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個整體一樣學法(譯文)

【明慧網2001年4月14日】 在不到兩年的修煉中,我有幸結識了不同年齡、不同背景和不同國籍的修煉者。在修煉者當中,常人社會中接識新朋友的談話方式似乎很沒有必要也不著邊際。現在我已逐步理解了為甚麼會這樣。

顯而易見,我們的確練習同樣的功法,當我們聽到練功音樂後,我們立即同時開始做一樣的動作。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共同堅定、深入地遵循真、善、忍作為個人生活原則。不修煉的人視真善忍為三個美好、高尚的褒義詞,但我們修煉者視真、善、忍及其包含在其中的一切為宇宙中萬事萬物的基礎和標準。

我們修煉者怎樣才能把這三個字看得很至關重要?我們大家都讀同樣的書,「轉法輪」和李老師的其它演講和文章。不只是一次、兩次,而是多次,反覆地閱讀。我們反覆地閱讀,聆聽和學習這些書、演講和文章,直到我們的思想和心是被他們充盈。這些著作是法--即原則,正確的方式。

我們今天在這裏開法會是為了交流心得,向別人學習,以提高我們對法的理解和在通向圓滿的道路上提高我們自己。我們不可能每天或每個星期開法會,但是我們可以在學法小組上學法、討論、交流心得使大家得到提高。我發現我自己需要不少時間自己讀書和思考,但我也需要參加學法小組。如果我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獨自在家中讀這本書和問自己問題,我所能理解的可能還不到我現在所理解的十分之一。我衷心感謝所有和我交流、使我悟道的老學員和新學員。

在美國,我們相信多樣化使國家更強大。儘管人人都相信這一說法,我們並不是總是認真實踐它。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可以告訴大家,毫無疑問,如果我沒有與所有的學員共同學習,交流心得,我會被困在一個很低的層次。我這裏所講的所有學員是指我所遇到的不同角度、不同經歷和思維方式的所有學員。

老師在"嚴肅的教誨"和在大湖區法會上都清楚地指出,"我們無論是國內和國外的學員是一個整體。"現在,我想指出老師從未說過類似這樣的話:"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說中文的學員是一個整體,全世界說英文的學員是另一整體,講西班牙語的學員又是一個整體。"沒有,我的理解是,他說我們全部,不管我們所說的語言或我們出生的地方,我們所有法輪大法學員是一個整體。

最近有兩次集體學法的經歷使我更深刻地認識到作為一個多種語言的整體學法的積極意義。一次在一個煉功點上,在我們十幾個人煉完功後,我們坐在一起讀了「轉法輪」的幾個章節。我們分成兩組,輪流讀。說中文的學員一起大聲讀了一段,說英文的學員認真默讀,然後說英文的學員讀下一段。我還是第一次集體同聲朗讀「轉法輪」,我發覺這樣我更加精力集中,更覺得是這個集體的一部份,儘管其中有好幾個人在此之前還是陌生人。

在另一個地方,有一次我們在集體學法討論事情之前,我們十幾個人拿出大湖區的演講和幾篇最新經文。我們中有包括我在內的兩個人不懂中文,但是這不是問題,我們圍著一張桌子,輪流用自己的語言每人讀一個段落。

這兩次,我們讀書之後都是用英語討論,但也不是全用英文。必要時,似乎總是有足夠多的通曉中英文的修煉者幫助翻譯。關鍵是,大家圍成一圈讀同樣的法,和大家分享從在座的每個學員來自不同經歷和思維方式的同樣的概念和理解。

我至今對我的第一個學法小組記憶猶新。在我們的小組中有年老的,有年輕的,有男人和婦女,一個會說英文的中國學員,和在中國居住過的一個通曉中英文的美國學員。豐富的經驗和見地使我們的討論更有意義,使我們從我們共同學習的大法中領會得更多更快,我從討論中受益非淺。

我對現在這一時期的理解是,這是一個非常歷史時期,而且時間是寶貴的。老師在大湖區法會上說,"所做的一切,不論是你走到天安門去,你在其它環境向世人講清真象,還是在國外所做的洪法、揭露邪惡的真象,都是偉大的,因為你們是一個整體。"

大法不論是用中文、英語、西班牙語、印度尼西亞語,或俄語寫成,都是一個法,穿越了語言和文化的界限。讓我們所有修煉者-不論我們說甚麼語言--讓我們大家彼此交流,互相學習,像一個整體一樣學習這無邊的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