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去年我進京護法,後來違心的寫了「保證書」。正法修煉是萬載難逢的機緣,所以我很感到愧疚。學習師父最近發表的經文後,自己在加倍彌補的同時也清醒的認識到邪惡勢力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經到了令人忍無可忍的時候,邪惡的生命也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師父在〈建議〉經文再次講了「這場舊勢力所安排的邪惡考驗,我是根本就不承認的」(《精進要旨(二)》),師父都不承認邪惡勢力的所作所為,那麼這場邪惡考驗已經失去了必然存在的因素。真正在法理上明白了,在遇到邪惡考驗中就能衝過難關。下面就說一件最近我經歷的事。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這裏都有證實大法的傳單、標語出現,邪惡之徒明跟暗盯都無線索,幾乎瘋狂的失去理智。四月二十五日早上,把我們全鄉煉法輪功的「重點人物」統統抓到鄉政府關起來。我也在其中。

有師在、有法在,維護大法沒有為私為己的因素,也就沒有了怕心。因此當時自己一點都不感到畏懼,並當面指出他們這種無憑無據亂抓人是違法的,還撕掉掛在關押我的房間內的邪惡標語。他們接著又放誣蔑大法的錄像,我就乘機向鄉鎮的頭頭們講真相,揭露邪惡,並明確告訴他們:「我去年寫的保證是在高壓下寫的,是不情願的。我要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當時就印證了師父講的「惡人沒有那些邪惡的因素的操縱就沒有精神支柱了。」(《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他們沒有像過去那麼色厲內荏了。當我進一步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時他們更是都保持了沉默。正如師父說的:「揭露邪惡的同時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相的毒害,是在挽救人。」(《精進要旨(二))〈致詞〉)

這時他們以我干擾看錄像沒達到「效果」為由,又把我關到另一間屋子,當然裏面的黑標語又被我清理了。他們就認為我是第二次「犯法」,當天上午就送我到派出所留置。鎮派出所只有一間留置室,裏面有個男的。他們本想把我銬起來,偏偏手銬又用光了。公安就問我,「和那個男的關一起行不行?」因為他們抓我時我就意識到「決不認可邪惡迫害」,這時也就沒有聽任擺布的消極觀念,而是說,「本著你們的良心辦!」話一出口情況就變了,一男一女兩公安領我到另一辦公室。剛一會兒,我丈夫也聞訊趕來了。這當然不是偶然的。丈夫是常人,一來就大聲斥責他們隨便無故抓人的違法行為。邪惡之徒本來就是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只能搪塞一陣勸走了事。這時我又抓住機會向兩個公安洪法。一會兒,女公安藉機溜了,過了一會兒,男公安也走了。我也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在回家的路上,聯想起師父〈警言〉經文中講的「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我的認識又有了昇華。

回家後,丈夫和婆婆都說,他們還想找派出所質問警察執法犯法的事。並要他們對我今後的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負責。

由此我想到,如果我們樹立了堅不可摧的正念,家人就會首先覺醒,對邪惡勢力的鏟除是不是就更快更徹底呢?當然前提是,我們自己要走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