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條件做好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明慧網2001年4月19日】 我是99年大學畢業的。畢業以後,一直從事與教育有關係的工作。7.20剛開始時,除了對大法堅定的心外,還是和過去一樣,儘量向所有能碰到的人弘法,講清真相。2000年後,當看到師父的經文《嚴肅的教誨》後,發了兩個念頭,第一是家鄉的大法弟子們需要我去幫助上網,另一個是還有很多弟子狀態不好,需要幫助。這樣,我放棄了自己的工作,回到了家鄉。剛回來的時候,還有兩個單位催著我回去上班,但是我心已決,為了大法,我甚麼都可以放棄。從回來到現在已經有大半年了,雖然現在被迫流離失所,但在這過程中,自己迅速地提高,走向成熟。現在,我能更加理智、智慧對做好自己應該做到的事,對法理更加清醒。我深知這一切都是法的威力,深知是師父的慈悲、偉大才讓我們能夠成就這一切。以下是我個人在過去以至最近這半年的體會與經驗、教訓,供同修們參考、指正。

一、堅定對大法的正信不動搖

7.20剛剛開始的時候,媒體的翻江倒海,把過去的一切全部地否認了。對於大法弟子來說,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很大的考驗。但是師父講過「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我也沒有太在意,也沒有太注意電視裏,報紙上說了甚麼。可是總還是能從旁家的電視裏,偶爾從報紙上了解到隻言片語。當時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些話對不對,每個人衡量對錯都有一個標準,而我來說,師父所講的一切法就是標準,所以那個時候,我不知不覺地用師父講的話去對照邪惡的攻擊,看攻擊的是否在理。當這一念出來後,我突然一驚,這個法已經成了我思想生命的一部份了,還有甚麼值得懷疑的,很快我就過了這個考驗。

現在看起來,對大法的正信對一個修煉者來說,真是太重要了。師父說:「你在碰到矛盾的時候,或者突然間出現矛盾,就那一瞬間你能夠做到多少是至關重要的。」這正是我們自己心性位置的真實體現。我們的一切都是從大法中得到的,做為弟子,這不是很嚴肅的嗎?如果這一點都放棄了,那甚麼都談不上。

很自然地,我得講一講在4.25以後聽到的一個讓我至今還記憶猶新的故事。一個軍區的一個老幹部,修大法受益很大。4.25以後,軍隊要求每個學員表態。他心想我寫個假的表態的文章,在家裏躲著煉,照樣堅修。可是不久,他就不行了。臨死前,大法把很多真相都顯現給了他,可是已經晚了,嘆息悔恨之餘,他只能一再叮囑一同修煉的家人,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要堅修大法。

二、放棄自我,放棄為私為我的後天觀念

師父講:「其實你們還不知道,這個私貫穿很高層次。過去的修煉人說:「我在幹甚麼」,「我要幹甚麼」,「我想得到甚麼」,「我在修煉」,「我要成佛」,「我想要達到甚麼」,其實都沒有離開那個私。而我要你們能夠做到的是真正純正的,無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覺的圓滿,才能達到永遠不滅。」

通過這段時間的正法修煉,我發現,真是這樣。我們哪怕闖過了很多關,過後,發現自己還有一個甚麼私心,可是那個時候,這個私的內涵變了,表現又不一樣了,可是層層都有。師父教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現在看起來,其實涵義十分都深。對於這個私,舉個典型的例子,很多同修在正法進程中,自己覺得或悟到「我」應該如何做(其實並不一定是整個進程中應該做或必然要做的,只是個人的狀態),而執著於要做這件事情本身,並且用一個最華麗的藉口掩蓋自己--我是在做護法呀,我沒有為自己。其實這個時候本身就不純了,本質上還是為私。這樣就會帶來很多麻煩。由於有這個最好的藉口,心裏還在想,怎麼這麼不順?

還有一個很大的表現,比如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在表面上發生衝突的時候(當然實質上並沒有衝突),我們怎麼去做的。過去我曾經覺得自己很無畏,儘量地多為大法做事,而不考慮自己的得失。心裏想,我個人得失算不了甚麼,來了難,自己堅定正念,挺過來。可是提高層次後,我發覺這還是私。我一個人的得也好,失也好,承受也好,不承受也好,其實並不重要。如果在正法整體上需要我怎麼樣做,我就怎麼樣做,關鍵是法,法才是第一位的,個人修煉是自然包含在其中的。放下這一念後,我發現自己的思想又開闊了許多,很多東西又不能制約我了,層次、境界又不同的了,當然感受也是非常美好的。

上面講到的這個問題,還有另一種很大的表現,比如很多學員想:我把法學好了,再去做正法的事。要不然,容易出問題。人是何其愛自己。總是先把自己保護地好好地再去做甚麼。常人都知道一個理,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何況我們現在做這麼好的事。不妨把這個心放大一下,就很明顯:我把法學好了,我就能夠提高上來,提高上來以後,我就不至於做不好甚至不至於走向反面,這樣我就能做得更好,提高自己的層次。看一看這個念頭帶出來的東西,個個是「我」。

但是,我覺得這一切並不能強為,如果不是真正自心達到這個境界,那就是為自己的另外一個私找藉口而不想提高而已。

三、做而不求,無求而自得

師父講過「執著心去真無為」,還是上面講過的那種情況,如果我們帶著執著心,哪怕是做最好的事,肯定不會順利,因為是不允許帶著那麼不好的心做這麼神聖的事情的。我感受到,其實如果我們能帶著一顆很純淨的心的話,一切都會很順利,如果出現甚麼問題的時候,那肯定是我們自己的心態有問題或者是該提高了。而如果我們不能處理好這個關係,如果自己由於甚麼心放不下或過不去而對大法產生損失的話,自己造了業不說,關鍵是對大法產生負面影響和難以挽回的損失。

另外,我還悟到,其實我們自己的心念是很重要的。只要念正, 很多想做的事情,師父都會很好的安排的。並不需要花太多的功夫。因為這是超常的法,不是常人的理。

四、利用一切條件做好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在這個環境中,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時,總還是有這樣或那樣的顧及。歸根結底,還是人的東西放不下。其實只要是為大法有利的,我們就應該盡一切所能。雖然我們可能會面臨邪惡的阻撓和迫害,但是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記得曾經在一個學校幫助帶英語培訓課的時候,我覺得我應該向學員們講清真相。於是我就在口語課上,以練習口語的形式先讓他們介紹自己,然後,我也用英語介紹自己起來,既然大法是我生命不可分的一部份,當然這個我也得介紹。於是我就從我如何得法講起,一直到邪惡的迫害,一直到我們的真相。每帶一個新班,我都會做這同樣一件事情,每一次或多或少心裏都會有所顧及,如果領導知道了會如何。但是把這個東西衝破後,每一次都感受非常明顯,當我在向下面的學生講真相的時候,師父也同時在加持我,總感覺能量場特別強。

後來我在一所私立學校裏工作過一段時間,慢慢地結識了一些教師,只要有機會,我也向他們講清真相。那所學校裏有好些美國人,我就經常到他們那去玩,並給他們講我們的真相。雖然他們來中國之前都被告知,在中國,一旦涉及有關政治及宗教等問題,一定要小心,雖然我也知道,上面一旦知道我在這樣做,工作將不保,我還是一有機會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很能理解。有的甚至詢問如何能夠幫助我們,有一個人甚至回國後,幫助當地大法弟子找議員講真相。由於他們中很多都有自己的信仰,自然地,我就可以給他們講得高一些,我當時就覺得我在給他們講大法的法理,同時心裏很明白,又有好些人擺放好了自己的位置。

其實我的體會就是放下人的觀念,在自己的環境中,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把這放在第一位,得失還有甚麼重要?

五、大法是偉大的、神聖的,決不是人的甚麼行為準則

很多被轉化的,或狀態不好的人就是思想進入了人的程序裏去了,用人的理去衡量大法,這是永遠也無法比的。師父說:「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很多被轉化的,就是被邪惡鑽了空子。當有人的這一面出來的時候,完全忘記了大法的神聖、莊嚴,而進入人的思維。這樣很危險呀。

還碰到這樣的人。受了一點難,一點挫折,就受不了了,心裏就怨大法,怎麼這麼大的難,怎麼還不結束。每每看到這樣的人,心裏真是又難受,又生氣。這麼大的法,別說人,就是神都遙不可及,人怎麼配跟大法付價還價?!

六、關於親情

很多被迫離家出走的弟子,很放不下自己的家人,覺得他們為我們會承受很多,說到底,還是一個情。

對於這個問題,我是這樣想的。大法對於任何一個生命都是公平的。當我們的親人為我們承受的時候,他們不在吃苦中消減他們的業力嗎?另外,從某種程度上講,他們不是為大法而承受嗎?那麼他們會白承受嗎?他們將來會因這一切而得福報,而他們所得的,與現在所承受的,同樣是不成比例的呀。為大法付出將為他們帶來的幸福,不是語言能夠描述的。

想通了這一切,我的心又變得很開闊。

大陸弟子
2001年4月19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