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著真理如願而來(下篇)

獻給5月13日師父傳法九週年紀念日

【明慧網2001年4月29日】 (接上文)
三、大法工作

師父說:「自己修得好,會把那一地區的法弘揚得好,學員們會修得更好」。開始的時候,我修了一年幾乎完全是在家自己修的,當我明白自己應該做甚麼的時候,就走了出來。出來後發現很多老學員對法的堅定是沒得說的,學法也已經近百遍。可我也發現他們中間一些人被很多人的觀念障礙了,自己用人的思想無意中把法給固定了,當然也就反過來被法給制約了。我剛一出來見到的很多全是老學員,本想從他們那有所得,卻發現一些人有這麼個狀態,但我決定正視他們,於是大膽地與他們從法上交流。老站長震驚了,她沉思著說要把我當成一面鏡子,並鼓勵我大膽地去與學員交流。

在一次輔導員與老學員學法會上,大家推薦我來主持,老站長叫來了很多老學員。我剛剛開始主持,就有一位站長遞了個紙條過來,上面寫著:「高層次的法只能隨緣而得,不能隨便交流。《義解》多少多少頁」。我看後很認真地和大家交流道:「我在這裏決沒有任何要顯示的心,我只是想和大家談談我個人的認識。可我還只是剛剛開口你們就覺得高了,那我自己境界中對大法的認識還根本沒有談呢。我們學法正是要突破人的框框,真正從理性上來認識大法。」當兩天的學法結束時,大家搶著發言,尤其老站長說:「我是最老的學員,至今已修了四年半了,《轉法輪》也已看了一百遍了,一直要求自己早日修出三界。原以為這是多麼大的誓願,到今天才明白原來自己對甚麼是『大法』修煉根本不清楚,才明白那也是沒能從法上突破的強大障礙。」從那以後,大家又一起舉辦了很多次集體學法。努力突破人的觀念來學法,使整個地區的學員越來越能夠真正從法上來認識大法。

我本來有機會出國聽師父講法,可又覺得大法的環境需要我和更多的學員一起學法。我從來都是樂哈哈的不知疲倦,不硬來,到任何地方去都是隨緣,也非常理性,向內找是一種非常自然的、本性似的,而且我心裏沒認為我比別人高,也就沒有單純地去做甚麼工作的想法,這樣個人修煉與所做的大法工作自然地融在了一體。在去做大法工作之前,我總是先儘量把自己的心擺在最正的位置,也就是先主動清除自己不符合大法修煉的因素。這樣做起事情來,一般就沒有甚麼阻力或太多的考驗我的因素存在,起到的糾正各種不正確因素的效果非常好。通過學法,大家也認識到:自己心越正,阻力越小,否則不單事情幹不好,師父反而會先考驗你一把。我受到過的讚揚不少,它促使我更嚴格地看住自己的心,因為我看到學員對我的讚揚其實是衝著法來的,是學員看到了大法的強大威力,看到了學法的重要性。我也很理性地認識到:大法造就了宇宙中的一切,包括我;一個真正溶於法中的生命,他是不可能去自心生魔的,那麼就不要被這層法給制約了我該要做的;是凡自心生魔的人,其實根本就不知道「大法」是甚麼,對真正的修煉者來說就像笑話一樣。

當一些干擾破壞大法的事出現時,我不是去專門處理甚麼事,而是跟大家交流怎麼樣來認識「大法」,怎麼樣學「大法」。大家越把心放到法上來,事情不要誰去說,大家自然就從法上看到了自己有甚麼執著心,存在甚麼問題,而且能夠真正明白學法的重要性,那種能量場不單是非常正的,而且非常的強大。這就不是在做人的甚麼「處理問題」的工作了。我覺得單純地交流怎麼樣向內找是不夠的,向內找只是一個成熟的修煉者的必然,如果一個人不能在更高不同境界來認識大法,那種向內找只能是似是而非的又懂又不懂,找也找不著。只有按照師父說的那樣去學法、交流,真正認識甚麼是大法修煉,那種昇華和變化才是突飛猛進的,才能真正改變一個人。在修煉過程中,一直到現在,當我跟學員交流甚麼是我所理解的「大法」修煉時,常常具有震撼性,許多學員都覺得自己像才剛剛明白一樣,這促使他們更加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更加認真地去學大法,而不是像一些自說圓滿了、不用再學法了的人說的鬼話。

我最近去了一些地方,有一群自認為已經圓滿了、完全開著修、不用再學法的人跟我們說:<<轉法輪>>是小學生課本,不要執著,要放下<<轉法輪>>,去悟高層次的法。完全是一派鬼話。我就從我開始修大法四個月時思想沖到六層宇宙談起,我怎麼樣通讀大法;怎麼樣正悟到一層層不同境界的法;7.22以來我是怎麼樣用法堂堂正正修過來的;一直到現在我的功還在像坐火箭一樣的往上沖。當我看師父講法時,仍然是無數的法理從書中展現出來,永遠也看不完似的。我真的是跟他們顯示顯示,讓他們看一看大法在我身上體現的威力。他們自認為修得高了,別人理解不了,可是我呢,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我跟誰都能交流,而且這種交流中不帶任何會干擾人思想的痕跡的,只可能使人更加堅定地修大法,學大法。通過交流和學法,我們按照師父在法中說的真正去做、去學大法,都能在法上勇猛精進、能從學法中看到無數的法理。我們一起學法的學員,從7.22到現在,沒有一個倒下來的,全都是堂堂正正能帶動一方人的精英,而且許多人比我修得更好。

我們遇到過多起個別人由於自己心不正而造成被高層敗壞的生命附體干擾的事。它們的目的就是破壞學員對大法的正信,集中體現在師父經文「堅實」發表的前一段。表現出來的狀態就是一個平時不怎麼學法的人,突然心性大變,對法的認識表現得很高,心態非常的祥和,講出的話輕易能使老學員落淚,打著的旗號都說是師父,而且別人聽不到,也不會太明白,能知道你今天幹了甚麼,能指出你有甚麼執著心。很多學員上當,卻以為真是師父慈悲。他們表現得好像很善,卻說我們學員不夠善,跟目前那些自認為圓滿了的人的狀態很相似。我們面對這些事時,第一是明確提出這種狀態不是他們自己從大法中真正修出來的;第二是告訴他們我們修煉是從裏向外,不會表現出這種「善」的狀態。同時我們盡力幫助他們回到法上來,讓他們從法上去看清楚存在的問題。由於我們心很正,這些邪惡生命對法的理解根本不可能高到哪裏去,很快就會漏出馬腳;但由於那時被干擾的人往往都是平時就不怎麼學法的,很難放下這種執著,也就被法所淘汰。而現在被干擾的人往往是一些過去修得不錯的人,對他們自身的迷惑也就更大。很多學員只能憑本性的一面知道他們不對,卻辯不過他們,所以我認為一切都與大家的心性和學法有關。那些敗壞的生命非常邪惡,我們一定要像孫悟空識破白骨精那樣來識破那些生命假善真惡的本質。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太陽系怎麼轉,裏面的星球就怎麼轉;銀河系怎麼轉太陽系就怎麼轉:宇宙怎麼轉銀河系就怎麼轉。你同化到哪一層法,你就帶有多大的法的力量,他是修到那個境界中生命的法的一種體現,而非強為。所以自己修得好,一定能把法洪揚得好,學員們會修得更好。如果執著於個人的圓滿,不能著眼於大處修煉,在那種境界中修的法的美妙就很難在自己身上展現出來。師父說:「佛法無邊,宇宙有多大,這個法就有多大」,這是全新的宇宙學。師父講法至今,一直在用人對宇宙的概念,把我們拔起到從宇宙的宏觀到微觀中來用法衡量一切,一直往高層次帶著我們,用法來豐富我們的智慧,真正地用法去「洞徹無量無際的世界」,去洞見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至更大」的,「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的一切奧秘。


四.強大的主意識

當我看到師父寫的「再論迷信」(99/07/13)經文時,學員都在說這是再次給人的機會。我則意識到有更大的魔難將要來臨,要做好準備。可沒想到會那麼快。當看到電視上一個個老學員、老站長上了電視的時候,我覺得那是必然的;而當面對批判時,我真是坦然不動,知道我們應該去承受一切。我的祥和和見了誰都樂呵呵的心態使得我的領導和同事們背地裏都豎起了大拇指:「你們真了不起。」當公安審問我時,我拒絕了一切誘導,心中只有一念,就是堵死我的一切人的退路,杜絕我的一切人心,全部用修煉、用法來回答他們的問題,沒有任何躲閃。他們問完話後,由衷地認為大法太好,我們修得好,了不起!被軟禁時,我的坦然與樂哈哈的心態,使得軟禁我的人臉都失色:「哇!連我們都怕,你在這種環境中還能開懷大笑,甚麼東西還能壓住你呀!」當他們故意要學污衊師父的文章時,我心底裏那種神的怒吼使得他們都在發抖。我對自己修好的一面說:如果這個肉體表面有任何主意識不清從而被邪惡利用來干擾破壞大法,那就立刻滅掉。我出來後有一念,就是要讓每一個見到我的學員,聽到我的聲音的學員,都能夠堅定的修下去。我的樂哈哈心態與祥和,也的確使許多見到我的學員感到振奮。

當許多學員上北京時,很多學員在一起反覆交流了為甚麼不能帶著人的執著去北京。我回到了老家,心中對師父發願:「師父!我一定要走最正最正的路,您一定要幫我!」在家鄉我看到有的學員那種茫然的狀態,憑著本性對大法的認識,我知道我要幹甚麼了。通過迅速與學員交流,把我自己、身邊的同修們是如何堂堂正正修過來的過程講給他們聽,真的馬上使他們產生了正信,馬上明白原來大家還在堅修大法心不動。於是他們又到處去交流,使得更多的人堂堂正正的修大法。我回家後,曾悄悄地跟很多老學員交流,談了對於個人圓滿與整體提高的關係的認識。有一度看著老學員一個個被抓,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卻還有那麼多學員沒從法上提高上來,真急呀,但我不灰心,繼續智慧地做著我該要做的一切。我身邊還有許多老學員修得非常好,一直幫大家維護著集體學法的環境,堅持了一年之久。

我曾遇到了海外的幾位學員,我為國外的弟子們對大法至誠的一片心而感動,但我也急呀,我說:國內有我們老學員在呢!你們去完北京趕快回去和大家一起學法洪法,這麼好的機會,我們一定要用來去向廣大的人民洪法。

在做著大法的工作時候,我認識到,最後我自己也要走這一步──去北京。(順便一提,我不是一個靠點化來修的人,一切都是從大法中明明白白地悟道,因為我認識到當執著於這種點化時,就已經在難中了,唯有明明白白從大法中修出的發自內心的正悟,才能真正的「不迷不惑」。)於是當時機成熟的時候,我以純純淨淨的心態去了北京。回來後我感受到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的強大區別,我的主意識變得更加堅不可摧的強大起來,那種對大法的正信真是力可劈山,而且越來越感受到正法的進程是如此之快,我們做大法工作的時候也越來越能夠運用智慧,在去掉了人心之後,可以很方便地利用人心來說明真相,鏟除邪惡的物質因素。夢中的我是在槍林彈雨中馳騁救人。

在反覆通讀了師父寫的「忍無可忍」經文後,我逐漸明白了該要用甚麼樣的心態去做一個神。我的主意識再一次強大起來,不允許自己思想中再有變異物質存在,也不允許舊宇宙的勢力再利用我個人提高的因素來考驗大法,我不再從任何個人提高和個人圓滿的因素中去看待問題。我知道我修好的一面是無所不能的,真正能洞徹一切的,當我主動清除思想中的障礙時,本性的一面就很好的參與到正法中來。我感受到修好的一面如出爐鋼水形成的滾滾洪流在排山倒海地過來;我感受到我能抑制人的邪惡思想;我變得能夠把人的思想打到手心裏,很好地去跟他們說明真相;我強大的正念能夠改變空間場的物質因素;這一切都使我越來越感受到佛法的殊勝和美妙。當我看到師父寫的「正大穹」時,心裏那個樂呀,無以言表。

在修煉中我們體會到,我們的修煉經歷也是「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無論這個過程中有過甚麼波折,我和眾多大法弟子一起,沒有任何遺憾和後悔地走到了現在,因為我們真正地做到了共同精進,在法上認識法,正在實現「助師世間行」的久遠洪願。


大陸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