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消除在背後控制常人的邪惡勢力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三日】

一、感受「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警察找我,說是核實情況,要帶我去公安局。我說:「我不去,你們有話可以在家裏說。」他們不聽。我心裏想:「我不能聽任邪惡的安排,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任何迫害大法的行為都是不能認可的,請師父給我力量,鏟除邪惡!」見說服不了他們,我大聲說:「你們不能隨便抓人,要我去可以,但必須保證我的安全。我上有老,下有小,干擾破壞我的家庭生活你們要負責。」他們害怕,答應著走了。

在公安局,一個科長先是威脅恐嚇。以前和他們打交道,我會利用這個機會用常人的方法想對策,心裏突突跳,即使勉強應付過去,也掩藏不住自己那顆隱約的怕心。這次他一開口,我心裏也怦怦跳,但很快,我意識到:我是正的,害怕的應該是他。我心裏開始默念師父《洪吟》中的詩篇。〈心自明〉、〈正大穹〉、〈見真性〉,一遍一遍的念,他說甚麼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他看我不說話,就讓另外兩個人和我談。我心裏平靜多了,看看周圍的環境:屋裏有一架很高的鐵椅子,顯然是刑訊逼供用的,不知他們幹了多少壞事。我想:這裏是邪惡聚集的地方,我既然來了,就要正這個場,讓正念清除這裏的邪惡。修煉中,我是那種表面極少有感覺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可當我這一念發出的時候,覺的師父就在身邊,自己仿佛和宇宙中一切正的生命溶於一體,不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頭腦清醒,穩如泰山。

那兩人開始審我,威脅哄騙,軟硬兼施。我根本沒聽他們說甚麼,心裏想:「師父,請給我力量。」我也對自己說:「修好的那一面,快來正法。」看著他們兩個,我心裏反覆說:「除去邪惡;窒息邪惡。」一會兒,一個人推門進來說:「跟人家態度好點兒,別拍桌子。」兩人語氣緩和下來,表情也不那麼惡狠狠的了。我感到另外空間操縱他們的邪惡生命已被除掉,剩下這兩個被謊言矇蔽的常人,怎麼可能左右得了我呢?

一會兒,我開始胸口疼,像差了氣兒。大聲吼叫的那個警察說:「是我給你嚇的吧?那好,我走,我走。」剩下的那個說:「你沒事兒吧?喝點兒熱水吧。從來沒有人這樣對你說過話是吧?他今天對你是最客氣的。」我說:「我沒做過壞事,人家都說我好,都是客客氣氣的。」

他們不再逼我,寫好材料,把我送回家。科長還說:「願意煉你就在家煉,我們不管你。」改變了他開始說的報紙上的腔調。

通過親身體驗,我對師父的話有了真切的理解:「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控制常人的邪惡生命雖然瘋狂,其實是強弩之末,並不可怕,金剛不動的正念才是威力無比的。

二.體悟「思想和行為一定要用善的」

「大法洪傳,救度一切眾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那些一味逞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它們作惡的同時,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被其利用的世人。清除它們,就是解救了人,只要這個人善念猶存。內心的清醒使我沒有恨那些警察的想法。以前遇到他們大喊大叫、口出惡言時,心裏急於改變他們表面人的思想,忽略了在背後其它空間操縱他們的邪惡勢力,而那才是其邪惡表現的根本。要想改變人的表面,必須首先從根本上去除那邪惡的操縱者。除惡務盡。

內心的正念越是堅定、強大,頭腦越是清醒、理智,外表越是平靜、祥和;正念之場不僅鏟除了邪惡,而且圓容了周圍環境。我腦子裏沒想要怎麼應付他們的問題,可問題一出來,答案自然出來了。我想:「不要再問了,你們甚麼也問不出來。」他們真的談起了別的,一個說:「你看到的都是法輪功好好好,你換個角度,反過來看看哪裏不好。」我平靜的說:「你說的有點兒意思。你就誤在這裏。」他想了想,笑了,說:「你的意思是說我看的都是反面的?」我也笑了。他再不說了。另一個警察說:「你說光年是時間單位還是距離單位?」我談到另外空間、不同的時空概念等等,他說:「太複雜,搞不懂。」我說:「其實很簡單,比如你問人家到車站有多遠?告訴你走十分鐘。你說走十分鐘是距離單位還是時間單位?這裏邊沒有必要較真兒。」他不得不承認:「你比我知道的多。」表面上是他們問我,實際上是我引導了他們的思維,不知不覺的在改變。

我發現去除了邪惡控制的人,即使是警察,也不完全是不可救藥的。審訊我的四個人,多多少少都還有不同成度的善念。我的孩子放學沒人接,我提出接孩子,他們答應了,開車把孩子帶到公安局,車子繞過正門從後門進來。開車的警察悄悄跟我說:「我怕給孩子造成不良影響,所以沒走正門。」我說:「謝謝你的善心。」看了我的家庭情況,一個警察說:「你有一個不僅美好而且令人羨慕的家庭,我們不想破壞你的家庭生活。」那個說:「你的孩子真聰明,有禮貌,你很有耐心,又溫柔,難得呀。」另一個說:「你的工作一定非常出色,讓我的孩子跟你學吧。」

善的思想與行為同樣是有強大威力的:他能鎮邪魔,還能改變人。除惡與救度世人都是善的表現。我雖然看不到另外空間的顯像,卻能感受到慈悲的內涵在不同層次也有所不同,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更是無比洪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