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弟子兩次去日內瓦護法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4月14日】

(一)

一月份,趕上美國公司裁員,先生一夜之間丟了工作。周圍的朋友和同事都為我們一家人的身份和生活擔心。作為修煉人,我們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越是艱難,越應該做好我們此時應該做的。二月份,得知三月日內瓦人權會的消息,我和先生都覺得應該去日內瓦揭露江澤民犯罪集團的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阻止江澤民及其幫兇欺騙、毒害世界上無辜的人民。可當時的狀況,即便是馬上能找到工作,幾個星期內也無法轉完工作簽證,我們一點都看不到此行的希望。交流後,我們覺得只要心在法上,一切順其自然。第二天,先生公司的老闆突然打來電話,說公司空出了一個職位,希望他能回公司上班。得知這個消息,我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為我們去日內瓦護法開創了機會。先生重新回到了公司,提出的唯一條件是需要請一星期假去日內瓦向聯合國和國際社會報告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所遭受的迫害。老闆欣然接受了他的請求。就這樣,失業不到一個月又有了工作。回過頭來一看,物質上甚麼都沒失去,薪水增加了,被裁下時公司發的一筆遣送費足以支付去日內瓦的費用。最重要的是,在磨難之中,我們對大法更加堅定,在修煉中逐漸成熟。

從日內瓦回來僅兩週,得知那裏還需要大法弟子繼續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江澤民犯罪集團的邪惡。先生決定再次去日內瓦。可想到剛剛工作了沒幾天,又要請一週的假,人的情頓時翻了上來,覺得說不出口。另外還在企圖找些藉口,覺得本地也需要自己留下來做洪法的事。可靜下心來用法來衡量,我們去日內瓦不是出於個人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是去揭露邪惡,減少對中國學員的迫害,同時使更多無辜的人免受謊言的毒害。我們所做的一切沒有對不起任何人,是真正的慈悲。清醒了之後,先生平靜地再次向老闆請假,老闆很為難,因為假期已經用完了。最後,見他實在想去,還是答應了,但是要按公司規定扣除工資。當時先生心裏充滿了對老闆的感激,因為這機會決不是用金錢和物質利益換得來的。可沒多久,老闆又找到先生告訴他說工資也破例照發了。我們為老闆的正念高興,我們知道他是對法輪大法的支持,對人間正義的支持。同時我們也更加清醒,絕不能再用人的感情去對待和看待這一切,只有不折不扣地用我們在法中修出來的真正慈悲,放下個人的執著,把我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展現給世人,證實大法,才能真正啟發人的善念。

這樣,先生第二次踏上了去日內瓦的護法的路。

(二)

A、B、C是在校的學生,其中兩人是一對新婚夫婦,太太剛剛來美幾個月,來美後才開始修煉。第一次去日內瓦正趕上春假,原以為學生身份無法獲得去瑞士簽證,後來偶然間聽說可以,他們在最後一刻拿到了簽證,搭上了去日內瓦的飛機。回來後,心裏感覺這一次還應該去,可情況遠不比起上一次順利,學校正趕上期末,導師管得很嚴,早安排好要作期末課程總結彙報,經濟又緊張……這樣一拖再拖,可心裏總像有塊石頭壓著。剛巧週末去周圍城市洪法,大家學法交流後,認清了這些都是個人的執著應該放下,想想國內的大法弟子用生命去實踐著「助師世間行」,而我們的這點現實利益還撒不開手,阻止著去日內瓦護法的正念。三個人連夜訂了飛機票。回到學校請假,導師竟意想不到地平靜地準了假,試驗總結也由同學承擔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如師父所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三)

D得法兩年了,家裏先生不修煉,第一次去日內瓦,先生百般阻撓,軟硬兼施。可D很冷靜,她知道有背後的因素控制先生干擾他的正念。她不急不躁,耐心地跟他講去日內瓦的重要,江澤民犯罪集團派人跑到聯合國去散布謊言,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怎麼能不去揭穿謊言,聽之任之。最終她堅定地頂住了壓力,不但自己去了,還帶上了兩個兒子一起踏上了護法的路。這一次,她又動念去日內瓦,可想起先生,又猶豫了,最後決定拿出自己的積蓄讓那些經濟困難的學員去,可幾經周折,最終都沒成行,她及時悟到了是師父點化她徹底去掉怕心,必須自己走出去。這樣,她又一次訂了去日內瓦的機票。

周圍的同修們一個個堅定地踏上了去日內瓦護法的路,一次次衝出了世間功名利祿的束縛。我們知道,「其實大法誰也破壞不了」,可偉大慈悲的師父一等再等,給宇宙中所有眾生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同時也是在給我們一次次徹底從人中走出來的機會。師父在《警言》經文中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以上均屬個人體悟,有不妥,懇請同修指正。


美國法輪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