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間(五)

正法中發生在另外空間的故事(續)


【明慧網2001年5月21日】註﹕山山,現年九歲。四歲的時候因為父母開始修煉法輪功,開始接觸大法。剛開始的時候,母親在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或者聽錄音帶,他在旁邊敲打他的玩具,似乎從來沒有認真聽過,但五歲後開始經常說出一些令父母吃驚的話。五歲以後山山正式開始修煉,他不會看中文,甚至連自己的中文名字都寫不好,但卻能讀《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只是如果同樣的這些字若在其它的地方出現,他就不認識。最近一年多來,他開始向媽媽講述他看到的景象,內容非常多,下面是其中一些有關內容。

除妖降魔莫忘大法是根本

世界法輪大法日集體煉功回來後的幾天,我感到非常疲勞,思想散亂,煉功時不自覺地被念頭帶跑了,早上背法,幾乎記不住,背一句忘一句,全身發冷,我甚至感到死亡就在身邊。

中午,媽媽突然問我:「你覺得大法日煉功時,有甚麼事情做錯了嗎?」我擺擺頭,她又問:"你能要那位‘道士’的法棍嗎?爸爸今日上班前說,法器是和功的機制緊密相聯的,也和心性修煉的法門是一致的,不二法門是修煉的根本原則。"我感到問題嚴重,當時一心想降魔殺妖,那位「道」過來幫忙,我把他當成自己人,他臨走時說有緊要事,須速速離開,給我一個寶貝,說大魔來了,棍子會自動跳出。我自小就喜歡棍子和兵器,對"西遊記"中各路神仙的寶物都很好奇,那天突然有人給我兵器,我自然很高興,沒想那麼多,就接住了。

接下來,我開始煉四套動功前,認真地想"我不要任何人的法器,不二法門的嚴肅性是修煉的根本"。那只"棍子"就從我身體裏往外出,緩緩出來之後,飛到遠處,"棍子"立即演化成了一個留有倒"八子"須的怪物,似人非人,眼光充滿恐懼、憎恨和幽怨,非常陰性,手中仍拿著同樣一條棍子。它做著各種動作,恐嚇我,想打我,我立即把它銷毀。很快,我又進入降魔狀態。來了五位武士,騎馬拿刀,身著盔甲,他們也在降魔,一會兒,他們又要離去,五位同時上來問我,是否要寶物,他們都說:"我們看你的兵器不夠,你也許需要這些東西,幫助一下。"他們遞上各自的東西,有戰馬、寶刀、利劍等等……,我堅決地說:"我上次要了別人的東西,自己的功都搞亂了,我甚麼也不要了。這是不二法門的大問題,我的師父是李洪志,法輪創造了整個宇宙,沒有任何東西能動了我。"刷一下,那五個"武士"就不見了。

我看到宇宙中有一個類似座標數軸的尺度表,宇宙中所有生命的名字都在上面,實際上是一個心性尺度表。有嚴格的規定,在某種尺度以下,會下地獄,在某種尺度會在哪層空間,會去甚麼地方,或發生甚麼事。銷毀的生命不在此表之內。這時,我看到自己的功柱在這幾天的變化,我保存那根"魔棍"期間,黃色的功柱"刷、刷"掉得很厲害,看著往下走,當我拋棄了它之後,看著功柱緩緩往上返。

現在邪魔非常瘋狂,念頭一不正,就會招引邪魔,鑽空子。我正念不強時,對異型生命發出的功能沒有殺傷力。

毫無保留奉獻一切

事後,爸爸、媽媽和我就這事交流,我們都感到修煉太嚴肅了,任何時候都會出現根子上對法、對師父是否堅定的考驗。無論我們在做多麼神聖的事,大法的原則、心性的提高是根本。這次邪魔就是利用我的恐懼心、貪心,鑽了空子。法造就了生命,當我們失去了法,偏離了原則,單純地追求"做事",等於是失去了生命。

另外,我感到正法修煉,心性的提高都會在對待正法態度上體現出來。師父曾說,「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佛、神他可以為眾生、為宇宙的利益放棄他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的,而且坦然不動的。」(《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你能做到嗎?這幾日,爸爸和我都在發出正念,鏟除江大魔。我問父親:"你發念了嗎?"他緩緩地說:"我用我所有的功,我的生命,全部的一切,在所不惜,全力鏟除它。"我感到羞愧,想起在五月十三日煉靜功時,為恢復能量,還特地給自己下了一個罩,面對邪魔,我還能有一點保留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