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走好每一步──回顧在北京護法的日子


【明慧網2001年5月9日】2000年12月下旬,我們一行六個大法弟子從南方某個大城市赴京正法。在進火車站時被攔下一個大法弟子。火車開後,便衣以查車票和身份證為由不斷盤查我們。我坦然地拿出車票、身份證。便衣以其他兩位大法弟子無身份證、另一位大法弟子有身份證但無行李為由,帶走了她們(都是老年人)。後他們又不放心我,又來盤查我。我嚴正地拒絕,並指出他們毫無道理,他們只得訕訕走開。就這樣,我們兩位大法弟子到了北京(後來得知被攔下的4位大法弟子都被當地刑拘,其中一位大法弟子被判了一年的勞教)。

12月23日上午10時許,我們一身正氣走進了天安門廣場,這時的廣場上,不時有大法弟子打出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便衣四處奔忙抓捕同修,警車在呼嘯,車上不時傳出同修們呼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我急忙快步走到廣場中央,顧不上便衣的虎視眈眈,從衣袖裏抽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高舉起,邊跑邊喊「法輪大法好!」我的聲音是那樣高亢、尖脆,直衝雲霄,我仿佛融入了宇宙。等到幾個便衣如狼似虎地撲來,將我打倒在地,我才回到眼前,奇怪,一點也不痛?我從地上站起來,威嚴地說:「不准動手,我自己走!」便衣舉在半空的拳頭放下了,推著我上警車。不一會兒,車上擠滿了大法弟子,我們一路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的口號來到了天安門公安分局。

在大門口,只見圍滿了觀看的群眾,中間兩排警察隔出了一條甬道。我們來到後院時,裏面早已擠滿了同修們,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甚至有懷抱著的嬰兒。每進來一車人,同修們就互相鼓掌。在那裏,不時有人領頌《論語》、《洪吟》,有的大法弟子打出未被搶走的橫幅,有的忙著往牆上貼著大法標語。當惡警打人時,我們一起湧上前,高呼窒息邪惡!當有人攝像時,我們背轉身不配合,不時有一車車大法弟子被押出去,我在那裏一小時功夫,就有400左右大法弟子(一天至少有1千大法弟子被抓)。一輛輛大客車把我們拉向各處,我坐的這一車拉到了前門派出所,在那裏,我們被搜走了東西,一個個審問。可我們甚麼也不說,只是洪法。其中有一對母女,媽媽76歲,女兒四十多歲。幹警花言巧語地哄騙老人說出地址,老人就是不說,據她女兒告訴我,她姐妹倆把媽媽帶到北京(因為當地太邪惡,無法住了),在北京郊區租了房子,和同修們四處發傳單,有時忙得只啃一個饅頭。這次她們仨一起上天安門被抓,她雖來自農村,沒有文化,但能背很多經文、《洪吟》。這使有文化的我太慚愧了,趕緊跟她一起背。

還有2個小伙子,已多次來京護法了。我們就在幾平米地小小留置室裏交流切磋。後警察要我們照相按手印,我說我無罪堅決不配合,他們恨得咬牙切齒,但又無可奈何,可他們對另幾個不配合的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我嚴正地向他們指出:你們高掛著文明先進單位的牌子,卻幹著不文明的勾當。因我們堅決不說地址,第二天中午他們把我們押進了北京崇文區拘留所。

在拘留所門口,我看到從裏面出來一些大法弟子被押進大客車拉走。有幹警在笑:「一邊出,一邊進,這成了法輪功收容所了。」(後來從網上得知,在12月24日前不說地址的大法弟子被拉到外地關押,騰出地方關後來的大法弟子)。前門派出所連76歲的老人也拉來拘留,後查出她血壓偏高,怕出危險擔責任,拘留所放了她。

一進監室,三個牢頭惡狠狠地要我們脫光衣服,一一檢查有否現金,然後勒令我們做清潔。十來平方米的監室,一大木板統鋪佔了大半,留有一米左右的走道,最裏面有2平方米的小廁所,外面有一水池可漱洗。頭一晚上,我們幾個大法弟子沒鋪蓋,和衣而睡,冷醒了就背《洪吟》。第二晚,其他監室的大法弟子勻了被子給我們。第三天,一下子又進來了十個大法弟子,小小監室,擁擠不堪,睡時只能側著身子擠,無法翻身。連地下冰冷的走道也睡了4個人。我們高興地切磋、交流,大法弟子走到哪裏心裏裝的都是大法和修煉

在拘留所裏,大約7點左右起床,8點進餐,大多數大法弟子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每天上下午各有點名、聽廣播(反覆播拘留所監規),三個牢頭的任務就是動員我們吃飯,監視我們,不讓煉功。到了晚上「幫」我們一個個「洗澡」,寒冷的嚴冬,牢頭將一盆盆徹骨的冷水潑向我們,甚至連來了例假的不但不能倖免,反而要給多潑幾盆水沖洗。關進來的大法弟子要一一被照像,按手印,一一審問。審問我的可能是個「官」,還算「和氣」,我向他洪法,講真相,講各地公安、以至北京公安怎麼樣迫害大法弟子,我們實在上訪無門,無處講理才上天安門的。我要求他將我們的要求意見帶給上級,他答應了。因大法弟子太多了,白天審不完,晚上還在審,有時半夜醒來,還聽到警察的吼叫:「說不說?」不知他們又在怎樣折磨同修了。

我絕食到第五天,一陣陣噁心,扯著領口喘氣,下午,管教將6個認為有病的大法弟子銬上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我尿不好,趕快要喝水,我斷然拒絕。第二天傍晚,他們放了我。就這樣,我又經受了回來的新考驗。

回顧這次赴京正法的日子,我深深體會到老師說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那段日子裏,我心裏只有大法和正念:(1)在火車上,便衣盯上我,兩次盤查,我用正念不配合而過關。(上一次赴京時在火車站,因不肯罵大法而被拘留、罰款,這次我發願一定要走進天安門打出橫幅!)(2)在醫院檢查身體時心很正。──「大法弟子沒有病!要有甚麼就是老師通過這種形式要我出去的。」後來果然如此。

修煉是嚴肅的,我們要用正念走好每一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