級生命的位置隨之變動。接下來,我自己開始飛升,穿過不同的空間,又到了另一個境界,是一位男性,宇宙中的和平使者。緊接著我又繼續飛升,越過了無數層天,又到了師父的身邊,那時我是一條龍,是那個境界的護法神。接下來,我衝出了這個宇宙,站在一個廣闊無垠的、湛藍的天空中,沒有雲海,清澈透明,群星在我周圍閃爍,天朗氣清,我心曠神怡。再一看,我剛剛衝出的、那個包含著我神聖境界的宇宙,現在在我的面前只不過像一個小皮球,是如此的渺小。真有「茫茫天地我看小,浩瀚蒼穹是誰造?」的感覺。

此情此境我才親身體會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法的博大與精深(只是我能理解的一點點而已)。正像師父在經文「穹」中所講:

「宇宙之浩瀚 天體之洪大非人所能探知 物質之微非人所能窺測 人體之窮奧非人知其表面一學之渺 生命之龐雜將永遠是人類永恆之迷」

師父告訴我,還有境界在等著我,要我繼續修煉,我明白師父是要我修得更純、更正。瞬間我回到了人間的肉體上。

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4月20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