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正信抵制邪惡,緊隨師父走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有個別的功友誤以為,不進拘留所就沒有威德,也有的功友在邪惡的猖獗中無可奈何,麻木不仁,消極承受,陷入一種「最後非得被抓進去」的誤區中,像〈道法〉中所講的:「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其實,我們所遇到的這些魔難並不都是必然的,關鍵是我們自己不清醒,自己滋養了邪魔,而聽任邪惡去擺布。別忘了我們是偉大的神啊,神的智慧、佛的智慧到哪裏去了呢?怎麼能像個木偶似的讓邪惡隨心所欲的迫害呢?

師父在〈理性〉中談道:「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但絕不等於非要被邪惡所抓走。」還說:「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所以我們真的應該靜下心來用大法衡量一下,看到事情的本質。我覺的,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忘了用大法來衡量,都應該清醒,千萬不能用感情代替理智,不能以自己形成的觀念來衡量是非、對錯。

我自己理解,應該明確當前是在正法修煉之中,而不是普通的個人修煉。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前,我們可以用個人修煉的心態來對待發生的一切事情;而今天是邪惡在迫害法,我們就不能再聽之任之。師父說:「要清醒的分清個人修煉與邪惡迫害法是兩回事。這一切的安排給大法造成的干擾,要強加給我與法甚麼是絕不能認可的」(《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覺的,邪惡要迫害法,具體到每個人,就是要迫害每一個大法弟子,那麼我們就不能讓邪惡得逞,讓邪惡抓不著人在那兒氣急敗壞的乾瞪眼、乾著急。

師父在講法中提到,這場災難,是舊宇宙的神安排的。這種安排是非常邪惡的。這場災難使許多有緣得法的人因受到謊言污染而失去得法的機會,給師父的正法、度人帶來了很大的困難。而且他們完全都是在給師父造謠,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完全喪失人性的。整個的一切都是強加給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他們以為師父也是個修煉的人,所以他們就敢肆意妄為。就像師父說的:「但是呢,反過來講,我說誰也不配考驗大法。但是它們做了,那麼那就是它們的罪,它們都將為它們所做的一切去承擔。」(《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真的,它們應該承擔它們的一切罪惡。

師父說:「但是呢,反過來講,如果不允許它發生,它也發生不了。我是要利用它們安排的這一切看它們所為中的心性。」(《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現在也悟到這件事情的必然性,因為那麼多的生命都不純了,所以就應該通過它們的所作所為暴露它們的心性,從新擺放它們的位置。這一次宇宙的正法對所有的生命都是絕對公正的、公平的,沒有那麼好、那麼善、那麼純的生命確實不應居那麼高的位置了。整個宇宙都在正法中,整個新宇宙都將是絕對純潔、純正美好、完美無缺的。師父真是偉大無比的,我們在人這兒的弟子應該配合師父,配合師父來正整個宇宙的法。

在人這兒,我覺的,無論邪惡怎樣迫害大法,無論舊宇宙的神是怎樣安排的,我們都不能聽任邪惡的擺布,不能聽任它們的破壞。我們只能聽從師父安排的,只能「緊隨師」,所以邪惡安排了它們破壞法的路,而我們就是不去走它們安排的路,我們要走配合師父正法、配合師父度人的路。我們無論如何不能讓邪惡得逞,我們應該為宇宙正法的進程盡自己的一份心力。

師父說:「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們修煉人也應該時時保持清醒的頭腦,應該用修出來的智慧、用理智去證實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