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著真理如願而來(上篇)

獻給5月13日師父傳法九週年紀念日

【明慧網2001年4月28日】在師父傳大法九週年紀念日之際,想以我在大法中的修煉歷程,來向師父及廣大同修們做個彙報。

一、正信之力震動十方世界

我很早就聽過師父講法,那種美好的感受至今難忘,當時幾乎是師父講甚麼我就有甚麼,而且我是沒買票溜進去的,可是那以後我卻沒有修。更多的原因是當時覺得師父口氣太大,同時自己的執著也放不下,或者說是因為當時自己不能確定這是不是真正度人的大法,造成自己不願去放下人的東西。

我介紹了很多朋友來學,他們學了後都覺得好,都要我學,可我卻沒有學。兩年半以後的九六年初,我看到了師父寫的「真修」經文。那一刻的感受,就像是師父在我靈魂最深處在喊我一樣:「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我流淚了,我明白我面對的是真正能度人圓滿的佛法。在隨後不久所參加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親眼所見別人的修煉所得,在會場上我就與妻子一起發誓:「一定要修成正果」。

我從發誓的那一刻起,似乎對能不能修成正果再沒有疑慮,那個決心就像鐵定了一樣。我之所以走入大法,完全是明白了他是真正能度人修成正果的法,從此無論遇到甚麼,再也沒有過猶豫和疑惑。

開始的時候決心下得很大,實際的修煉中卻感受到去掉人的執著就像割肉一樣地痛苦,而且經常反覆做不好。當我覺得如果老做不好老往下掉的時候,我很冷靜地想:這樣修怎麼能修成呢?我回憶了自己要修法輪大法的動機。當我非常肯定師父一定是來度我們的時候,我便豁然明白我感覺的那種掉下來是不存在的,一定是有我還不明白的法理存在。這種認識使我不再困惑於自己做不好的地方,只管往前走,往前修。

四個月以後的一天,我邊幹著家務邊想著法,突然一下腦子就明白了這個宇宙有六層之大,那一刻我的全身都在興奮。思想立刻想往上沖,可是往上連七的概念都沒有,是空的,而且真有些驚恐,而往下卻好像自由自在,很明白。那飛逝的一刻,我非常急促地對妻子說:「哎呀!哎呀!這個法太大了!」我立刻只覺一部天梯插在自己面前。我流淚了,我感受到我是在修一個無比大的法。當後來我聽師父講「大法、大法,你們不明白這個法他有多大」時,我內心裏的殊勝呀,無以言表。所以我對師父鄭重地發誓:「師父,我一定要憑悟而圓滿!」

這以後,我對自己要求得更嚴格了,去執著心時毫不猶豫。慈悲心也開始一層一層的出,一兩天就變,而且越來越洪大。感受到那個功啊一個勁地往上沖,無論是躺著、坐著、坐在車上、走在路上,真正是像坐火箭一樣往上沖。由於向內找的力度很大,在自己身上、自己家裏、自己的環境中都非常明顯的形成了一種能自動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的場。當師父在新加坡講法中說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時,就像講在我的心坎上一樣。這個時候學法也多了起來,忽然一下從法中完整的看到了「人為甚麼在迷中」、「為甚麼人生是苦海」、「人為甚麼要修煉」;忽然一下看到《轉法輪》中完完整整講到周易八卦的更高更大的理、更高更高的境界。以至後來有人說我師父不懂周易八卦,我聽了是哈哈大笑,不修煉的人怎麼能看到超越人的文字的更洪大的法理呢。


二、學法

這時候我才在大法中修了六個月,我對自己耽誤了兩年半的時間有一種無名的懊悔。當從法中看到這麼多內涵之後,特別是聽說老學員一天能學一講的時候,把我急得就想把耽誤的時間追回來。我開始通讀大法,一遍一遍地一心不亂地通讀大法。

剛開始甚麼也悟不到,十幾遍之後,當完全放棄想要用人的思想來分析和理解大法時,我發現師父所有講過的法全融到了我的大腦中。他首先使我過關時輕輕鬆鬆,遇到問題、矛盾,真是迎刃而解。我覺得太妙了,覺得前一段時間等於是又耽誤了:修得那麼笨,還覺得苦得不行,還覺得自己修得努力。師父一再要我們多學法,一再說「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這以前,自己就是沒明白。這以後,整個修煉就變了,心性也完全不同了。無數的法理一層一層的、一個境界一個境界地展現出來。大法的要求越來越高,面對矛盾時的那個快樂呀,根本就沒有苦呀、難受呀的感受。一出現矛盾就把它抓住,而且根本不把難、矛盾、關、執著心看在眼裏,一心在法上,想著師父給安排這件事是要我從法上悟到甚麼,這個事情裏面包含著哪一層法呀?總是從具體事情中自然地跳出來用法去衡量一切。再後來我經常跟學員談起那種溶在法中的快樂呀、從內心裏生出來的對法的正悟呀等等,就如同每一個細胞裏都充滿了法,如同每一個細胞都在法中歡樂一樣。這全是修出來的體會。

修到九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被告知妻子有過對我不忠。那一瞬間,我心裏出來的全是慈悲,沒有一絲怨恨。也就在那一刻,我的一生從小到大的每一個細節都「唰」的一下展現在眼前。我全明白了,自己的一生都是師父安排好的,我在人中做的每一件錯事都用各種形式還了,大法真是殊勝呀!

我在法中證悟的體會跟師父在法中說的非常吻合,真正的是修到哪個境界就有哪個境界的法來指導你。我對一些學員不學《義解》真是覺得不可思議,覺得這是用人心來對待大法,就如同說這部份法我不要了一樣。單單是一遍一遍通讀大法的過程中,法裏面就會有無數的關口出來考驗你,任何一點對大法的疑問,只要你擱在心裏,你就會被法所制約,就會面臨考驗。所以我在法中看到不明白的地方時,總是把他放一邊,絕不擱在心裏,只管一個勁地往前走,往上修。這個問題修不好我就修另一個問題,我相信隨著境界的提高,不明白的問題一定能修到明白。事實確實如此。其中有一個問題我有兩年都不明白,就是「挖其眼如何」這句話,為甚麼用「眼」字。當終於修明白的時候,我不禁哈哈大笑,覺得就該用此字。因為我是對大法沒有了疑問才開始修的,為了這個疑問我曾付出兩年半的代價,今天我又在大法中真正地明明白白地看到了不同境界的法,正悟了大法在很多不同境界的存在,有甚麼能比這更美好、更殊勝、更偉大呢!所以這樣一來,在修煉的境界和過程中,我對法始終沒有疑惑或疑問,始終是明明白白的,無論是7.22還是現在,從來就沒有對大法和對師父的疑問。

境界不同了,對苦和難的感受完全不同,對以苦為樂在不同境界的感受也發生巨大的變化。到後來,連以苦為樂的感受都忘了,只知道曾經有過這種感受,但覺得那僅僅是個基本功罷了。而且一次次世間法的修煉都是明明白白的,境界的落差很大,對很多事都是明明白白的。

師父在「猛擊一掌」經文中要大家靜下心來讀十遍《精進要旨》。在那之前我已至少抄了二十多遍了,但還是按照師父要求的,一心不亂地、全身心融進去做了。當每一篇讀到第六遍時,自然就能背下來了,而且我並沒有有意去背書。這是從表面來說的。對於「病業」這篇經文,法給我展現的是一個個不同境界的法理,洪大得超越一切宗教中所說的,而病業卻真是講給「人」聽的。我看到,很多人執著於人的表面狀態、從而鑽到表面字眼裏去了出不來。這些被法所制約的人,長期不能真正走出人的認識,到後來在邪惡的全面無漏的考驗中,很快就被淘汰出去了。在我的腦海裏,學大法時真的沒有哪一講就是哪一講的框框,全部是圓融完整的,貫通的。

學法修煉整一年的時候,我明白了我們這次修煉有很大的內涵,不能把個人的提高看得太重,應該更廣大地去洪法。可我當時也說不明白,噎在心裏說不出來。後來看到《洪吟》中的「助法」時我明白了,就那個「同心來世間,得法已在先」、「緣到法已成」、「助師世間行」的意思。再後來看到師父大湖區講法中說老弟子的心態,知道自己是那個狀態。我跟學員交流過這樣的認識:我們就一個身體,卻要利用我們的各種人體的感受,如矛盾、病業、苦難、執著心等等來讓我們修出在不同境界對法的認識、對大法的正信和殊勝,修出我們不同境界中將要圓滿的一切。所以師父是利用著我們人的一切來讓我們儘快提高,就像幼兒園的老師,給你顆糖吃,讓你跟著學走路。所以我們學員有病業反映時,正念一出,病就沒了,立刻感受到法的殊勝、偉大,能跟著走下去。我們體會到,師父就是這樣一步步帶著弟子們修出對大法的堅定正信。如果修煉人執著於那個糖果的味道,執著於人的各種身體感受,卻把能使我們返本歸真修回去的大法給忘了,那就會始終跳不出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