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明慧網上的「嚴正聲明」想到的

【明慧網2001年4月19日】 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生命的唯一意義就是同化大法。我知道每個聲明的背後那痛徹心肺的辛酸,因為任何形式的對邪惡的認可,都是對大法的背叛!

師尊傳法九載,我修煉了七年,法在我心中早已生根發芽,在邪惡鋪天蓋地而來之時,我能更大智慧的看待這一切,因為我心中有法。一次打坐中呈現於眼前的是一座金光閃閃的豐碑直入雲霄,我乃豐碑中的一塊金磚,伸縮自如,愜意悠閒。突然間烏雲翻滾,污水迎面潑來,豐碑中的我自然地去抹自己的臉,於是我踏上了進京護法的路。站在天安門廣場的中央,我正告天上的敗壞勢力和人間的邪惡生命,我永遠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我永遠站在師尊身邊!

天安門分局裏,我笑對惡警暴虐,我對自己說,我欠的我還,還的堂堂正正、坦坦然然,大不了把我這個殼拿去,不該它拿的它還拿不去。因為我這條路是一條修煉的路,只有我師尊說了算。

不見天日的地下室裏,我平靜依然,我知道師尊就在我身邊。

但在面對情關時,卻沒能做得更好,該說的沒說,沒能用自己的智慧去證明大法的正確。任何形式對邪惡的認可,都是對大法的背叛,該證實法的時候沒能證實法成了我永遠的遺憾。冷靜下來,留給我的是痛徹心肺的愧疚與不安。不敢再去面對師尊的笑容,不敢再去面對大法的莊嚴,愧對大法的給予,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啊,我坐臥不寧、寢食難安……

曾記得七年前,我拿到《轉法輪》的那一天,只覺得封面有一種說不出的殊勝,翻開封面看到師尊的照片,不覺脫口而出,我認識他,細想又不知他是誰,有一種像父親般親切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就這樣我沐浴著師尊洪大的慈悲,感受著大法超常的法力走上了修煉的路。從此,修煉大法、同化大法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我看到煉功場紅光一片,我看到師尊法身的莊嚴,打坐煉功我看到師尊就坐在我面前,罩在師尊熠熠閃動的佛光裏,被滅盡了所有的雜念,無論白天、夜晚、睜眼、閉眼我看到法輪正轉反轉,妙不可言。
……
我愧對師尊和大法的給予,跪在師尊的法像前,眼中流的是淚,心中淌的是血,那種痛楚無法言喻……忽然我看到眼前的師尊,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震驚之餘我清醒了,我明白了師尊對我的期盼。我擦乾眼淚、拋卻雜念把自己全身心溶於法中…

一次打坐煉功,看到三界像一個拱形的罩,一條寬闊筆直的金光大道自上而下鋪就,把三界開了一個口子,再細看是一本橫放翻開的《轉法輪》,書中的每一個字鋪成了這條金光閃閃的路,我似一玩童站在這條路上四下張望,看看這邊的山水,望望那邊的花草,徘徊不前。忽然我看到師尊坐在路的盡頭,伸著右手,微笑著望著我。那一刻我覺得我明白了一層宇宙的理,我覺得我聽到了師尊的呼喚,我覺得我看到了真正的家園。在那一刻我覺得拴在我身上的所有纜繩都解開了,我知道在我回家的這條路上再也沒有任何能成為牽絆。我又一次沐浴師尊的洪恩、大法的威力。

再於是當我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而身後仍有惡警跟蹤時,我仰天長笑,雖然一無所有,但我助師、護法的丹心不變,日月可鑑;當我被抓坐在囚車裏不知被送往何處時,我心靜如水,堅信我這條路只有我師尊說了算,對任何形式的邪惡都決不認可。被放回後現在的我依然無家可歸,但我仍時時都感到師尊洪大的慈悲。

我把這一切寫出來,訴於曾經跌倒過的同修,不要再說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配不配自己的行動可證明一切;不要用人心去度量師尊的慈悲,那不是我們能想像得了的;也不要在愧疚中越陷越深,我們都明白師尊給予我們的是我們永遠都無法報答的,而我們的精進是對師尊的最好的報答。我們曾經跌倒了,那就再爬起來,用更多的付出、用更精進的心拍去沾染的污泥,大法修煉者不僅有堅定的信念,堅強的意志,還要有非凡的勇氣。任何人心都是執著,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帶到天上去,讓我們扔掉所有的執著與顧慮,讓我們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掃除一切障礙,笑對一切魔難。

(大法一粒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